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奇瑞员工:尹鼓吹信仰学 喜欢员工加班到死

A-A+2013年7月31日12:03中国网评论

  回归

  但奇瑞很快迎来另一批海归潮。奇瑞甚至为此组建了以奇瑞汽车副总经理兼汽车工程研究总院院长陈安宁为首的研发团队。爱喝可乐、身为NBA狂热球迷的陈的另一个身份是奇瑞路虎捷豹董事长。陈曾在福特效力20余年,并出任了福特汽车全车业务总监、福特嘉年华全球项目总监。“奇瑞的领导层对于产品创新能力的渴望不是一般企业能够比的,很多其他企业的领导人是政府官员,很难打交道。但尹总就是有一颗非常的真诚的心,这是我来奇瑞的原因。” 陈安宁对《环球企业家》说。但在奇瑞的创业团队看来,经历过“海归之殇”的奇瑞看上去又走上了曾经的老路。从东北人到合肥人,从媒体空降兵到职业经理人空降兵,从老同学到家生子,从海归到老外,尹同跃可谓把各色人等试了个遍。“如果你看全世界都是错的话,那么也许错的正是你自己。”一名奇瑞前离职高管说。

  迥异于以往的是,尹同跃正在内部推行矩阵管理。转型的难度在于一个架构的建立需要多层机制相互协调。 以工作方式为例,以往奇瑞的部长所负责的车型几乎所有的专业都会管,而专业划分以后,他只管这一个专业,如此一来,旧的上下层的关系亦发生改变。“这个确实有风险,不是每一个企业都可以做的,说实话做我这个角色是很痛苦的。”奇瑞总经理助理、艾瑞泽项目总负责人高新华对《环球企业家》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之前管理层一声令下,工程师即听命于直接领导,而现在则是多重领导。

  为了避免人员流失,奇瑞在内部推行了一项制度,即将海归的技术和经验存档,避免海归出走之后,奇瑞的内部研发震荡。但在奇瑞内部,被诟病的“科学家做管理”的事例仍比比皆是。以陈安宁为例,目前其70%以上的精力投在管理工作,且多是处理琐碎小事。这似乎又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尹同跃却信心十足,他希望2014年奇瑞销量与品牌形象均能翻身。而真正能够大的翻身则是2016年。依照计划,这一年,奇瑞将现有产品全部置换完毕,据尹估计彼时奇瑞的平均价位将是8万元。

  奇瑞的翻身之作名为“艾瑞泽7”,其开发费用高达数十亿元,尹对其寄予厚望。5月1日,尹同跃在各种路况下亲自试车,最高时速曾达180公里。“做汽车,你首先要热爱车,得培养一批车虫,要培养一批车蜂。车子一上手,要求实验员都手也是仪器,耳朵也是仪器,屁股也是仪器。车子一进去就能判断出好坏。”尹同跃说。

  这一经历很容易令尹想起二十多年前的经历。1989年,身为一汽工程师的尹同跃在美国当了一年多司机,最多的一次开过19个小时。关于试车,尹非常尊敬宝马中国前首席代表董显铨。在尹看来,古稀之年的董全身都是仪器。董的听觉误差不超过一个分贝,他能轻易分辨出各种汽车的性能差距。有一次,尹同跃把艾瑞泽7开到合肥,董坐在旁边。后者对艾瑞泽7的评价颇高。“他说这车就是宝马,与宝马特性一模一样。无论是声音、底盘,还有动力性都是一样。有好多的东西没法用语言来说的,这是体验的东西。”尹同跃向董问及如何感官评价好车与坏车,董的回答是“长江大桥有接缝,好车开过去,咕咚声一下就没了,好车就像装满水的瓶子一样。半瓶和一瓶是不一样的。”

  奇瑞样车的精致程度曾令尹同跃大感吃惊。在上海车展期间,他与詹夏来挑了半天毛病,只发现一个问题――后面顶蓬把手阻力不够,抓快后把手有点反弹。工程师解释说这不是设计缺陷,而是严格按照成本设计的。

  “我有些乌托邦,有一点狭窄的民族主义,要争口气,不能让人瞧不起。所以对那些赚一点钱就想移民,就想自己贪污,这些人都要剥皮才对。”尹同跃说。

  尹同跃自认为是屈辱的一代。1989年尹外派去美国学习,一个宿舍要住几十个人,男女都睡在地板上,后来甚至宿舍都舍不得住了,很多人直接住在工厂里面,美国人对尹说你们住的都是监狱。“现在我们暴发户的嘴脸又体现了。我最近从香港转机回来,老太太都插队,就那么几个人中国也插队,我说你们排队好不好,真丢脸。”尹同跃说。

