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假神医专骗癌症病人致3人毙命

来源:中安在线2012年8月30日 09:04【评论0条】字号:T|T

  一群骗子:用电饭煲熬中药

  按照杨神医的安排,于娟、刘爽和金教授3人,除了一天三顿吃杨神医配的中药,只能吃碱性的芋艿和葡萄。治疗期间,“杨神医”只偶尔去一趟,送点中药,李医生(李鑫生)则作为杨神医的助手,住在那边每天负责煎药和送芋艿、葡萄给3位病人。

  李医生最初在村民王自煌家里煎药,后来王自煌嫌药味太浓,不再租给他。“李医生煎药很神秘,运来的中药材从不让人看,连药渣也是秘密包装起来带走。”王自煌说。

  后来,李医生租用了村民王自水家的房子。8月20日,记者来到王自水家。提到李医生,王自水印象很深,“爱吹牛,说他们治好了很多癌症病人,我不信他的话,癌症是绝症,哪能治好?但大家都称呼他是李医生,我也就喊他李医生。”

  煎药的房间在二楼一个约五六平方米的房间。王自水告诉记者,李医生煎药也从不让人看,是用一个大电饭煲熬药。“每两天熬一次药,然后分次热好,用保温桶装去给他们喝,一天喝两到三次,每次一大碗。”

  这么简单的治疗方案,为什么身为博士的于娟和金教授他们能够接受?记者在于娟的博文中找到了答案:得癌症的人是酸性体质,需要碱性食品,光头(于娟的丈夫赵斌元)研究发现杨神医给我吃的芋艿和葡萄都是强碱性食品,感觉这事情是靠谱的,断食饿死癌症也是很多偏门中医所提出来的,于是虽心疼,但为了长久活下去,父母一边吃饭,一边含泪看着做过十次化疗的我挨饿流口水。

  金教授的女儿金娇也告诉王自煌,父亲因胃癌生命危急,一家人都在为父亲千方百计寻医问药,走投无路之下,才听信了杨神医。

  真的有“饥饿疗法”这一说吗?近日,记者采访了安徽中医学院的余老师。他说,现代医学对癌症的“饥饿疗法”,是对癌症细胞的“饥饿疗法”,而不是对患者的“饥饿疗法”。在临床上,患者营养不良会导致免疫力低下,非但不能抑制肿瘤增殖,还会促使肿瘤扩散,很多癌症病人最终死于营养不良。因此,正是这种被曲解的所谓“饥饿疗法”,导致于娟、刘爽和金教授迅速死亡。

  骗局败露,他们专骗癌症病人

  今年3月4日,江苏常州郑陆派出所接到110指令:郑陆镇狄墅村委江塘头有人发生纠纷。纠纷一方是癌症患者家属陆某,另一方是陈建萍。陆某向民警反映:2011年12月底,她陪患癌的母亲谈某在医院治疗期间,经人介绍认识了“肿瘤专家”陈建萍。陈自称认识北京肿瘤专家,并向陆某展示了自己的各类资质证书,还有与领导的合影、帮病人治病的照片等。

  陆某分3次将10万余元汇入陈建萍提供的账户,陈建萍承诺3个月内治好谈某的病。此后,陈建萍多次到谈某家中送药、看病,但谈某经医院检查得知,病情并未好转。

  警方经调查发现,陈建萍有重大诈骗嫌疑,并相继抓获了同案嫌疑人杨德震、李鑫生。据交代,2010年8月至2012年2月,3人分工合作,他们以安排癌症患者在安徽省石台县的一个小山村进行治疗为名,通过编造只吃葡萄和芋艿的“饥饿疗法”,先后骗得癌症患者刘爽、金石岱和于娟等人治疗费30余万元,并最终导致刘爽、金石岱和于娟病情恶化,先后去世。

  警方查明,年近60岁的杨德震,曾经是常州一所学校管后勤的,对养生有些爱好,平时也喜欢关注这方面的知识。有一次,杨德震到书店买了一本“中医秘方大全”,对这本书潜心“研究”后,手头缺钱花的杨德震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赚钱的手段。

  杨德震住处附近有一家房产中介,他经常去中介所和老板李鑫生喝茶聊天。杨德震向李鑫生吹嘘,称自己能看好癌症。

  虽然觉得杨德震是在骗人,但两人一起合作弄点钱的说法,却让李鑫生很是动心,两人又通过熟人介绍认识了陈建萍。

  50多岁的陈建萍,曾经开出租车为生,她曾经患过乳腺癌,经过治疗后没有复发。陈建萍根据自己的治疗心得写了一些文章发表在一些期刊杂志上,后来又经常到北京参加一些只要出钱就可以出席的癌症研讨会,手头有一大把各种证书。此外,陈建萍还自称是癌症协会的领导,认识很多病人。

  三人见面后,一拍即合。最后商定,杨德震冒充神医,负责开方子;陈建萍负责联系病人;李鑫生当助手。“我们就找那种被医院回掉的病人,也就是癌症晚期病人,那种病人求生欲望特别强,舍得花钱,好骗!”

  杨德震还提出,治疗的地方选择在安徽石台县一个大山里面,“那里空气环境好,说出来病人容易相信。”

  患有乳腺癌的刘爽,母亲也曾经开出租车,和陈建萍认识。陈建萍很神秘地介绍“杨神医”和刘爽及其家人见面。陈建萍还说,就是杨神医治好了她的病。

  利用病人急切的心理,杨德震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将“饥饿疗法”和“人体酸碱平衡理论”结合,说得刘爽和家人晕晕乎乎。按照杨德震的说法,他的治疗分三个疗程,一个疗程20天,每个疗程收费3.5万元。

  于娟是刘爽的病友,通过刘爽,陈建萍又瞄上了于娟。于娟的老公赵斌元还曾专程赶到常州和杨德震见面,同样被杨德震忽悠得云里雾里。不久后,于娟和家人答应去石台县的山村里接受治疗。与此同时,合肥的金石岱教授也被陈建萍他们瞄上了。

  如今,这群“神医”骗子被绳之以法,但留给亲人的痛却无法消除。张晓明说,家里每次祭妻子刘爽的时候,孩子总是要求把米饭盛得很满很满,他总说妈妈是饿死的。

  昨日,记者联系上金石岱教授的女儿金娇。提起父亲的死,她至今无法释怀。“尽管父亲身患绝症,但最后是因为吃不上饭而终止了生命,让我怎能不痛苦?”金娇说,直到在石台县小山村接受“饥饿疗法”两个月后,也就是在刘爽去世后,大家才彻底醒悟过来,知道被骗了,她赶紧送父亲去最近的东至县人民医院抢救,但已经来不及了。“希望我们惨痛的经历,能给其他癌症患者以提醒。”金娇说。(记者张火旺 陈明文/图)


[上一页] [1] [2]

点击阅读更多安徽新闻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