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合工大教授回忆1977年高考往事 通知书薄纸一张

A-A+2014年8月5日06:44合肥晚报 评论

合工大教授潘杰回忆1977年高考往事合工大教授潘杰回忆1977年高考往事

  现在大学新生们拿到的录取通知书越来越厚,东西也越来越多。而恢复高考之初,那时的通知书只有薄薄的一张纸,真的是“一纸通知”,但就是这么一张薄纸,改变了无数上山下乡青年的命运,跟着改变的还有那个时代。合肥工业大学潘杰教授就是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77级大学生”,他向记者讲述了当年的点点滴滴。

  冥冥之中就跟数学有缘

  潘杰1955年出生,当他高中毕业时正赶上了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他很自然地就成了其中一员。“当时皖北地区的高中是两年制,也就是读到高二就高中毕业了。”潘杰回忆说,当时上山下乡谁也无法阻挡,尽管无法知道未来的路在哪,但他跟同龄人一样收拾行囊离开了家,来到了乡村。

  跟其他人相比,潘杰下放的地方离家不是特别远,这让他心理上还有些许依靠。“我是宿州人,下放的地方就在宿州市,是一个叫蒿沟乡的地方。”潘杰说,来到村子里,自己就跟当地村民们学起了如何种田。由于自己是高中毕业,这在村子里是难得的“高材生”,所以村里又给他安排了另一个工作——当老师。虽然是做老师,但田还是要种的。有课的时候就去学校上课,上完课就要回去继续种田。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978年上大学。

  潘杰回忆说,从1973年3月下放到蒿沟乡,一直到1978年年初离开,在那里生活了整整5年。“非常感谢当时让我当老师,这也促使我一直都没丢掉书本,很多知识都没有忘。”当时潘杰在村子里教的是数学,非常巧合的是,后来大学读的专业也是数学,再后来留在合工大做了一辈子的数学老师。冥冥之中似乎有某种注定,当然这是后话。

  看到考卷就知道能考上了

  在上山下乡的5年里,潘杰其实也考虑过回城的事,可是没有机会啊。所有的转机发生在1977年10月份,当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到这个皖北偏僻的小乡村时,潘杰立即感觉到改变命运的时候到了。

  但当时用于备考的时间非常短,从得知恢复高考到最后坐进考场,其间只有两个月。潘杰说,当时倒没怎么好好复习。高考中断了11年,这忽然开始恢复,没人知道要考什么内容,也不知道该复习什么,更没有人指导复习。自己就把以前学的东西,靠着回忆来复习了一下。

  一开始潘杰也没有把握,跟很多人一样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等拿到考卷,潘杰一下有了信心,当时就感觉自己应该能考得上。“说这话似乎显得有点不合适,但当时确实有这种感觉。”潘杰回忆说,由于那个年代特殊的原因,考卷本身其实并不难,所有科目考完后,自己的信心就更足了。

  那时高考志愿填报跟现在不一样,不是等高考分数出来再填,而是高考报名时就要选好学校。“我的视力有点不好,所以工科类的学校和专业都不能报,但自己又比较喜欢工科,最后就选择了合肥工业大学,也算是跟工科有关,专业则选择了数学系。”

  “没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

  时间已经过去三十多年,收到通知书的具体时间潘杰已经记不得了,但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的情景,潘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时的心情真是太复杂了,没办法一两句话说清楚,那种心情一辈子都能记得”。

  那天潘杰正在学校办公室等着给学生们上课,生产队队长意外地来学校找他。一见面那个队长就跟他打趣,让潘杰猜猜自己为什么而来。“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就随便猜了几个,结果肯定不对了。”潘杰回忆说,看到自己老猜不到,生产队长耐不住了,从头上把帽子拿下来,又从帽子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张纸,“他跟我说你看看这是什么,我接过去一看,竟然是合工大的录取通知书。”那时的通知书非常简单,只有一张纸,还是手写的,上面盖着学校的公章。“通知书上的字写得非常漂亮,我到现在都忘不了。”

  当时潘杰整个人一下就怔住了,盼望了多少年的东西终于拿在了手里,那种感觉外人是怎么也体会不到的。这一纸通知对潘杰来说,就像是一张回城的调令,更像是改变一生命运的裁决。因为那个年代的特殊缘故,想要回城的人太多了,可是机会却很少,如果能回城做个工人,或是商场的营业员就已经非常令人羡慕了,更别说被大学录取成为大学生了。

  潘杰已不记得那天后来是怎么给学生上完课的了,一上完课就立即想办法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家人。那时通知书是从学校寄到公社去,再从公社送到生产队,由生产队长送到考生手里,家里其他人还都不知道这个好消息呢。

  当时大家都在玩命地学习

  77级大学生的高考是在1977年12月份,入学则是1978年春季。当来到学校里,潘杰发现班上同学的年龄相差很大,有十几岁的差距。由于高考中断了11年,从66届到77届12个年级的学生都一起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还有少数78届高中生提前参加考试,所以班上同学的年龄差距就很大。潘杰回忆说, “我记得我们班上有这样两个同学,一个是当年的老师,一个是当年的学生,两个人在大学里成了同班同学。”

  那个特殊的年代,大家对知识都特别渴求,进入大学后,就像是长久饥饿的人看到一大堆面包一样,恨不得一口都吃下去。不管年龄大小,班上同学学习的劲头都是一样的。潘杰对当年的情形记忆犹新:那时候大家都玩命学习,比谁睡得更晚,比谁起得更早,比谁看的书更多。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学习劲头,潘杰那一批77级大学生都非常突出,很多人都成了各个高校、各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成了一个时代的标志。

  到明年初,潘杰就要退休了。“我们已经老了,现在老是回想起以前的事情,我们那一批大学生现在差不多都要退休了。”潘杰感慨地说,三十多年前的那场高考,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某种程度上也改变了一个时代。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