  他由此意识到文化比技术甚至还重要。一位日本企业家对尹说自己最大的感触是“到中国企业看,很少看到中国企业的人工作聚精会神。员工并没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归属,没有成就感,没有荣誉感。”他对中国现在的商业环境最深恶痛绝的是不诚信。奇瑞曾要求内饰件百分之百是新料,但有的供应商还是会掺生料。国外的做法是先做一些样品,验证合格后小批量生产,改进后再大规模制造,而中国则是相反。供应商会先做一堆产品,然后从中挑选最好的蒙混过关。而全面采用国际供应商的做法亦不现实,在奇瑞看来,他们太贵。

  “一个企业最大的力量,实际上是集体力量、团队力量。”尹同跃感慨地说。中国的领导人都是超人,外国人的领导都是普通人。中国的领导者往往自高自大,自以为一个组织取决于一个人的智慧和表现。而德国却不这么想,喜欢组织一群人。一个人在说,一个团队在打,只有一个人犯错,整个就犯错。

  尹希望改变这一切。 他对奇瑞的要求是“钢铁般的意志、大海般的胸怀、冰山般的冷静。”变革期间,尹未免有上热下冷之感,为此他成立了企业文化团队,甚至专门聘请一汽退休的党委书记前来奇瑞做文化建设工作。他亲自给员工做宣讲,“人活在世界上一辈子,实际上吃喝也是一辈子,努力也是一辈子,我们这个时代的责任是一代人的责任,是民族的责任,我们都要扛一扛。”尹在报告会上经常这样讲。他也将工作的主要精力放在人与组织的文化建设,而非以往的产品。

  以往过去开会时候,尹同跃习惯做总结。现在他意识到直接告诉下属答案是坏习惯。现在他的做法是让下属拿方案,会上讨论,接受大家的意见,如此形成民主气氛。

  过去一年,尹同跃认为做过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坚持方向。“我的做法没人理解,市场这两年在萎缩,我得到的压力是股东、政府,包括员工、老兵,现在销量还不如过去。奇瑞必须要停下来,把整个公司的组织架构重新调整了。这几年,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对体系、流程、组织架构重新梳理,这的确是伤筋动骨。”

  在奇瑞内部存在纵横交织的新老两条路线。尹同跃亦必须承受来自股东、政府、员工的压力,他难免犹在笼中之感。“有时候不被理解,几乎所有人不理解我,我在公司里面,我说我要死了,可能有很多人放鞭炮。所有人都会有意见,老人认为我向着新人,新人认为我还没有转变过来,没有完全支持他们。政府有时候对我也不能理解,因为GDP压力很大。政府给你出了很大的目标,要变成世界500强。”尹说。

  重压

  身兼董事长和总经理两职的尹同跃已数次传出将要离开奇瑞总经理位置的消息,继任者指向奇瑞观致汽车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郭谦。一位奇瑞的员工告诉《环球企业家》,“尹鼓吹信仰学,喜欢员工无偿奉献,加班到死。”这是尹同跃与其竞争者郭谦在管理上最大的不同。郭不提倡加班,而且提倡给员工提升待遇。

  关于尹出走的说法有多种。第一次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当时,曾立下赫赫战功的奇瑞营销掌门人李峰离职。第二次则出现在2010年10月,奇瑞高端品牌瑞麒营销总经理杨波离职,这标志着奇瑞多品牌战略的失败。两次都有尹同跃将离开总经理一职的传闻。

  在旁观者看来,信奉情感管理的尹同跃不免有些软弱。他的人才理念是这样表述的――用真挚的情感留住人,用精彩的事业吸引人,用艰巨的工作锻炼人,用有效的学习培养人,用合理的制度激励人。“他最大的优点就是EQ,他用感情来管理人的方式我真的是心服口服。”

  奇瑞汽车内外饰技术研究院院长邱延正对《环球企业家》说。有一次,尹与邱两人聚餐,尹执意邀请邱的夫人一起吃饭,这令邱非常感动。尹当场对邱的老婆说:“谢谢你把专家带到奇瑞来。”

  但奇瑞一线工人的工资不高,但劳动强度大。繁忙时,一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是常事,且没有加班费。很多年轻人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不得不选择辞职。最极端的莫过于2007年8月15日。由于两个月未完成销量任务,奇瑞销售部门数百人均拿到一份不可思议的工资――一大半人当月收入仅为350至600元,这一数字远低于芜湖市低保水平。当时,一篇名为《纪念八一五》的文章在奇瑞广为流传。

  尹同跃难免要做“困兽之斗”。禁锢尹的笼子一部分是伴随着奇瑞的诞生与生俱来的,另一部分是尹同跃自己编织的,还有一部分是内外资车企围攻形成的。

  奇瑞成立至今的16年中,詹夏来亦无法拆毁这个牢笼。尹同跃仍为卑微的囚徒。

  这背后的逻辑是尹为梦想忍辱负重,其英雄主义情结和伟大的历史使命是尹同跃为自己编织的牢笼。而他柔软、摇摆的个性和工程师的本色导致这个笼子越编越密。

  其实有些牢笼是尹同跃和詹夏来自己扣上的――比如“为中国造车,还要造和外资品牌一样好的车”。类似的梦想,韩国用了超过30年还没走完――也许中国的汽车梦并非一代人可成。

