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安徽商报报道 “这两个骗子太可恶了,表面上说是卖些廉价衣服给我们御寒,实际上在耍调包计,骗我们农民工的血汗钱。”11月9日19时许,在省城高铁路某工地干完一天活的苗师傅,与三名工友来到一家超市买烟酒,却被超市举报他们利用假钞行骗。苗师傅等人摸不着头脑,仔细回想才发现,他们四人手里的百元假钞全是工地门外一对男女所给。警方初步调查得知,这对男女开着一辆外地牌照的商务车,在工地门口叫卖廉价衣物,趁机用假币调包真币。目前,这辆流动的行骗车或许已经驶入其他工地,发现嫌疑车辆可向辖区警方反映。

  持假钞被超市老板认定是骗子

  39岁的苗先生是太和人,上月来到省城高铁路与马鞍山路交口附近一家工地做木匠。 11月9日19时许,他和三名工友结束一天的工作,来到工地附近一家超市买烟酒。他把口袋里的一百元现金递给老板,老板接过钱,过了一下验钞机,验钞机发出异响。老板称这是假币。苗先生一脸尴尬,他拿着钱又过了一遍钞票,仍显示是假币。

  让苗先生感到脊背发凉的是,一同买酒的老汪、老李和老刘,每人递给超市老板的一百元现金,也全部被验证是假钞。“出现这样的事,我们实在无法解释,老板觉得我们一伙人就是来行骗的。”当晚,超市老板向辖区派出所举报苗先生等四人持假币诈骗,苗先生等人被传唤到了派出所。

  民警介绍,这四张百元钞票经鉴定均为假钞,有一张是新版的,其余三张是旧版的,每张的冠字流水号不一样。

  细思量假钞来自一对卖衣男女

  “我的这张百元假钞,是今天中午在咱们工地门口卖衣服的那对男女递给我的。”在派出所内,苗先生如梦方醒。“对呀,咱们四人今天中午不都从那对男女手里买过衣服吗?”老汪说,他们四个人的钱被那对男女调包了,“我们递给他们是真钞,收到的却是假钞。”

  苗先生告诉记者,11月9日12:30,他和老汪等人午饭后走出工地门外,不远处有对男女坐在挂满衣物的商务车里吆喝。苗先生等人看到,挂在车厢里的衣物都是御寒的冬装,价格很便宜。“我看中了一件人造革皮衣,男子出价40元,我掏出一张百元钞票给他,他接过钱,指着我的口袋,让我找张50元的钞票给他。”苗先生说,男子说罢就递回来一百元,“我当时忙着掏钱,也没仔细看男子退回来的钱是不是我递过去的那张。”

  苗先生买了件皮衣后,老汪、老李和老刘各花15元买了条干活穿的迷彩裤。老汪说,他和老李等人一开始都掏给女子一张20元钞票,“女子摸摸钱说,我们仨给的钱太软了,收了不放心,还是给她张一百元的吧。”老汪说,当他们三人各自把100元给女子后,身边的男子告诉他们,车里还有更便宜的衣服。“我想我们三人就是在那时候分的神,女子趁机调包后,告诉他们车里没验钞机,又把钱退给了我们。”最后,老汪等人还是用零钱买了裤子。

  调包计工地门口是诈骗高发区

  苗先生向民警描述,那对男女大约50岁左右,个头都不高。那辆商务车是辆银灰色江淮汽车,皖P牌照,具体车牌号他们都没记下来。了解情况后,民警调取附近路段的监控,发现这对男女的停车位置恰巧处在监控死角,车辆信息暂无法通过视频监控进一步获取。

  昨日12时30分左右,记者来到苗先生所在工地,在附近并没有发现苗先生等人描述的那辆流动卖衣的商务车。不过,有工友证实,那辆卖衣服的银白色商务车9日正午的确停靠在了工地门口,半小时左右就驶离了。其间,有多名工友到流动车里挑选衣服。

  目前,警方已就此事备案。民警提醒在外务工的朋友,提防各种形式的调包诈骗。警方称,这辆流动的行骗车或许已经驶入其他工地附近行骗。警方调查的同时,如其他工地的民工朋友发现嫌疑车辆的行迹,请及时向辖区公安部门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