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DNA确定犯罪嫌疑人

A-A+2014年6月23日06:54京华时报评论

  小王庄有20多户,说起王军,同庄人直摇头,只说这人憨不憨(当地方言,神经病的意思)精不精的,娶了个憨老婆,生了两个崽,穷了一辈子,其他的也就不清楚了。王军的堂哥王全说,他老婆那样,自己也不吭声,这么多年村里没人搭理他,他也不搭理别人。

  “就是让我在地上打8个滚,也不会想到是他干的”,堂哥王全是村里的老师,也曾教过王军。王全说,他脑子有问题,考试科科都是零分,念完小学一年级后就没再进过学校,一直帮着家里种地,二十多岁时曾和弟弟王建外出打过工,不到半年就回来了,倒是学了门开拖拉机的手艺,种地之余,一直在邻村砖窑厂拉红砖。

  王军与胞弟王建住在同庄,两家相隔不到500米,父母6年前去世,兄弟3人,弟弟在外打工,常年不回。自王军被抓后,王建就再未见到过哥哥。“一开始我也以为他只是偷菜被抓”,王建说,哥哥被抓后,嫂子就跑过来踹门报信,经嫂子比划,得知哥哥是夜里偷红薯秧子,以为抓个三五天就会放了。王建承认哥哥的确有小偷小摸的习惯,但仅限于偷麦扯菜之类,并未听说过登堂偷盗。

  当天清晨,民警返回搜查时,自己忙问哥哥所犯何事,民警并未明确答复,只称:“不用问了,你哥哥家的麦子赶紧收了,羊也帮着照顾些,他最近是回不来了。”

  王建蒙了,觉着事情不妙,赶紧回家和妻子商量,夫妻俩都是小学文化,没有商量出结果,“这还是得找个文化人想法子”。5月29日清晨,王建骑着摩托车赶到县城,去咨询律师,还没问到怎么可以见到哥哥时,他就接到村里人的电话,说哥哥戴着手铐回乡,闯大祸了。

  王军被抓后,他两个在外地打工的儿子曾回乡,住过几天就走了。不久,王军的媳妇被娘家接走,同时也带走了家里的两只羊,被带走的还有家里两样值钱的电器:一台电视和一台洗衣机。

  王军的房子是老式平房,与庄里的楼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房屋大门已经上锁。王建说,这房子以前就不像样,现在半个月没人住,更破落。大门被两根穿墙铁丝钩着,往侧一推便开,里面有三间房,一间羊住一间厨房,另一间塌了顶的是卧室,院子铺满去年晒的玉米。“哥哥傻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现在该怎么办?”说完,王建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6月13日,夏邑县公安局负责的民警称,王军已被刑事拘留,被收押至夏邑县看守所。他透露,此次破案是通过提取受害人身上残留精液,进行DNA检测,与所有怀疑对象进行比样排查,最后锁定的嫌疑人。他称,自2011年起,乡派出所也陆续接到几起老年妇女性侵报案,但由于受害者年事已高,子孙满堂,碍于面子,大都不敢过多声张。派出所和村委会也进行过多次夜间巡逻,但无异常发现。

  记者问及王军是否有精神疾病,他表示还需司法鉴定,因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无法透露更多详情。

  空巢之乡助力罪恶

  在这件案子之前,业庙乡一直以“长寿”出名,全乡5000多名老人中,70岁以上的有近3000人。该乡地处中原,位于夏邑县南,与安徽亳州交界,是出名的贫穷乡。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