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李克强总理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提问。 新华社发3月15日,李总理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提问。 新华社发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圆满完成各项议程1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闭幕。大会批准政府工作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等;通过民法总则,国家主席习总书记签署第66号主席令予以公布;表决通过关于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和选举问题的决定等法律文件。

  随后,国务院李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提问。

  ●要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不是风云变幻能够动摇的,也动摇不得。

  ●我们不希望看到打贸易战,贸易战带不来贸易公平,而且双方都受损。

  ●其实,增长6.5%这个速度不低了,也很不容易。

  ●中国金融体系总体是安全的,不会发生系统性风险。因为我们有很多应对工具,储备政策许多还没有用。

  ●关起门来以邻为壑,解决不了问题。

  ●我们不会越俎代庖,不会超越区域去做不应是中国做的事情。

  ●政府确实管了一些不该管、也不应属于自己管的事情,它束缚了市场主体的手脚,降低了行政效率,甚至影响了政府的公信力。因此,我们必须进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内。

  谈中美关系

  我们有智慧来管控分歧,也有条件来扩大共同利益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特朗普总统一直对华发表一些批评性言论,表示中国偷窃了美国就业岗位,批评中国汇率政策以及中国在维护地区安全上做得不够。我们还了解到,最早就在下个月,中美两国元首可能会实现会晤。我想问,中国希望从美国那儿得到什么?中国对于一个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中美关系的底线是什么?您是否有信心实现这样的中美关系的发展?还是觉得前路比较艰难?

  李总理:你的提问让我回想起去年9月,我去联合国出席联大系列高级别会议期间到美国纽约经济俱乐部演讲,当时美国总统大选正在白热化阶段,就有人向我提问,如果新的总统当选,中美关系会不会有大的改变?我的回答是,不管谁当选美国总统,虽然中美关系经历过风风雨雨,但会一直前行,我对此持乐观态度。特朗普总统当选以后,习总书记和特朗普总统通了电话,两国元首都表示要共同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新政府的高官也都明确表示,要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不是风云变幻能够动摇的,也动摇不得。

  当然,我们之间也有分歧,比如你刚才提到的在就业岗位、汇率等问题上有些看法不一,或者在安全问题上也有不同认识。我们双方都需要保持战略定力,加强沟通,坐下来谈,增进相互了解和理解,现在两国外交部门正就两国元首会晤进行沟通。我想,中美关系不仅关系两国利益,而且事关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安全稳定,我们要维护它前行。

  至于贸易问题,我在两会参加代表团讨论时,有来自外贸企业的人大代表跟我说,虽然中方是贸易顺差,但是企业生产的产品利润90%以上是美国企业拿走了,中国的生产企业拿到的利润最低只有2%-3%。据有关统计,光去年一年,中美的贸易、投资给美国创造的就业岗位过百万个。当然,各方的统计方法可能不一,没关系,我们坐下来谈,总是会有共识的,即便一时达不成共识,可以搁置分歧。智者的办法是扩大共同利益,分歧点所占比例就会越来越小。

  我想起前两天看到国际上有一个权威智库发表文章,他们认为,如果中美发生贸易战的话,首先受损的是外资企业,首当其冲的是美资企业。我们不希望看到打贸易战,贸易战带不来贸易公平,而且双方都受损。现在全世界都比较关心中美关系,中方希望,中美关系不管有什么样的坎坷,还是要向前走、向好处走。中美两国人民都是伟大的人民,我们有智慧来管控分歧,我们有需要也有条件来扩大共同利益。

  谈经济增速

  增长6.5%这个速度不低了,也很不容易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我们注意到这几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在持续放缓,今年又把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下调到6.5%左右,这是否会对世界经济造成不利的影响?另外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存在很多风险,特别是在金融方面的风险,中国是否能够在世界经济疲软这个大背景下继续扮演世界经济推动者的角色?

