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蒙城警方的审讯人员不给男子吃喝睡觉

A-A+2014年5月5日06:14京华时报评论

  京华时报:你在庄周派出所经历了什么?

  代克民:几个便装男子拿着铁棍给我戴脚镣,我被吓得不敢吭声。之后他们反复问我有没有杀人,我都说没有,熬了好几天,不让睡觉。当时我感觉地面像一个碗,往下陷,墙壁也都烂了,像虫子在爬。再之后,他们把我拉到另一个陌生地方审讯我,后来又拉到蒙城县看守所。

  京华时报:在看守所待了多久?

  代克民:他们继续审我,不知道审了多久。我听见房后有我家人在说话,隔壁有同事在给我开追悼会,有老师在给我念悼词,后来我才知道这都是幻觉。

  只要我说没杀人,他们就打我。后来他们把我拉到亳州市看守所,连续审了我20个昼夜,这是我后来听看守人员说的。

  前10个昼夜是蒙城警方审的,审讯人员把我的手铐提到小手臂处,把手臂放在老虎凳上,他们用脚踩手铐,当时手臂就流血,手背也发紫,剧痛难忍。还有拉背铐,把我的一只手从肩膀绕到后背,另一只手从腰部绕到后背,再给双手铐上手铐,还把手铐提起来、在手铐下塞上装着水的矿泉水瓶,当时胳膊就不能动,像断了一样。

  后10个昼夜是亳州警方审的,他们经常不给我吃喝、不让睡觉,大冷天让我坐在泼了凉水的老虎凳上,扒光我的衣服,还从头上浇凉水,开风扇对着我吹,逼我吃装了芥末的辣椒,逼我承认杀人了。

  后来他们还逼我写悔过书,我被折磨得受不了了,非常绝望,想以死解脱,就承认杀人了。但他们问我怎么杀的,我还是不知道,他们就继续用刑,没办法,只能自己胡编。编得不合他们的意思,他们就让我再想,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京华时报:被审讯期间,你最害怕什么?

  代克民:最怕看守所的铁门响,一响我就以为要来提审我了,用刑太痛苦了。

  ■谈申冤

  为洗冤,不能死信念支撑8年

  京华时报:2007年10月10日,亳州检察院诉称,你与被害人代坤家有家族矛盾,遂产生报复意图,你与李保春预谋后,邀集李超,分别持斧头、锤、刀,由你带路来到代坤住处行凶。

  代克民:一派胡言,都是刑讯逼供得到的,都是非法证据,我没杀人!

  每次开庭,我都强烈提出五个要求:检方要说清楚拘留、逮捕我的根据是什么,提交杀人现场的指纹和遗留物,审讯我们的全程录音录像,证人被关押在蒙城县看守所取证的录音录像,同时我要求对刑讯逼供给我的身体带来的伤害进行伤情鉴定,但这5个要求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他们依然依照非法证据进行枉法追诉及枉法判决。

  京华时报:2009年11月25日,亳州中院判处你死刑,听到这个消息你什么反应?

  代克民:当时他们给我戴了8个月10公斤左右的大脚镣,我像死尸一样躺在铺板上,感到极度绝望,没有生的希望了。但我又想自己如果真的这样死了,就真的成了冤案,所以说我不能死,这个信念一直支撑了我8年。

  京华时报:案件被安徽省高院发回重审后,亳州中院之后又连续两次判处你死缓,你没绝望吗?

  代克民:没有,因为我没有杀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要上诉,我相信案件的事实会大白于天下,我也相信法律会还我一个清白。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