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超生了。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寿县人小勇(化名)还以为是计生人员在开玩笑。然而,当他赶到医院,看到已经失踪一年多的妻子小美(化名)时,才知道这是真的。羞怒之下,小勇当即要求离婚,并向小美及其男友索赔十万元。

  小美说,当时离家是因为不堪丈夫家暴。面对丈夫的“索赔”,她表示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

  妻子失联一年多后“超生”

  5月14日晚,小勇正在外面忙碌,突然接到家里电话称计生人员来找他,到家后才知道是妻子超生了。这让小勇很诧异,因为妻子已经离家出走一年多了,音信全无。“以为计生的人开玩笑的。”然而,计生人员将小美住院的详细信息,告诉了小勇。

  第二天一大早,小勇赶到合肥,在医院见到了妻子小美。此时小美正在产科病房休养,不久前,她在这里产下一名男婴。看到丈夫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小美有些惊慌失措。

  “她离家一年多,我找了很多地方,一直找不到。”小勇说,他也知道妻子离家是不想过了,找她就是想协商把离婚手续办了,“如今我们还没有离婚,她竟然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子,这让我颜面何存?”小勇说,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不堪家庭暴力她离家出走

  小美说,自己和丈夫都是二婚,之前各自有一个孩子,离婚后经亲朋介绍组成家庭。婚后不久,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儿子,日子还算幸福。可不久后,她发现丈夫酗酒,“酒后就唠叨我挣钱不多……说我对他和前妻生的女儿不闻不问。”这让小美感到委屈。

  小美说,当初离家实属无奈,“喝酒嘴上说说也没啥,关键他喜欢动手;打我就算了,还打我妈,还怀疑我跟其他男人有染。”小美称,有次丈夫喝多了,让她去买烟,结果晚回来一会儿就被骂,正巧母亲来串门,赶忙进来教训女婿,不料被小勇一顿打,“把我妈打得鼻青脸肿的,还骂骂咧咧。”

  “我为什么打你?还不是因为你出轨?” 对于丈夫的说法,小美解释道,以前自己有个小姐妹在外地打工,她跟小姐妹的丈夫关系不错,“她丈夫喜欢开玩笑,大家平时打打电话,我老公就起了疑心。”小美称,有天她回家晚了,就被丈夫怀疑,暴打一顿。“我浑身被打得没一个好地方。”说起这些,小美哭得十分伤心。最后,不堪忍受的小美狠心抛下年幼的儿子,只身离开这个令她伤心的家。

  打工认识新男友生下孩子

  离家后,小美去上海投奔了小姐妹,在那儿打工。小美说,丈夫经常打她的手机,“有时候一天上百个,无论白天晚上。”不胜其烦之下,小美便将小勇的号码拉进黑名单。

  去年3月,经过朋友介绍,小美与在一起打工的合肥人小宇(化名)认识,谈起了恋爱。不久后,小美发现自己怀孕,在小宇的支持下,决定将孩子生下来。今年5月7日,小美在合肥生下了一个7斤重的胖小子。

  然而,小美并未与小勇办理离婚手续,“超生”的情况很快被发现。于是,当小美和小宇还沉浸在甜蜜中时,并不知道小勇很快便找上门来。

  丈夫要求离婚索赔十万元

  小美和小勇见面后,少不了一番争吵。“之前风言风语我不信,没想到是真的,事情都这样了……现在肯定离婚。”小勇明确表态,小美必须先支付十万元赔偿,不然就去法院起诉小美重婚。

  小美哀求小勇,希望可以减少点。“我和小宇家里都不富裕,小宇从小父母双亡,叔叔带大的……我们愿意拿出5万给他,但他就不同意,还说要去法院告我。”小美说,她和小宇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现在还欠医院好几千医药费没给,都是护士长担保的。”她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有糖尿病,导致婴儿出生后有并发症,出生后都在监护室治疗,每天都要几千元。“小宇说,如果小勇非要索赔10万……就让我跟他回寿县,等他挣够了10万再接我回去。”

  在小美和小勇“讨价还价”时,护士长也极力劝和,希望两人好聚好散,可收效甚微;民警得知情况后表示,如果双方协商不好,可以去法院起诉。

  本报记者 刘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