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安徽首例铊中毒案件追踪 嫌犯谎称做实验网购铊

A-A+2014年9月18日06:41安徽商报评论

  昨天记者从安庆市大观区人民法院获悉,给玲玲出售铊毒的李继兵因犯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已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昨日,记者与李继兵取得了联系。这位37岁的蚌埠怀远县男子,曾在京创业,成立了经销化学试剂与工业原料的科技有限公司。因公司未取得经营资质,李继兵在与玲玲相关的两起网售中,毁掉了自己的生活。

  【开店】无资质公司网上卖铊

  李继兵1999年从北京一家院校毕业后,便一直留在北京打工,从事于网络媒体行业。 2008年11月,他与朋友在北京经营了一家化工有限公司,熟悉了该行业,2011年6月,他跳出公司单飞。

  李继兵成立的北京天宇祥瑞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与实收资本都是10万元,经营销售化学试剂与工业原料。经营销售的物品来自上海晶纯实业有限公司,还有天津的一家公司。在北京注册该公司时,李继兵就提供了身份证,注册费用总共花了7000余元。“我没有什么相关资质,上海晶纯等公司卖给我的东西,我只要汇钱就可以了。 ”李继兵说。

  李继兵说,这些公司给他开了会员号,销售东西通过QQ联系,“如我需要购买什么东西,直接在QQ上说或者发传真”。李继兵说,通过电话下单,再通过银行汇款到对方公司指定账户,对方收到款后就给我的公司发货,我的公司再转发给我的客户。 “说白了我就是个‘二道贩子’。 ”

  【交易】店主寄溴化铊往安庆

  李继兵成立的这家公司算上他一共才4个人,彼此之间都是家人亲属关系。 2012年5月,李继兵的表弟齐某提出辞职,他没挽留。

  “有几个亲戚接接单,包包货就可以了,雇佣那么多人也没有用。 ”李继兵说,在公司里,亲戚唐某某与辛某某在阿里巴巴网站上开了三个阿里旺旺号,平时在网上通过阿里旺旺与客户洽谈,再就是接接电话,通过物流汇东西给客户时,他也插手帮帮忙。“客户一般都是在阿里巴巴网站上找到我的网店,通过阿里旺旺与我们洽谈业务。”李继兵说。2012年4月,李继兵接到了两笔玲玲的订单后,先后通过快递两次将包装并不注明危险化学品的溴化铊寄至安庆市,两次的汇发日期是2012年4月16日和22日,令李继兵没想到的是这两笔不起眼的小生意,给他闯了大祸,害了两个家庭。

  【缘由】女教师称“做实验用”

  李继兵说,玲玲就是找到了他开的网店,通过阿里旺旺与他洽谈,再通过支付宝交易。 “一共买了两瓶溴化铊,每次一瓶。 ”李继兵记得,当时上海那边送来的溴化铊,用一个小玻璃瓶装的,每瓶只有5克溴化铊。他卖给玲玲每瓶溴化铊价格是508元,两瓶共1016元,都是通过支付宝分四次交易。 “每瓶分两次交易,一次交易254元,因为玲玲讲,她的支付宝一次交易不能超过500元。 ”

  李继兵说,卖给玲玲的溴化铊是他于4月13日、4月20日分两次在上海晶纯实业有限公司购买的,4月13日买的价格是318.77元,4月20日买的价格是318.73元。 “我就问她是干什么的,哪里人,玲玲讲自己是安庆的一个老师,做实验用,我就没讲什么了。 ”随后,李继兵就卖给她了。

  【网购过程】

  玲玲以自己是老师,做实验要用为名,从李继兵网店先后两次购买5克一瓶的溴化铊,共支出1016元。

  李继兵的溴化铊分两次在上海晶纯实业有限公司购买,价格分别是318.77元、318.73元。

  【律师说法】

  “朱令案”律师:

  应规范网络危险品交易

  全国律师协会刑委会委员李春光,是轰动全国的清华大学铊中毒“朱令案”的律师团召集人。本报的独家报道也引起了其关注。关于案件中的投毒人玲玲两次通过网络购买危险化学品溴化铊,李春光告诉记者,他认为这一问题应当引起各方面的重视,网络危险化学品交易不应有“法外治权”。

  李春光律师介绍,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规定:个人不得购买农药、灭鼠药、灭虫药以外的剧毒化学品,而单位要购买危险化学品应当凭本单位出具的证明向公安部门申请领取准购证,凭准购证购买。李春光说,虽然国家政策三令五申,但网络监管却存在一定的真空地带。李春光称,公安、网监、工商等监管部门应规范网络危险化学品交易,从生产、销售、管理、存储等多个环节严格把关,确保类似的悲剧事件不再发生。

  审判法官:

  建议加强法律执行力度

  安庆市大观区法院的许鑫是这起网络非法买卖危险物质铊案的审判法官,她告诉记者,无论是上海的公司出售溴化铊给北京天宇祥瑞科技有限公司,还是北京天宇祥瑞科技有限公司出售溴化铊给陈某,卖方都没有向买方核实任何许可手续。

  可见,在现实生活中溴化铊之类危险化学品受到严格监管,但在网络上却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就可以非常轻易地买卖。《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对各类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都进行了相应的规定,依其行为的严重性对其处以行政处罚,对构成犯罪的也规定按照相应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建议进一步加强有关法律法规、条例的执行力度。

  【对话】

  卖铊店主李继兵:

  得知这件事我彻底傻了

  37岁的李继兵说,他当时把溴化铊卖给玲玲时,并没意识到随意网售危险化学品的危害性,更没想到她会用铊毒害人。 2012年11月,北京警方将他带走调查,得知玲玲把一个年轻女子毒害成“植物人”后,“我彻底傻了,吃不下饭,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 ”时隔两年,李继兵在与记者通话中,仍带着悔意。

  2012年底,受铊投毒事件的影响,李继兵在北京苦心经营的公司停止了运营,妻子带着几个月大的儿子回到了怀远老家。案发后,李继兵主动补偿了被害人合计人民币十四万元,被害人父母对其出具了谅解书。

  今年7月15日,安庆市大观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法院认为,李继兵作为该单位的直接负责人在明知其单位无危险化学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仍购入危险化学品溴化铊并卖给他人,并造成一人重伤的后果,其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判处李继兵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如今,李继兵不再从事化学品销售工作,回到怀远老家,在一亲戚的酒店里,帮人打零工。

  “这个行业确实需要加强监管,像我公司一样没资质买卖危险化学品的绝不止我一家,大家原都以为只是做做产品代理,人家给钱就发货,没资质也没什么风险。 ”李继兵说,两次看似简单的网售,毁了我的生活,彻底让我认识到懂法守法的重要。无论怎么样,日子总得过下去,并且好好表现,不仅是在缓刑期间,未来的日子也要做一个守规矩的人。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