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侵害行为持续数年

A-A+2014年6月23日06:54京华时报评论

  同村村民王永回忆,3月7日凌晨,村里人早已熟睡,忽然窗外犬吠不已,自己像往常一样,迅速拿着手电筒起床,赶到老人家时已有多位村民前来。屋内杨吴氏坐在卧室地上悲恸嚎哭。“老太太裤子都被扒了,又让这杀千刀的跑了。”王永说,这一片已经有4名老人被害,这一次他们决定不再隐忍。

  村里的“噩梦”是从2011年春天开始的,李庄87岁的杨氏是最早也是受害最严重的老人。老人已经聋了十多年,除了大儿子住在500米外的地方,其他一儿三女和孙子外孙都在外地打工。“我母亲被侵犯近10次,都是一脚进棺材的人了,想想都可怜”,回忆时,老人的儿子杨大喝起了啤酒,他说,自己从未向外人提起,一是不敢,害怕给人害了;二是担心,尽管母亲是聋子,但还是会受不住世人的背后指点。“我这是喝酒壮胆”,一杯酒下肚,苦从心中来。

  杨大在河北一学校食堂当厨师,每逢寒暑假回家。“每次他们打电话给我都很气愤,但是能怎么办,又回不来!”

  他说,这几年每次回来都是给母亲修房子的,四周墙角被挖得满是洞,他索性给母亲砌了个水泥墙,“但还是翻墙、挖洞、揭瓦,想尽法子钻进屋,太可怕了。”家里报过两次案,但都不了了之,在家的大哥也曾想尽办法逮人。杨大说,2012年暑假的一天夜里,大哥悄悄躲在院子里,发现有人在房顶上揭瓦,便大喝一声,来人一惊,赶紧下房从院后跑走,已年过六旬的大哥奋力将揭瓦人截住,但不料遭反抗后逃走。“那时候我们就知道是王军了,但是我大哥老实不敢吱声,担心被报复。”

  杨大说,被逮住的人,身材较高大,四五十岁左右,一米七五的个子。

  2012年8月后,李庄进行新农村改造,散居的老人重新建房,聚居住在一起,李庄开始变得安宁。但随后,周边其他庄开始出现同样案件,波及范围越来越大,受害人越来越多。

  报案的杨吴氏在2012年8月之后首次遭受不幸,住在其周围的另3位老人也被侵害。

  80岁的王张氏被害两次后,无奈装上摄像头,方换得太平。随后,住在她隔壁的95岁老人被害,惊吓和羞愧后瘫痪卧床不起,未一月故去。不久,住在不远处的83岁的王陈氏又被施暴,至今神志恍惚。

  当地住得最边远的受害者,是独住在傅双楼庄的付朱氏。老人反复念叨着,今年来了7次,害了6次。她说,自己到现在都睡不着,不敢睡,也不敢出门,因晚节不保,愤郁难平。

  老人回忆,施暴者每次都是晚上11点多过来,把电线绞断就进屋,上来就打人巴掌,用被子捂住头,脱裤子施暴,反抗就掐脖子打人。他从未吱过声,老人只知道对方是个中年人。

  老人说,案发前最后一次对方来前,自己让修电线的师傅将电线拉高,“他没剪着,我一直醒着,敲着拐杖大骂,他要是敢上前一步我就打死他。”来人没敢上前,不久骑着自行车跑了。当晚老人再也不敢睡,围着院子走了一夜。

  幸运未被害成的还有陈庄的陈付氏和前刘庄的一名老人,陈付氏说,对方骚扰了她整一年,“还好我够警觉,他只敢偷走我一桶油和一袋洗衣粉”。去年8月,她让住在县里的儿子装了4个摄像头,“现在晚上不开摄像头,我都睡不安稳。”陈付氏是因为帮助同庄的哑巴老人才被盯上的,哑巴今年80岁,儿女都在外地打工,很少回乡。哑巴被欺负好几次后,陈付氏将其安置在自家对面住。“她怪可怜的,儿女都在外地飘着,谁还愿意带个负担压着?”

  DNA确定犯罪嫌疑人

  今年49岁的王军住在陈庄村小王庄,村委会就在庄头,该庄算是村中心。村里距业庙乡有近6公里,在乡东南角,村中尚未修水泥公路,因太过偏僻,乡里鲜有人知道陈庄村。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