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将提案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

A-A+2014年3月3日10:06北京商报评论

  据媒体日前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说将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尤其是基层公务员工资。他说,自己有不少公务员朋友,对他们收入比较了解。大多数基层公务员都只靠固定工资过日子,而目前的工资标准与外部环境已很不适宜。

  在“八项规定”和纠“四风”这一年,在灰色收入和隐性福利迭遭挤压的这一年,公务员屡屡吐苦水抱怨工资低。在此之前,某地曝光的公务员工资条,绝大多数在2000-4000元,确实不高。

  一方面是基层公务员抱怨工资低,另一方面又是行政经费支出居高不下,年底突击花钱遭诟病,这样一个悖论让人们难以对公务员的抱怨生出几分好感来。事实上,如何降低财政规模,也是我们改革的破冰点。因为财政收入不可能一直这么高速增长下去,而有关民生的财政支出愈发刚性,政府必须要过紧日子,而且这个紧日子将是常态。如何过紧日子?政府要放权让利,要弱化自己的投资属性,同样政府也应该减员增效,而不是冗官冗员用不嫌多。

  悖论之外,公务员抱怨工资低屡屡被吐槽,也在于公务员有“权力工资”的补贴。公务员的工资和收入不是一回事,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尽管很多基层公务员确实只守着一份固定工资过日子,但公众的眼球更容易被吸引到其他一部分公务员的“权力工资”上。比如浅灰色的“三公”消费和公款吃喝,比如中度灰色的“冰敬”、“炭敬”,比如深灰色的寻租和腐败收入。

  每年吸引百万人如过江之鲫般参加公务员考试,说明公务员不仅是一份体面工作,同时也是一份有油水的工作。有的人看重与公务员挂钩的户籍福利和可能的住房福利,有的人则看重公务员所行使的权力。在权力还没有被完全装进制度笼子里之前,公务员在老百姓那里就还有一个更贴切的名称:官员。公务员和纳税人之间是平等的,是服务关系,官员和老百姓之间是上下关系,是管理关系。因此,你懂得。

  当权力清单尚未清清楚楚被列示出来,当权力运行尚有云遮雾罩,权力就有可能变现为其他收入。在这样的情况下,谈公务员工资的高与低,是找不到参照物的。只有说公务员的收入信息做到透明、公开,财政预算表上的每一笔钱都能够明细化,公务员工资的调与不调才是理直气壮的事情。可以公开讨论,可以针锋相对,而不必遮遮掩掩,甚至还觉得挺委屈。

  如果我们的制度能够挤出公务员收入的权力水分,或者能够将公务员的灰色收入规范化、福利收入显性化,公务员的工资就可以被视为工资市场上的正常一员,没有理由不让涨。在这件事情的讨论上,如果想让公众理性一些,就得让公众看到公务员收入的透明度。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