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宿州埇桥区水利局原局长张冠球挪用公款1580余万

A-A+2013年9月14日08:11 中安在线-新安晚报评论

  近日,宿州市中级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宿州市埇桥区水利局原局长张冠球因犯挪用公款罪、受贿罪、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7年。

  现年60岁的张冠球是江苏睢宁县人,1998年至2008年他当了10年的埇桥区水利局局长,被捕前任埇桥区农业指导办公室副主任。

  2010年,审计部门对埇桥区水利局原局长张冠球进行离任审计,发现了他在2007年至2008年任期内,存在严重经济问题。对此纪检部门和检察机关迅速介入调查,张冠球违规挪用出借公款达158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浮出水面,同时,检察机关侦破其收受贿赂行为,并涉嫌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

  又一个贪官落马了。

  “双面掌门人”挪用公款上千万

  2002年,时任水利局长的张冠球,动起了在水利局名下的一块土地上投资建酒店的念头。他找到朋友庄某、王某某商议,这两人都是个体包工头,在承包水利工程过程中与张冠球结识熟络,投资建酒店的事3人商议后一拍即合。在张的安排下,庄某与王某某成立金汇工贸有限公司,由王某某任法人代表,并以该公司名义与水利局联合开发建设酒店,注册成立了私营性质的金汇大酒店股份有限公司,由庄某任酒店法人代表,经张冠球提议,水利局集体研究决定以土地作价686万元入股酒店,持股33.8%,金汇工贸公司持股1.23%,庄某等人共持股64%以上。水利局以土地作价入股,不投资金,也不参与酒店实际经营管理。

  中途,酒店因建筑商资金缺乏而终止开发,在工地上看着半拉子的酒楼,张冠球突然想起了水利局的工程款,展开了愁眉。随即,张一边授意庄某以金汇大酒店的名义向银行申请了两笔贷款共500万元,一边指示水利局财务人员以水利局农行账户两笔存单为酒店贷款做质押,张冠球告诉财务人员,如果将来酒店贷款还不上,就直接用水利局银行账户的钱还质押贷款和利息。后来,金汇大酒店果真没有还上贷款,张冠球便安排水利局财务人员用奎濉河治理工程款还了贷款的本金和大部分的利息,共计505万余元。他告诉财务人员,这个算是金汇酒店借水利局的钱。

  此后,张冠球再次安排庄某、王某某以金汇大酒店名义数次向区水利局出具借款,打借条,在张的授意下,从2007年到2008年,埇桥区水利局奎濉河治理工程款690余万元、浍河复堤工程款190余万元以及人畜饮水工程款200万余元的水利资金款项,陆续被挪用流入金汇大酒店。至今绝大多数工程款仍未归还,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在审讯中,张冠球这样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决定建酒店是为了给单位职工子弟谋福利,我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也未从中谋取任何个人利益”。果真如此吗?侦查人员展开调查,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一方面,打着职工集资建酒店的旗号,实际撇开了职工。水利局领导班子虽曾会议研究职工集资用于大酒店建设,但是水利局本身并不投入货币资金,酒店实际进行建设时,并未有职工出资,此后酒店相关事宜都是由张冠球亲自负责。张冠球对金汇大酒店的建设有绝对的话语权,他安排庄某担任酒店法人代表只是一个烟雾弹,他自己才是这家酒店真正的“掌门人”。

  另一方面,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酒店建设过程中,张冠球多次对酒店股权股东变更,在最后一次变更中,张冠球直接决定将金汇大酒店15.17%的股权转至其亲属马某某名下,而事实上,马某某并未出资,也并未实际参与酒店的经营管理。也正是这最后一次的股权转让使其意图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工程款到酒店建设使用,以此谋取个人利益的意图彻底暴露。

  在大量证据面前,张冠球又屡次辩解:“建酒店是相关部门和领导批准、水利局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决定的,金汇大酒店不是私营单位,将钱借给酒店不是挪用公款,只是单位之间的拆借罢了。”对此辩解,反贪干警开始“层层剥笋”,找出真相。

  反贪侦查人员首先对酒店在工商局的注册资产、登记资料以及金汇酒店公司变更信息、变更登记申请表等进行了细致核查,发现金汇大酒店在注册登记时为有限责任公司,区水利局以土地作价入股仅占33.83%的股份,法人代表最初为庄某,后来变更为张某某,其他绝大多数的股份被张冠球安排在其他个人名下,并进行过数次个人授意的股东股权变更。

  侦查人员又对金汇酒店变更前后数个股东逐一进行走访调查,拿到了酒店后来的法人代表张某某证明:“张冠球授意庄某将其股权全转给我,安排我暂时担任金汇大酒店法人代表,并和庄某一起到工商局办了变更手续,张冠球告诉我将来谁投资就再转给谁,我只负责酒店建设期间的会计工作,只要王某某签字的账单,就给报销”,而当时,王某某在酒店已没有股权,是直接听命于张冠球。至此,侦查人员确定金汇大酒店实际就是作为私营企业运营管理的,性质实为私营性质的股份制企业。

  熟谙法律法规的张冠球一再将自己挪用单位工程款的事情推到水利局单位责任上,企图让侦查人员相信将工程款借给酒店是经过水利局集体研究同意的而非他个人的意思,以此撇清自身责任,逃避法律。

  侦查人员排除层层阻力,逐一对水利局领导班子成员进行调查,发现张冠球做事“霸道”,最初水利局集体研究决定开发港口北路这块土地(建设金汇大酒店使用的土地),决议内容仅是水利局以土地作价入股,局里不出钱,也不参与酒店实际经营管理。将水利局工程款借给金汇大酒店的事情,局里其他领导并不知情,而酒店的建设以及挪用工程款给酒店使用都是由张冠球直接拍板决定。事实上,水利局财务完全由张一人说了算。身兼局长“明面掌门”

  和酒店“隐形掌门”的张冠球,在充分发挥“权力”的同时,也深知自己的行为已触犯法律,为了防备以后司法机关追究,在工作职务调整后,便向相关领导请示将酒店收归政府所有或者进行拍卖偿还借款,意图掩盖其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

  至此,张冠球的所有辩解被一一击破,虽然他对挪用千万元公款的事实一直没有认罪,但大量证据已经封堵了所有可能出现的漏洞,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据此,公诉机关指控:张冠球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水利局长的职务便利,个人决定以单位名义将单位工程款借给私营单位使用,并从中谋取个人利益,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