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寻找浙江奸杀冤案真凶

A-A+2013年4月8日14:01央视评论

  5. 真凶

  【演播室】

  撒贝宁:袁连芳身份的确定撕开了张高平叔侄冤案的一个口子,在2008至2011年,石河子检察院连续5次将张高平的申诉材料寄交浙江法院和检察院,那段时间,张高平感到有了希望。

  【小片】

  张高平:我干活干的很多的,他们帮我反映了,查了一点希望了,我有信心了。他们把我上光荣榜,光荣榜一上我也不干了。

  柴静:怎么了?

  张高平:你不能把我上光荣榜。

  柴静:表扬你不行?

  张高平:那不可能。只有犯罪的人才要你的表扬,表扬代表改造积极。

  柴静:就不认同“改造”这个两个字是吗?

  张高平:对,我就不认同,这个东西真正犯罪的人才要你的改造。

  解说:事实上,张高平的乐观来的还是早了一些。直至2011年年初张飚检察官退休,这起案件仍未能启动再审。

  张飚:我们不止一次两次的向他们进行反映,在我们的卷宗记录中,可能有5次到6次。

  柴静:也可能有人觉得说,如果您是工作需要,职务行为,你发了一次就可以了,但是您发多次,有可能就会有人觉得有压力,这个压力回头也有可能回到您头上来,您不担心吗?

  张飚:对对对,记得小的时候有个人在地里种的西红柿被别人偷了,说是我偷的,把我叫去指认,当时我就痛苦地流出了眼泪,我觉得我根本没有做这个事情,这个小朋友指着我,就是内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张高平他虽然说在诉说自己被冤枉的过程中痛哭流涕,但是他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他相信法律,相信法律会对他得到一个公正的答复。

  柴静:这句话对您有触动是吗?

  张飚:触动非常大。所以他这个话也对我很刺痛。

  解说:其实退休后,张飚为张氏叔侄做的更多。比如,他为张氏叔侄联系了律师朱明勇,朱律师免费代理了张家叔侄的官司,替叔侄俩一趟趟往杭州跑。但当初,朱律师接手这个案子,第一次去了浙江高院时就发现,张氏叔侄本人和家人之前七年的申诉,从未被登记过。一直到2011年11月底,杭州市有关部门才开始了对此案的复查。这回,他们将张氏叔侄案中,被害人王东指甲内提取的DNA材料,与警方的DNA数据库,进行了比对,结果令人震惊:该DNA图谱,与当年杀害晶晶的那个勾海峰的DNA图谱高度吻合。值得注意的是,当初的张氏叔侄强奸案案,和勾海峰杀人案案的案发时间,仅相隔半年多,两起案件的侦办单位,都是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六大队,甚至有两个警察,还同时参与了两起案件的侦办,他们是聂海芬,和金浩东。但遗憾的是,在当年,没有人发现这两起案件的关联。2011年,公安机关终于进行了DNA数据比对的时候,勾海峰已经被执行死刑6年多了,他是不是杀害王冬的真凶,已经无法最终查实。

  柴静:但是这个实在是太巧了,因为如果勾海峰当时没有第二次作案,或者没有被抓住。

  朱明勇律师:所以我说这个案子,一切都是巧合。你比如说马廷新这个案子,如果不是我辩护,如果我没提到袁连芳,如果媒体的记者的报道里面,也不写袁连芳这个细节,这篇文章如果没有在新疆出现,他们如果没有再找到我,可能就没有这一切。

  柴静:可是,建立在巧合之上的冤案的澄清,听上去是让人心情很复杂。

  律师:是。

  柴静:那您觉得靠什么才能够保障每个普通人能够得到公平正义?

  律师:其实法律不是没有,是有,制度也不是没有,是有。那么下一个问题是法律能不能得到有效的执行,制度能不能得到保障。

  柴静:执行靠什么?

