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村支书兼职做14年巫师 给公安局看风水收4800元

A-A+2014年9月25日20:24新华社评论

巫师村支书正掐指推算凶吉。巫师村支书正掐指推算凶吉。

  四川仁寿县始建镇马湖村村支书袁小清总是很忙。他有两个身份,一是村支书,另一个身份是巫师,在当地名气不小。

  9月19日,澎湃新闻前往调查发现,村支书袁小清当巫师在当地已不是秘密。他自称还给仁寿县公安局新建办公大楼看过风水。

  对其搞封建迷信活动行为,始建镇民政办办公室主任周海军称其行为是“哄鬼”。

  9月23日,重庆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巡视组长任德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称,依照相关条例,村支书袁小清搞封建迷信活动应该受到处理。

  巫师村支书

  澎湃新闻第一次见到袁小清,是在9月19日上午11时许。见面地点,约定在四川仁寿县人民法院大门前。

  袁小清驾着一辆面包车赶来,他见到澎湃新闻后,直言不讳说,自己既是村支书,又是巫师。

  他说,这辆面包车买来不到三个月,专门方便做巫师业务。为避邪,他特地在面包车左前方反光镜上系了一条红色的布带。

  袁小清今年50岁,做村支书有20年光景,其中当巫师有14年时间。

  他说,巫师一事,师从岳父。经这些年锻炼,“功力”深厚。并表示“自己不仅能给死人‘跳神’做道场,还能看风水,为人消灾。”

  当地很多建筑老板很信袁小清。每当有工地开工,都要先邀请他看风水之后再确定开工时间。袁小清引以为豪的“代表作”,当属仁寿县公安局新建的办公大楼。这个官方的大楼的风水也是他看的,甚至连县公安局局长和政委办公室的朝向,他也给看了。

  袁小清还讲述了有关他的另一个民间“成绩”。他所在马湖村有户杨姓人家,生了两个孩子,但长到七八岁时,先后出现软骨病,无法站起来。后经人介绍找到他,让其前往帮忙看风水、消灾。袁前往,果然发现杨家祖坟埋葬有问题,并为其又唱又跳做法事消灾。一年后,杨家又生下一孩子,如今孩子10岁了,目前活蹦乱跳,身体很健康。

  巫师袁小清是如何“工作”的呢?

  澎湃新闻假称有一朋友做工程,最近老是不顺。一个月前,两名工人还在工地上摔伤。请求袁帮忙做下法事消灾。

  听完介绍,袁小清要求告知对方生辰,澎湃新闻记者即随口说了个出生年月给他。随后,袁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一本万年历和一个本子来,并且告诉澎湃新闻,他的这个包无异于百宝箱,里面还有罗盘啊,巫师的纸帽等等“工作”道具。

  袁小清翻了翻万年历,掐了掐手指,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用笔在本子上画了画。不到5分钟,他就做出了判断:“你朋友家祖坟埋葬有问题,需要收拾(做法事)一下,否则10月份会出事”。他承诺说,做法事后,一切就顺利了,还能赚大钱。

  袁小清强调说,找他做这种法事活动,必须心诚则灵,否则没效果。当然,有些时候首先相信科学。

  月入两三万元

  袁小清称,从事巫师以来,收入不菲。一般情况下,几百至数千元不等。比如给死人做道场,收费为五千元;家庭经济条件差的,三千元也可以接受。看风水收费要少些,几百上千元。上次被邀请给仁寿县公安局新办公大楼看风水,他收了4800元。

  在仁寿县城区给死人做道场的巫师有10多名,袁小清的“业务”算是最好。因为一个人忙不过来,他还特地收了两个徒弟。当然,做道场时袁小清唱主角,费用也是大家分。他坦承,一年下来,做道场两百多起,看风水替人消灾百余件,平均每月收入两三万元。“有时候一天就要看两三起风水。”

  巫师袁小清不仅给死人做道场,还将其做成了“产业链”。除了在老家始建镇租了两个门面外,袁还在县城分别买了一套住房和门面,让妻子从乡下进城经营丧葬用品。因有巫师这一身份,他的丧葬用品店的生意比其他同类店铺红火许多。

  巫师收入高,为何还要当村支书?