  李总理:我们把今年经济增速定在6.5%左右,我看到有外媒报道说中国是温和下调了增速。其实,增长6.5%这个速度不低了,也很不容易。我曾经在中国少林寺陪同外宾看过武僧表演,几岁的小武僧一口气翻十几个跟头不费劲,而练过十几年武功的青年武僧翻三五个跟头就了不得了,主要是块头大了。如果今年中国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增量比去年还要大,因为这是在我们经济总量已经超过74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1万亿美元基础上的增长,而且可以带动1100万人以上的就业。我们这样做符合经济规律,也可以使注意力更多地放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会低。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复苏乏力情况下推动全球增长的重要力量。

  至于说到风险,今年世界经济政治不确定因素很多,这是很大的外部风险。对中国来讲,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我们保持中高速的稳定增长,本身就是在为世界稳定做贡献。当然,我还必须强调,中国金融体系总体是安全的,不会发生系统性风险,因为我们有很多应对工具,储备政策许多还没有用。我们的财政赤字率没超过3%,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在13%,拨备覆盖率176%,这些都超过许多国家,特别是国际上的相关标准。所以我们是有能力防范风险的。当然,我们在中高速行进当中也会系紧“安全带”,不会让风险“急性发作”,更不会发生区域性或者系统性的风险。

  谈全球化

  关起门来以邻为壑,解决不了问题

  彭博社记者:随着美国收缩它在全球贸易体系中所发挥的作用,包括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似乎中国愿意在全球贸易中发挥领导性作用。您和习总书记都倡导自由贸易、开放型经济以及全球化。但同时我们看到,中国也在实施不公平贸易、自身经济开放速度还不够快方面受到批评。请问,在未来一年,中国会采取什么措施让国际社会确信中国是要致力于推进自由贸易和开放型经济的?

  李总理:首先,在全球化进程受到一些非议或者在某些方面有挫折的情况下,中国始终坚持一贯的立场,那就是:维护经济全球化,支持自由贸易。这本身就表明中国是要推动开放。中国愿意和世界各国一道来改善全球治理体系。全球化和世界的和平发展合作是一体的、不可分的。关起门来以邻为壑,解决不了问题。

  中国和世界许多国家一样,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这其中也因为中国一直在坚持不断地扩大开放。去年,我们吸引外资在发展中国家仍居首位,达到1260亿美元。世界银行对中国营商环境的评估,去年和2013年相比排名上升了18位。我们还要在今年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不断推出扩大开放的措施。我们也向很多国家提议,建立自由贸易区或者进行投资贸易协定的谈判,这些都是有利于双向开放的措施。有一点我想大家要明确,就是开放力度越大,开放程度越深,摩擦相应就会越多,但是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小。对此,我们是有信心的。我们就是要打造开放的高地、投资的热土,和世界共享发展机遇。

  至于维护全球贸易的自由化,这需要世界各国共同努力,因为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我们对已经达成或者希望达成的一些区域贸易安排一直持开放态度,也乐见其成。关于区域的自由贸易安排,涉及中国的,有条件的,我们持开放态度,愿意去进行推动。我们不会越俎代庖去做不应是中国做的事情。只要是有利于贸易自由化的,我们都会去参与、去推进,而且中国人明白,要以开放抓住全球化的机遇,不管有什么挑战都不能错过。

  谈简政放权

  要相信我们有足够的韧性

  《人民日报》记者:我们注意到这四年来您一直都抓住简政放权这件事情不放松,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显示,您所要求的本届政府要精简三分之一行政审批事项的任务已经提前完成了,那么剩下的三分之二呢?这项工作要不要继续往下推进,如果要继续的话您准备怎么推进?

  李总理:简政放权核心是要转变政府职能,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我们的确已经完成了本届政府成立之初确定的任务,但是在推进的过程中发现这里面的名堂多了,不仅是审批权,还有名目繁多的行政许可、资格认证、各种奇葩证明,让企业不堪重负的收费等等,这些都属于简政放权要继续推进的内容。政府确实管了一些不该管、也不应属于自己管的事情,它束缚了市场主体的手脚,降低了行政效率,甚至影响了政府的公信力。因此,我们必须进行自我革命,刀刃向内,我一直说要用壮士断腕的精神坚韧不拔地推进这项改革,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不管有多大阻力,要相信我们有足够的韧性。

  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是三位一体的,也就是政府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事中事后监管和优化对人民群众的服务上,把市场的准入放宽了,那就要为市场主体公平竞争营造环境。

  简言之,就是要向依法依规的市场主体发出“前行、前行、再前行”的信号;向依靠劳动创业创新者亮起“可以、可以、再可以”的绿灯;对那些违法违规不良行为,就要及时亮出黄牌,甚至出红牌罚他下场。

  (责任编辑:沈秀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