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军在机场更换驱鸟风轮王景军在机场更换驱鸟风轮

  据颍州晚报报道,上午10点,阳光明媚,在阜阳飞机场宽阔的跑道和停机坪上,几只鸽子在草地上悠闲地来回踱步,偶尔飞来一群麻雀,落在跑道上。忽然,一声巨响,礼炮在空中绽放,打破了宁静,鸟儿四散而逃……  

  在机场,有这样一群“驱鸟人”,负责驱赶机场飞行区域内出现的鸟类。对于驱鸟,他们有“十八般武艺”,但有时也会引来一些人的质疑,认为他们在捕杀鸟。而在他们看来,猎枪,是他们最不愿拿起的工具。  

  机场是鸟的“天堂”,鸟是飞机的“天敌”   

  在阜阳飞机场,7700公顷的占地面积,近80%为草场。这样一片广阔的草域,成为鸟类的“天堂”,草籽和昆虫为它们提供“大餐”,天空让它们尽情展翅翱翔。而另一方面,“驱鸟”也成为机场安保工作的重中之重。  

  “每天有9个航班的飞机在机场降落、起飞,最早的一班早上8点左右降落,最晚的一班晚上10点多起飞。”机场场务部科长赵志华说,包括他在内,机场共有8名“驱鸟人”,分为两队轮班制。“每天早上6点半到岗,晚上坚守到最后一班飞机起飞后才能下班。”

  “曾经有一次,我们已经撤离跑道,飞机还有几分钟就降落,有只麻雀突然出现了。”赵志华说,当时情况紧急,他们立即向塔台报告,塔台与飞行员取得联系,指挥飞机在上空盘旋几圈。利用这段时间,他们赶到现场,赶走这只麻雀,飞机才得以着陆。   

  放高音喇叭、发射煤气弹、安置彩旗  

  驱鸟有“十八般武艺”   

  驱鸟人,采取何种方式与设备驱鸟呢?9日上午9时,在阜阳飞机场内,颍州晚报记者通过层层安检,与两名驱鸟工作人员,坐上橘黄色的驱鸟车缓缓驶入机场飞行区。

  “春秋季鸟类数量较多,冬季多是家鸽、麻雀和喜鹊。”今年45岁的王景军,自从阜阳飞机场1998年扩建后,就成为“驱鸟人”,已经工作了18年。他说,上午9点到10点,正是这些鸟“放风”的时候,它们会集中出现在机场上空。而再过半个多小时,就有一班飞机降落,所以他们要在此之前进行驱鸟。   

  驶入飞行区后,能看到不少鸽子或是喜鹊,悠闲地在草坪上漫步。随后,驾驶员在车内按下按钮,后车斗上的高音喇叭,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这种声音是专门驱鸟的。听到后,鸟随即四散飞走。“如果数量较多,就得使用雷鸣炮。”王景军介绍,车上还可以发射煤气弹,爆炸产生的巨大声音能惊扰鸟群。

  这边巡视结束,伴随着一阵轰鸣声,一架飞机安全着陆。此时,“驱鸟人”的工作还未结束,他们走下驱鸟车,在跑道周围的草坪上,检查放置的驱鸟装备。

  “这些彩旗、草人、风轮、假猫头鹰,可以惊吓一些小鸟,但对大鸟作用不大。”王景军说,有些鸟非常胆大,这边刚驱赶走,那边又飞回来了,一来二去熟知了驱鸟人的“招数”,有时还会大摇大摆地在草地上漫步,“我们只能一遍遍驱赶,像跟这些鸟‘捉迷藏’一样”。

  猎枪,是他们最不愿拿起的驱鸟工具  

  提到这份驱鸟工作,王景军最大的感受是:“不为外界人理解,认为我们是在捕杀鸟类。”   

  “我们只是驱鸟。”说到“驱鸟”这两个字,王景军提高了声调。他说,放在车上的一把猎枪,是他们“最不愿意使用,只有到最后时刻迫不得已才使用”的驱鸟工具。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护鸟,驱赶的时候,生怕弄伤它们。”王景军说,曾经有两只猫头鹰撞到驱鸟网上,他们发现后,及时将它们解救了下来,送到了森林公安部门。  

  守着飞机起降的第一道“关卡”,“驱鸟人”的工作不能有一丝马虎。王景军介绍,每次飞机起降前五分钟,他们的心都是悬着的。如果此时有鸟出现,“驱鸟人”只能举起猎枪。他说,有时,他们也会遇到护鸟和保驾护航之间的难题,“在面对驱赶与捕杀之间,我们选择驱赶;但在面对飞机安全与爱鸟之间,我们只能选择保驾护航”。  

  相关   

  2014年11月,一航班从珠海起飞后约半小时,飞机发动机起火冒烟,最后迫降广州白云机场。初步调查显示,飞机起飞后不久遭受飞鸟撞击;2013年6月,由成都飞往广州的一航班起飞约20分钟左右,飞机雷达罩遭遇飞鸟撞击,好在飞机迅速返航……目前,鸟撞飞机是威胁航空安全的因素之一,自1988年以来,由于飞鸟撞击引起的坠机事故已经造成不少人死亡。根据动量定理,一只0.45公斤的鸟与时速800公里的飞机相撞,会产生153公斤的冲击力;一只7公斤的大鸟撞在时速960公里的飞机上,冲击力将达到144吨。国际航空联合会视鸟害为A类航空灾难。

  记者 高红 实习生 于苗苗 通讯员 刘维阳/文 摄影记者 戴文学/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