警方在假减肥药生产窝点,现场查获近60万粒胶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洪克非/摄警方在假减肥药生产窝点,现场查获近60万粒胶囊。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洪克非/摄

  在距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县城20公里外的大山深处,有一栋背靠悬崖、正对逼仄山路的4层民房。民房地下仓库堆放着各色粉末和19种颜色的胶囊外壳。在这里,灌装机等机器一开启,1小时能生产1万粒假冒减肥胶囊。

  近日,湖南娄底警方在这个假减肥药生产窝点,现场查获近60万粒胶囊。经娄底市食药监局抽检,确认大部分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的有毒有害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被认定为假药。娄底警方在豫、皖、湘三省同时收网,一举捣毁假减肥药生产、包装、销售窝点,并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上亿元。

  警方称,2016年12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通过大数据食药模型,发现湖南地区有一款名为“小绿”的减肥药在淘宝网上有售,抽检发现其中含有非法添加成分,遂将线索推送给湖南娄底警方,娄底警方在阿里巴巴大数据协助下,发现这是一起通过微商圈子制售假冒减肥药的全国大案。

  8月29日,娄底市政府在“像抓酒驾一样打假——娄底市公安局破获特大制售假减肥药案新闻发布会”上,以全网直播形式公布抓捕、查处视频。

  娄底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王成良称,本案主犯均为90后,反侦察能力极强,假减肥药生产销售线下打击难度大。这些号称进口的减肥药,生产成本不足1角/粒,市场价格近10元/粒,利润率近9000%,远超贩毒,“中国有上亿减肥药消费者,近年来微商卖减肥药发展成一个黑灰产业,愈演愈烈,监管失控,需要严厉打击。”

  娄底警方在发布会现场透露,涉案的10万余盒“假药”已流向全国,涉上百种“品牌”,警方正全力追缴。

  生产车间藏匿深山,每小时产上万粒有毒有害“减肥胶囊”

  娄底假减肥药的生产者,是一名长相白净斯文的90后男子、安化县本地人吴平(化名)。

  吴平初中毕业后在深圳东莞打工数年后回乡,并于两年前开始卖减肥药。最初,他只是做微商下游的零售。听微商团队线上讲课时,他意识到他接触的减肥药并不正规,但有人试吃后一下能瘦几斤,药也卖得挺火,一年毛利润有二三十万元。这让他萌生了自己造假药的想法。

  今年年初,他在大山深处亲戚家的地下一层车库,用木板隔出10多平方米作为生产车间。选址于此,目的是地处偏僻,若有陌生人来,他很快便能发现。

  吴平从广东、浙江等地,买来半自动胶囊填充生产机、封口机、打码机等工具,把米粉、面粉等填充物和山楂粉、苦瓜粉、薄荷粉等调色物自由组合,再添加4800元一公斤买回来的西布曲明。

  很快,他的地下工厂开工了。吴平能制作多种假冒减肥药胶囊,光胶囊外壳就有19种颜色,为了让假药显得成色更足,他还买来当归粉,掺入原料做出中药味。

  他向警方供述,买机器和原料,他与商家彼此从不过问资质问题,事实上,他既没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也从未从事过医药行业,“原料乱配,可以吃就行。也没什么(生产)技术。”

  “我们这种土法做减肥胶囊的都知道,不加西布曲明减肥效果不好。我销售时都说添加了西布曲明。我也知道西布曲明有毒有害,生产假减肥药是违法的。”吴平说,经他手生产的胶囊,吃了有厌食、口干、头晕等症状,吃一粒瘦一斤,两三天瘦几斤。为了安全起见,他自己不试吃,都是发货给下线让他们试药。

  食药监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副作用。而人体服用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药后,严重状况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

  我国已在2010年禁止西布曲明制剂及原料药的生产、销售和使用。

  明知西布曲明有毒、生产假减肥药违法的吴平,从一开始就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他在广州、深圳分别注册一家假公司,留下假电话,只有微信号是真的,下线通过社交网络联系、交易。吴平前后有近10个手机号,频繁更换且从不用这些号码通话,将买家引流到两个微信账号上。

  在他的逻辑里,不见面交易,不透露真实姓名,手机号、地址都是假的,愿者上钩,信则买,先付款转账,再生产、匿名发货。

  吴平供述,买10万粒胶囊外壳只需2800余元,平均下来一粒不到3分钱。而一粒胶囊所需填充物,成本仅需几分钱。一粒假减肥药生产成本不到1角,对外销售3角5分至5角不等,“一粒胶囊赚两三角,走批量,1000粒起卖,但一般是万粒起,最多一次几万粒。一万粒制作只需1小时。”

  警方掌握及吴平供述确认的交易记录显示,从今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获,仅4个月时间,他卖减肥药胶囊,微信和支付宝入账就超过30万元——其中仅6月10日就单次入账2.8万元,一天销售假减肥药胶囊数万粒。

  娄底警方初步统计,吴平累计生产销售近百万粒假减肥药胶囊,按一盒30粒能卖300余元计算,其市场流通价高达100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