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马航MH370客机失联已经过去了10个多月,尽管搜救工作仍在继续,但后续索赔已经提上日程。1月17日下午,马航MH370事件安徽籍乘客家属来到合肥,与来自北京的律师团律师以及省内一对一援助律师,就未来索赔事宜,进行了交流、讨论。

  索赔工作目前进展到哪一步?乘客家属为何拒领5万美元预付赔偿金?律师又会给出怎样的建议?就此,星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律师团成员杨晓虹律师。

  法律援助

  失联乘客部分家属来肥

  2014年3月8日,马航MH370航班失联,机上共有239人,其中有154名中国籍乘客,包括6名安徽籍乘客。

  市场星报记者了解到,这6名安徽籍乘客,包括3名合肥人,其中孟凡全、许传娥夫妇,分别为70岁、67岁,而来自肥东县的宋坤,年仅25岁;冯纪新,70岁,六安人;张晓蕾,34岁,亳州涡阳人;汪厚彬,28岁,池州东至县人。

  飞机失联后,北京市律师协会迅速组建律师团队,为失联乘客家属提供义务法律咨询和帮助。我省也迅速成立律师团,为安徽籍失联乘客家属提供一对一的法律援助。

  1月17日下午,安徽籍失联乘客部分家属来到合肥,与北京律师团安徽区域联络律师,以及我省两名一对一援助律师,就未来索赔事宜,进行了交流、沟通。

  情绪失控

  仍坚信失联亲人能找到

  由于MH370搜救工作仍在继续,马来西亚官方尚未发布事件的最终结果。在与援助律师交流的过程中,失联乘客家属至今仍不愿相信飞机失事,最关心的仍然是亲人的生死存亡。

  “去年底,亚航QZ8501航班失事,飞机不就很快找到了吗?马航到底有没有坠到海里,现在谁都不敢讲,官方的说法一直是失踪。”一名失联乘客亲属坚持认为,“飞机也许被藏匿在某个地方,我相信有一天他们还会回来。”

  谈及儿子和家庭现状,失联乘客宋坤的父母难掩激动情绪。“你说怎么办,是生是死不知道,还留下两个孩子,一个才两岁,一个才8个月,孩子经常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你让我们做老人的怎么回答?家庭都被拖垮了,现在我们也没心情上班……”说着说着,夫妻俩失声痛哭。

  心怀顾虑

  拒领5万美元预付赔偿金

  尽管家属们对亲人生还仍然抱有希望,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索赔事宜也不可避免地被提上日程。

  MH370失联当月,马航即向所有乘客家属发出5000美元慰问金。而去年5月初,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便展开了先期赔偿付款程序,并声明:向每位乘客的直系近亲属预先付款5万美元,这笔款额不影响家属后面依法索赔的权利,并将计入最终赔偿金。

  在1月17日的研讨中,市场星报记者获悉,包括6名安徽籍乘客在内的绝大多数乘客家属,至今仍拒绝领取这笔预付款。

  “事情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如果接受这个先期预付赔偿金,那就说明家属已经接受了乘客已经死亡的事实,这样一来,他们还会继续搜救吗?”在沟通过程中,失联乘客孟凡全的家人,道出了他们之所以拒领预付款的原因。

  而市场星报记者从律师口中获悉,154名中国籍失联乘客中,家属已领取预付款的目前仅为十多人。

  后续索赔

  家属已经着手收集证据

  针对后续索赔事宜,当下律师团又做了哪些工作?我省一对一援助律师孙森告诉市场星报记者,主要是着手收集证据,进行一些必要的公证。

  “首先确立近亲属的范围,证明与乘客的关系,还有乘客年龄、收入情况、纳税情况等,都需要进行公证。另外,接受律师援助也要进行委托公证。”孙律师介绍说,“北京律师团是一个集体,实力更强,这次来合肥,主要是摸下底,征求下安徽籍乘客家属的想法和意见,如果双方在委托谈判上形成了一致的意见,也可以签订委托协议。”

  但在当天的沟通中,在场的6位乘客亲属,情绪较为激动,加之在一些问题上有顾虑,他们觉得暂时不考虑与北京律师团进行深入沟通,决定“等等再说”。

  对话律师

  杨晓虹,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团成员,分工联系安徽、河南等省。1月17日下午,就大家所关心的索赔问题,她接受了市场星报记者的采访。

  索赔主要是以谈判为主

  星报记者:今天与安徽籍乘客家属沟通,进展如何?

  杨晓虹:这是我第一次与他们交流。根据国际空难事故处理实践及相关法律规定,乘客家属正式启动索赔程序一般有两个时间节点,一是正式宣布客机失事,二是公布最终调查结果或事故责任报告。所以,我们目前还是在家属访谈阶段。

  星报记者:一旦索赔提上日程,律师团主要采取什么手段?

  杨晓虹:以谈判为基础,索赔标准争取最高限。万一谈判不成功,就提起诉讼。

  星报记者:从法律层面而言,律师团一旦谈判,面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林晓虹:到底是适用国际赔偿标准还是国内赔偿标准。国外的标准,可能跟当事人的社会贡献以及薪资水平相关联,而国内的基本就是城乡户口和农村户口两个档次。

  建议尽快领取先期预付款

  星报记者:很多失联乘客家属,都不愿意领取先期5万美元预付款,您认为他们是基于什么考虑?

  林晓虹:他们都以为领取了钱以后,是不是到最后就是所有的赔偿金额了。而且他们认为人和飞机都没有找到,还不能认定是空难,如果收下了钱,马方会不会放弃搜救。我也理解家属们的想法。

  星报记者:对此,你的建议是?

  杨晓虹:这笔钱,为什么不拿?我觉得这个预付款还是要尽快领到手。据我了解,前期申请的很容易就拿到了,后期再去申请,手续就比较繁琐,不是很顺畅了。在最终事故责任鉴别出来以前,不管任何原因造成的灾难,都应该先给空难家属一定经济上的补偿,这个也是国际惯例。再说马航事故频发,谁能保证它不破产?所以,有钱一定争取先拿到手。

  星报记者:如果提起诉讼,时效是多久?

  杨晓虹:马来西亚和中国都是1999年蒙特利尔《统一国际航空运输某些规则的公约》的当事国,根据该公约,诉讼时效是从航空器应当到达之日即2014年3月8日开始的两年之内,如果乘客家属未在2016年3月7日之前提起诉讼,将丧失索赔权利。此外,各国的民事诉讼法对提交证据期限也有不同规定。所以,还是要抓紧时间,做好前期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