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25岁男孩疑因患抑郁症自杀身亡 工作好学历高

A-A+2014年5月9日08:21安徽财经网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5岁男孩疑因患抑郁症自杀身亡 工作好学历高

  这是一个充满悲伤的故事。

  拿着重点大学双学位、并找到优越工作的25岁男孩邓阳,已经无数次借酒催眠了。

  工作不到一年,内向的性格和会计师强大的工作压力,让他患上了抑郁症。

  “爸!项目出了娄子,我得赔一百万,还要坐牢!”在给老父亲的电话里,邓阳号啕大哭。

  父亲焦急万分,赶来合肥,将早已精神失常的儿子带去上海进行精神治疗。强烈的挣扎、抵触,让治疗被迫中止。但病情却在不断恶化,邓阳甚至见到晃动的树影,都会惊恐地说:“那是警察,要来抓我了!”哭着扑进父亲的怀里。

  5月3日上午,经过整夜的煎熬,他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在家中上吊,自杀身亡。

  年轻,双学位,好工作

  五年之后,站在村头,60多岁的老邓能清晰地回忆起,儿子邓阳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那骄傲的神情。

  他还记得,自己亲自送儿子上火车,目送他登上那座他一辈子都没见过的象牙塔。

  “爸,我一定努力学习,将来上班挣钱养你!”听到这话,做了半辈子挖煤工的老邓,热泪盈眶,老人似乎能看到几年后儿子穿着整齐西装,在高级写字楼里穿梭的样子,那将是他一生最大的荣耀。

  2013年夏天,24岁的邓阳拿着让人骄傲的双学位本科学历,从安徽大学毕业。

  同年,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他,凭借自身能力,在合肥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找到了工作。老邓说,儿子的工作干净、体面。每月工资数千元,做了大项目,工资上万也是有的。

  莫名的哭诉,颤抖的身体,喝剩的白酒

  正月初七,过完年,邓阳回到合肥上班,老父亲也回到上海继续打工。

  没过几天,老邓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电话那头,儿子邓阳语气惶恐,号啕大哭:“爸,我捅大娄子了!”听到这,老邓突然慌了神,“儿子别着急,你说到底什么事?”

  可是,邓阳根本听不进去,只一个劲地哭,口中还念叨着:“出大事了,要赔钱的。”

  老邓询问,“需要多少钱?我给你打过去?”邓阳说,他也不知道。

  老邓感觉情况不对,第二天就坐火车赶去合肥。

  邓阳亲自到火车站接的父亲,但老邓看到儿子的第一眼,就感觉不对劲。

  “他眼神呆呆的,见到我立刻抱住我的腰,痛哭不止。”老邓抱住儿子颤抖的身体,问话却没有回应。

  回到邓阳的出租屋后,老邓看到,屋内非常凌乱,角落里还放着色拉油桶大小的塑料桶,里面装着已被喝去大半的高度白酒。原来,这段时间邓阳一直失眠,很多时候要借酒催眠。

  辞职,精神测试,抑郁症

  那一天,儿子邓阳告诉老邓,说他的小组在铜陵的项目出了问题,在为对方公司进行财务统计的时候,漏统了一个6000万元的票据。儿子告诉他说,小组长要他负责任,还要赔100多万元,如果不赔钱就要坐牢。

  为了让儿子尽快摆脱内心的阴霾,2月24日,老邓带着儿子来到公司办理辞职。

  “那个项目没什么问题呀,是对方公司自己的疏忽,已经解决了。”听到事务所张(音)副所长的回答,老邓彻底放下了心,但一旁的邓阳却仍旧浑身颤抖。

  在张所长的建议下,老邓带邓阳去上海一家精神卫生中心进行测试。

  在那里,医生对邓阳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并在病情诊断书上写“心情差,病程有2周时间,为抑郁发作”,并安排邓阳入院观察。但邓阳坚称自己没病,一周后,在邓阳的强烈抵触之下,父亲不得不带他出院。

  呆滞,恐慌,想回家

  老邓说,儿子哭诉捅娄子后的两个月,是他一生最难熬的日子。

  每天,邓阳神情呆滞地坐在角落,一动不动。老邓跟他说话,他也不回答,只问一句话,就是100万还清了没。

  “有一次,我随口说了句,过几天回老家把家里的豆子卖了。邓阳就只是呆呆地说些‘卖了也没用,倾家荡产也还不起’之类的话。”尽管老邓无数次表示领导说了不用还钱,可邓阳却总是不相信,“总觉得我骗他,还总说会有警察来抓他。”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邓阳的病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4月29日,邓阳突然主动跟父亲说话了。原来,他想趁着五一放假,让父亲带他回老家,看看家里的妈妈和姐姐。

  老邓欣喜若狂,他以为儿子的抑郁有好转了,起码愿意主动见人了。于是,他赶紧买了火车票回亳州老家。

  吃不下,要抱着父亲才能入睡,容易惊吓

  知道邓阳的遭遇后,全家人都跑来火车站接他。

  见到母亲后,邓阳立即抱住大哭,说“儿子没用,捅了大娄子了。”

  为了缓解情绪,家人还和邓阳商量五一节假日,带着全家出去游玩,散散心。

  “当时我就感觉邓阳不对了,我跟他说话,他总是低着头,让他吃饭,也只是随便扒拉几口又不动了。”邓阳的一位堂哥说,不管他怎么用心逗邓阳开心,邓阳却总是眼神呆滞,轻微的声响就让他惊吓不已。

  老邓说,自从辞职回来,邓阳就总是莫名的害怕,每天晚上都要抱着父亲很久才能睡着,有时还会半夜惊醒。

  最让老邓伤心的是,有次邓阳指着屋外晃动的树影,慌张地跑到父亲身边,抱住父亲说:“那是警察,要来抓我了!”老邓怎么劝都没用,只好走到树影边,重重地跺上几脚,对着远处躲起来的邓阳说:“你看,这是树影,不是警察。”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