  律师:执行还是靠人的,你的法律理念如果不行,法律再先进,其实也没

  解说:2013年3月26日,对于张氏叔侄强奸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宣判。法院认为:公安机关审讯张辉、张高平的笔录及相关证据证明,侦查人员在审讯过程中存在对犯罪嫌疑人不在规定的羁押场所关押、审讯的情形。公安机关提供的张辉首次有罪供述的审讯录像不完整;张辉、张高平指认现场的录像镜头切换频繁,从同监犯获取及印证原审被告人有罪供述等侦察成果和行为不规范、不合法。而原判决据以定案的主要证据即原告张辉、张高平的有罪供述、指认现场笔录等,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本院认为,原一、二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张辉

  张高平强奸并至被害人死亡的证据经查证不实,原判定罪、适用法律错误,以法应予改判纠正。原审被告人张辉无罪,原审被告人张高平无罪。

  (纪实):鞭炮声 村里的庆贺  回家的画面

  村民:“我们整个村都在这里接他的”

  “ 邻居给他提点鸡蛋 看看他来”

  “我们十年没有见面了”

  “真的为他高兴 十年真的太不容易”

  张高平:判决书我保存的命根子一样,那个开始就连象样的房都没有的,搞的这鬼样子给人家看了。这我命根子,到哪里都带着。

  记者:你觉得你为了这么多年,奋斗出这几个字,你觉得值不值得?

  张高平:值得,值得,太值得了。

  柴静:张检,后来你知道这个案子最终结果的时候,您的感受是什么?

  张飚:我非常激动,那一天他们无罪释放以后,第一时间张高平就给我打来了电话,他痛苦地跟我说(难忍激动,抹泪)

  柴静:张检⋯⋯

  张飚:没事(抹泪)。谢谢大家。

  柴静:也谢谢您张检,谢谢您。

  解说:今年3月27日,浙江省高院称,该案侦查机关违法使用狱侦耳目袁连芳采用暴力、威胁等方法参与案件侦查,直接导致了这起冤案。高院副院长现场向张氏叔侄鞠躬道歉。3月28日晚,浙江省公安厅针对张氏叔侄错案作出表态:要调查公安在案件中的相关执法问题。

  解说:张高平说,在内心深处,他从未怀疑法律的公正性。

  柴静:有人可能会觉得说,你当年既然是个冤案,那么说明法律当时有枉法的地方,为什么你还一直坚信呢?

  张高平:你不知,没有坚持到最后你怎么知道天下都是坏法官、坏检察官呢是不是,你都没有坚持到最后,你怎么知道的?所以说我始终坚信法律始终是公正的,肯定是好的多,坏的只是极少数,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道理

  【演播室:访谈】

  6.回家

  【小片】

  纪实:张氏叔侄坐在车里感慨家乡变化大不停的四处张望

  张高平:我说我一趟车开到上海,开了十年才开回家,绕地球都不知道开几个圈了。一趟车开出去就十年没回家过,差一个多月就十年,没回家过

  柴静:你出来这些天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吗?

  张高平:我这个皮带搞得满头大汗,我系都系不了。

  柴静:你说你不会系皮带?

  张高平:那现在,这几天会了,他当时买给我,我搞了满头大汗

  柴静:是因为在监狱里面没有这个。

  张高平:监狱里就一个钮扣的,一扭就行了。我来的时候跟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我感觉都,都不适应,我在劳改队,蹲在那里吃饭吃习惯了,劳改犯蹲在边上呼啦呼啦的,跟大家敬杯什么的,真的都不习惯的,不习惯的地方多着呢。

  解说:村里人跟我说,如果没有这个事,张高平很可能是村里的首富,在采访时我们问起,他说他不敢说富,但至少他应该跟的上大家,别人家造了三层楼四层楼,他也应该造得起来。

  纪实:(上坟)妈妈 你放心 我们家以后会好起来的

  字幕 2013年3月张氏叔侄到当地派出所补办身份证。

  纪实:

  张高平问工作人员:我在(监狱)里面听说,现在的户口本里面会有以前的档案的犯罪记录?

  工作人员:没有的,没有的。进来照张相吧。

  (叔侄俩拍户口照)

  张高平对张辉说:把腰杆挺直了!

[上一页] [1] [2] [3] [4] [5]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