  袁小清直言,他当村支书每月收入1000元,而当巫师收入却要高出好多倍,但村支书是一个平台。他有村支书这一身份,村民自然会主动找上门来。当被问及如何平衡巫师和村支书二者之间的关系?袁晓清称,他跟村、镇领导干部关系处得好,没事。

  中午12点,眼见与丧家约定的时间已到,巫师袁小清与澎湃新闻记者匆匆话别,驾车前往城区另一户人家做道场。

  村支书做巫师已不是秘密

  袁小清所在的马胡村距镇上10公里路程,有村民3000余人,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村子里多为留守老人和小孩。

  沿一条水泥公路进入马湖村,一栋标识为“马湖村村委会”字样的两层楼房出现眼前。楼房刚修建不久,外贴白色瓷砖,看上去如一栋小洋楼,门口院坝里泥土还未干,十分泥泞。察看办公室,未见村干部办公。

  村支书袁小清当巫师,在当地已不算秘密,村民们都知晓此事。“他是我们这里的名人,村子里哪家死了人都会找他做道场。”村民袁月明告诉澎湃新闻,甚至哪家建房和搬家,都要找他看风水。

  袁小清要求,所有村干部轮流值班,哪怕值班半天也可。而他,力争每周回一趟村子。如果村民们办事需要找他,给他打电话即可。因为自己有车,很快就回到村里了。做到巫师、村支书工作两不误。

  袁月明证实,袁小清的巫师手艺是从岳父那里学来的。因为岳父有个女儿,受传男不传女思想影响,机会自然落到袁小清手里了,加之他悟性高,仅几天功夫就学会了。

  自从当上巫师后,村民们很少看到袁小清出现在村子里。为方便联系,他给每户村民发放了印刷有包括他在内的村干部电话,如果有事可直接打电话。即便有巫师或看风水方面的业务,村民们也会电话他。

  在村民袁月明眼里,给死人“跳神”做道场是巫师袁小清的强项,其他看风水、消灾等能力不行。但还是有不少人前来找他,甚至有邻县的人前来请他。

  63岁的黄树仙称,之所以袁小清巫师业务好,这跟他与村民们之间的关系处得融洽有关。黄称,尽管袁到县城买房居住了,并且平时很少来村里,但村子里谁家有红白喜事,他都会出席参加。“反正要找巫师,为啥不找他?”

  不过,这一说法很快遭来另一村民反对。他称,除上述理由外,还有跟村里的殡葬有关。镇里要求,死人后必须火化,否则罚款。但仍有少部分村民死后,其家人不愿意火化,让村支书给做工作接受罚款后就可以土葬了。

  为息事宁人,村民们只好找袁书记前来做道场。其实,在马湖村和附近村子里,巫师有好几个。对该村民的这一说法,澎湃新闻未能得到求证。不过,多位村名证实,袁小清多年来既当村支书又从事巫师业务这一事实。

  镇领导称其“哄鬼”

  村支书袁小清当巫师一事,仁寿县始建镇一些领导干部同样表示知晓。

  “袁小清当巫师已有14年了。”该镇民政办公室主任周海军能准确说出袁小清从事巫师工作的时间。他笑称,袁小清这种行为明显是“哄鬼”。明知道巫师是搞封建迷信,但还是有人相信。

  有党员身份的村支书从事巫师活动为何无人制止?周海军解释,村干部跟镇政府工作人员有区别,不需要每天上班。村干部只要把工作做好了,干其他事情镇里就能睁只眼闭只眼了,镇里也没有开展抓这种搞封建迷信的事情。

  “作为村干部,还是不应该干这种封建迷信活动。”周海军承认,辖区村子里有极少数死者家属交钱后不火化的情况。

  村支书袁小清当真给仁寿县公安局新办公楼看过风水?仁寿县公安局政治处罗姓负责人听完澎湃新闻讲述后表示吃惊。他称,县公安局办公楼是严格按照规划设计建设的,不可能让一个江湖骗子来看风水。现在骗子多,估计是他为提高自己的名声而随意吹嘘的。对于巫师搞这种封建迷信活动警方是否应该打击?罗回应,要看是否造成一定影响和后果。

  随后,澎湃新闻在袁小清所称的马湖村,同样未找到他当年通过法事“治疗”的杨姓村民。

  村支书袁小清作为党员干部搞封建迷信该如何处理?9月23日,重庆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巡视组长任德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称,《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有明确规定,党员干部搞封建迷信活动,扰乱生产、工作、社会生活秩序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同时,相关部门制定的“农村党员干部廉洁自律若干规定”中也明确要求,农村党员干部不准组织、参与各项任何形式的封建迷信和邪教活动,不准借机收受财物。

  任德说,像袁小清这种村支书当巫师搞封建迷信活动,当地政府发现后理应制止给予处理。目前,仁寿县始建镇镇政府这种睁只眼闭只眼、视而不见时间长达14年的情形,应该追究相关负责人的监管责任。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