  某种程度上,奇瑞的每一次变革都不可避免地夹杂着权力争夺的戏码。未来的斗争主角是尹同跃和郭谦。

  郭谦是奇瑞改革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或者说,他是主张改革者中职位最高的。同样出身一汽的他头顶令人艳羡的巨大光环,曾在34岁时就身任一汽集团总经理耿昭杰的助理,负责集团的产品开发、投资规划、技术发展等领域的工作。甚至,一度传闻郭是总经理耿昭杰的继承人。但随着竺延风接任,郭谦继而转投北汽,出任北汽控股副总经理。

  2002年,郭谦出任北汽控股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北汽控股与韩国现代的合资谈判。当年10月,北京现代顺利成立后,居功至伟的郭谦任北京现代常务副总经理,居于董事长徐和谊和总裁卢万裁之后,成为北京现代第三号实权人物。

  2007年郭谦转头奇瑞。后出任奇瑞汽车副总经理,合资品牌观致董事长兼总经理。在副总中的排位最高。

  这些经历恐怕连尹同跃也会心生艳羡。与尹同跃形成鲜明反差的是,郭谦穿衣讲究,讲话用词精致。郭谦初来奇瑞时,意气风发,并强势力主改革,他认为想成就一个伟大的奇瑞就必须先彻底毁掉那个旧奇瑞。在中国大型车企及世界顶级合资企业工作的经历,让他对过去的“土鳖”奇瑞嗤之以鼻。据说“观致”取名时,郭谦力主抛开奇瑞,跟奇瑞越远越好。这让郭谦在奇瑞内部受到非议。但郭谦鼓励给员工加薪,提倡不加班,却在底层员工中深得人心。

  近三年来,尹同跃退居董事长,郭谦上位的呼声和传闻此起彼伏。甚至一度似乎已经成为事实出现在一些新闻报道中。郭上位的最大筹码在于他主导的依靠观致平台,借助国外研发人员建立起的管理体系事实上就是目前奇瑞革新体系的样本。

  这些无疑让尹同跃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竞争压力。一些熟悉尹同跃的人告诉《环球企业家》,尹并不愿让权及进行过于彻底的改革。一些猜测认为,尹同跃真的有汽车梦。他需要留在这个位置上完成心愿,也就是至忍辱负重。其次,尹同跃是个情感动物。为人重感情,也心慈手软。尤其是对与自己风雨同舟熬过来的“旧部”心存深情,他不能眼看着这些人被一一边缘化,甚至哄走。他也担心因为自己坐视不管而今后落下骂名。

  一些熟悉郭谦的人对其评价是书生意气。郭一直居于强者之下,并无真正一把手的经历和经验。之前郭几次未能上位,或许与其行事风格也有关联。一位奇瑞离职前高管告诉《环球企业家》郭谦已不像初来奇瑞时那么英姿飒爽了,大帅哥变成了老帅哥。“这几年,他可能是工于心计而劳累了。”

  但两人的命运事实上都牢牢掌控在“教父”詹夏来手中。一些奇瑞内部人士猜测,这是詹夏来设下的局,是官场惯用的平衡战术。相互牵制的局面更易于詹夏来的掌控(郭谦是詹夏来招进来的)。而对于郭谦呼声极高却又迟迟未能上位的原因,一种普遍的认识是,尹同跃显然是詹夏来更加信任的人。媒体曾以《菩萨低眉、金刚怒目》为题来隐射詹夏来、尹同跃及郭谦之间的微妙关系。

  同时,伴随着“海归大腕”陈安宁2010年的到来,尹同跃和郭谦竞争的天平似乎再次向郭谦发生偏移。陈安宁甚至拥有比郭谦更加强大的光环,且目前掌管奇瑞汽车整个研发团队,同样位居奇瑞汽车副总经理。而更大的威胁在于,陈安宁成为奇瑞最新合资项目――奇瑞路虎捷豹项目的董事长。而这两个顶级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远高于奇瑞甚至是观致。这意味着,在未来几年,在奇瑞内部的竞争中,陈安宁握有更为有利的筹码。而陈安宁是郭谦招进来的,是力主改革的另一个代表。此前,郭谦的下属已遍布人事、生产、销售等环节。

  尹同跃已然身在牢笼之中,他无法超脱。“我曾当着老人的面摔过盘子。新人也说你思想太落后了,总是对过去念念不忘。我现在睡觉全部靠安眠药。有时候非常累,非常痛苦的时候,那就看看书,看看励志的书。好多人比我难多了,有的连命都不要了。”尹同跃透露自己艰难时常看的一本书是《洪学智回忆录》。洪也是安徽人。“他们在朝鲜战争上那种精神,看到他们那种情况,我们现在不算难。”尹同跃对《环球企业家》说。

[上一页] [1] [2] [3] [4] [5]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