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亲家反目一个申诉 一个告状

A-A+2013年12月10日20:06大众网评论

  亲家反目一个申诉,一个告状

  韩露父亲想给死去的女儿报仇,讨回公道。这位内向的老人话语不多,也不太向妻子表露自己的想法。他唯一宣泄情绪的方式,就是告状。

  没怎么出远门的老人一趟趟到合肥 、北京有关部门递材料,争取一个枪毙凶手的结果。“他那种精神状态,想去就去吧,也没法制止他,不就是花钱嘛。”

  其实,两位老人没多少钱了。他们原有的积蓄大部分给了女儿装修房子。事发后不久,韩父所在的工厂倒闭,连续两年没发工资。而随后的一波三折,更是将老人几近拖垮。

  一审判决后 ,于英生提起上诉。1998年9月,安徽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心想凶手得不到应有的惩罚,韩父积郁成疾,大口吐血,住院一周后,交不起住院费,朋友送来1000块钱才把病治了。

  次年9月,蚌埠市中院维持原判。于英生继续上诉。2000年,安徽省高院再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由于涉及隐私,案件不公开审理。韩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得以旁听。庭审结束,因恼怒于于英生在法庭上的某些为自己辩护的言语,韩父突发脑溢血,又被送入医院。

  同年,蚌埠市中院改判于英生无期徒刑。于英生再次上诉。2002年,安徽省高院维持原判。不久,于英生到阜阳监狱服刑。

  面对这一结果,卖掉女儿房子才得以做成心脏支架手术的韩父已经有心无力了。“我就跟老伴讲算了吧,你命都没了,还能干啥。”何淑梅说。

  同样是这起案子,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另一位老人也在蚌埠和合肥 、北京之间多次往来。

  这位老人是于英生的父亲于道欣。他是山东文登人,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后转业到蚌埠。

  这位从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老党员在儿子被抓后一夜白了头。“我们上查五辈,历史都清白。”于英生的哥哥于宁生说,他们清楚于英生的脾气,觉得这起案子并非他所为。为此,他们到蚌埠、合肥请多位律师帮忙辩护。

  儿子开始服刑后,于道欣带着申诉材料去最高检、国家信访局。“住在北京的地下室里,湿气大,但便宜,吃咸菜啃馒头,老人一住就是一个月。”于宁生回忆,为了给儿子洗清冤屈,昔日冲锋陷阵的退休老干部放下自尊,一遍遍去找有关部门。“人家不见他,他就在门口坐一天。但他讲党性,从来不闹访。”

  材料一趟趟送去,没有回音。老人继续送。过年有人送来年货,老人也不舍得消费,转送给别人,帮忙打探消息。为了找门路,老人上过当受过骗,“都数不清多少次了”。

  就这样,一个为了女儿伸冤,拼命告状;一个为了捞儿子,拼命申诉。两位倔强的老人为了子女,各自在余生里拼着老命。

  2009年6月,79岁的于道欣因糖尿病住院,医治无效离世 。他临死前立下遗嘱,不发讣告,不通知老家亲属,一切从简,所有的积蓄外带部分抚恤金都用于给二儿子于英生申诉争取自由。

  2010年,没有等来满意结果的韩父也耗完了自己的生命。单位给的丧葬费不到1万元,买不起墓地,老人的骨灰盒至今存放在殡仪馆里。“他没走之前,我们两个讲好了,不买墓地,把钱留出来给外孙用。再说,要个墓立碑有啥用啊,女儿没了,谁来祭奠你?”何淑梅说。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