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安徽人赴日水产公司实习 日剥6000个牡蛎(图)

A-A+2013年3月22日14:03中国新闻网评论

广岛水产公司的中国实习生每天剥6000个牡蛎。(日本共同社)

  中新网3月22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中国籍实习生陈双喜(30岁)日前在日本广岛县江田岛市的牡蛎养殖加工公司持刀行凶致8人死伤。这些实习生背负着家乡亲人的生计赴日,他们是以怎样的心境来从事这种重体力劳动的呢?记者追踪采访了有4名中国实习生的另一家当地水产公司“金波海产”。

  牡蛎养殖加工公司的工作从早上5点30分开始,那时天还没亮。来自安徽省和江苏省的两名男性实习生与社长橘隆信(47岁)一同乘上渔船,前往养有牡蛎的海中筏架。

  采集牡蛎的工作是在筏架上进行的。因为海浪拍打而站不稳,稍一脚滑就会落入海中。仅在船上看着就觉得两腿发软,实习生却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约1小时后回到岸上,便开始默默地给6000多个牡蛎去壳直至傍晚。“每天工作结束后精疲力尽。”他们每天是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宿舍的。

  周六也工作的话,月薪为约1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万元)。橘隆信说,实习生可以在日本逗留三年。但女性若剥久牡蛎就会手腕疼,只能在公司工作两年不到。

  明知这是一项重体力劳动,为何他们还是选择来日本呢?据称,大部分中国实习生是已婚的年轻人,为了孩子的学费而赴日。一名27岁的江西女性把6岁和5岁的儿子留在中国,为寻找更能赚钱的工作而来到了日本。赴日以前她是在服装厂做缝制工作。

  她说:“在日本赚点钱,回去就能住更好的房子。我一直想着孩子和亲人,从来没想过中途放弃。”

  据这名女性称,她回国后将继续去服装厂干活。虽说是“实习生”,但实习内容似乎没什么用。

  当记者来到一名男性实习生(25岁)的宿舍时,他拿出了五六本翻旧了的日语教材给记者看。他坦言,“开始工作前学了点日语。但只学了最低程度的词。日常会话很难。”

  公司里的日本员工在工作间隙里打招呼说“今天怎么样”,一名实习生用日语回答说“真冷啊”。说工作场所没有交谈对象的陈双喜的日语也没有什么进步。

  一名男性实习生笑着说:“和其他实习生聊天时能歇口气。”休息日他会通过网络视频与家人联系。(中国新闻网)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