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闻>社会>正文

安徽19岁小伙凌晨3点落入钱塘夜潮被救起

来源:钱江晚报2012年7月24日【评论0条】字号:T|T

  钱江夜潮昨天凌晨又露出了它狰狞的一面。

  十多个小伙子,都在杭州下沙的一家工厂里打工,夜班下班,先吃夜宵,再下深入江心的丁字坝(靠近一号路到底的沿江大道)嬉水乘凉。凌晨3点10分,他们已经上岸,一人突然发现电动车钥匙不见了,其中4人又下江堤去找。哪里知道,钱江夜潮就在这时汹涌而来,一个潮头过来,4个小伙子都被打到了江里。

  其中一个,因为当时靠江堤稍近一些,江水浅,被及时营救上岸。但是,另外三个,却失踪在了茫茫钱江里。截至昨晚发稿,由下沙警方、水上分局和当地渔民组成的搜救队依然在江水里苦苦寻找他们的下落。

  警方再次提醒:钱江潮水好看,但是确实危险万分,不论要在钱江边观潮,还是想到江边纳凉,请不要下堤!

  险情回放:

  回去找钥匙,夜潮汹涌而来

  被救上来的小伙子叫苏理争,19岁,安徽人。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直睡不着,眼睛盯着一处,好几次控制不住情绪而眼眶泛红,甚至痛苦地抽泣。

  这是多么后怕的经历!

  今年春节后,他来到下沙,在一家工厂的车间工作,已经工作快要半年了。

  目前失踪的三人和他年纪相仿,都是刚来厂里不久,所以比较聊得来。“我们都住宿舍,距离不远,只要碰上中班,下班就会去吃夜宵,到凌晨2点多回去睡觉。”

  小贾,河南人,1992年生人,和苏理争关系最好。另外两个,是江西人小付和陕西人小宋。昨天凌晨零点,四人下了班,如往常一样去工厂附近的烧烤摊上吃夜宵,同行的还有另外几个工友。

  他们喝了点啤酒,感觉有些热,就想去钱塘江吹吹风。凌晨2点多,一行人走到了钱塘江江堤上,小宋还骑着他的电瓶车。

  借着路灯灯光,在江堤上往下看时,他们发现风平浪静,于是一时兴起,想下去瞧瞧。

  他们下到丁字坝,看了一会儿钱塘江,觉得没劲,又爬了上来,准备回家。

  这时,小宋发现电瓶车钥匙不见了,大伙儿觉得会不会掉在丁字坝上了?于是,四人返回去找钥匙。

  钱江夜潮恰在此时汹涌而来,一个浪头打过来,四个人立刻被卷了进去。

  苏理争会一点游泳,潮水拍过来时,他被呛了好几口,好不容易挣扎探出头来,又一个浪潮涌来,让他顿时不能呼吸。他挣扎着往岸边游,接近岸时,他只记得被人拉了一把,救了上来。

  再问他之后的事,他就不愿意回想了,只是摇着头,呼吸也急促起来。其实,三名工友被卷进了江水里失踪了。

  搜救进展:从凌晨开始搜救,一刻不停

  岸边的工友们目击如此险情,赶紧拨打110报警。

  属地下沙警方迅速出警,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当民警用强光手电照射江面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三人的身影。民警和协辅警下了江堤。水上治安分局派出了快艇和巡逻艇,七格社区也组织了滚钩队,他们联合组成了搜救队,从凌晨开始搜救,一刻不停。

  江底有很多石块,这给搜救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因为搜救的工具主要是滚钩,在一条绳上每隔五六厘米系一个钩子,然后将滚钩沉到江底,随着搜救船的移动,将沉在江底的东西钩住。水底的石头经常把钩子钩住,导致搜救船不能很顺畅地前进。

  一名搜救的渔民说,最近这个时期,这片钱塘江水域在落潮时,沿岸水深2米左右,涨潮时会达到有五六米。昨天凌晨3点正处于涨潮期,但涨势不算最大,要到农历七八九月才是潮水最凶猛的时期。

  “但是,很多刚来的外地人不知道钱江夜潮的厉害,晚上天黑看着不明显,但打到身上绝对吃不消的!”这位渔民直摇头。

  这一点,也得到了警方提供数据的佐证。昨天下午,杭州警方发布的新闻通稿中指出:潮水涌进的速度一般有每秒5—7米,最快可达10米,其压力每平方米高达7吨。在涌潮推进时,受沿江丁字坝的阻挡,可翻起10多米的巨浪,潮势凶险。

  失踪者的家属含泪守在现场

  就在事发现场附近的江堤上,刷着不少警示标语,在下丁字坝的位置上,还竖立着一块安全警示牌。

  在现场,这家工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厂区里常年放有警告员工切勿下堤的黑板报,每个员工入厂时,也会有相关的江边安全教育。

  18岁的小贾是三名失踪者中年纪最小的,他长得很像电影明星吴尊,个子有一米八。“我堂弟很老实,话不多。”江堤上,他的堂哥小李情绪非常低落。

  接到堂弟出事的消息以后,小李的手机响了一百多次,绝大多数都是老家打来的。“我们老家在河南商丘,坐车过来要6个多小时。”

  小贾的爸妈昨天上午9点多就接到电话了,马上就租了一辆车子飞奔杭州。

  小贾16岁初中毕业就到这家工厂打工了,每个月可以挣3000多元,大部分都寄回老家了,“父母是乡下农民,收入很低的。他还有一个妹妹,在读小学六年级。”江堤上,小贾的表哥神色黯然地说,表弟虽然会游泳,但在这么大的潮水面前,怎么逃?

  除了小贾的三位表兄堂兄一直等在现场,老家陕西的失踪者小宋的姐姐和姐夫也一直在守候。因为他们也在下沙打工,一早听到消息就赶来了,可望眼欲穿也没等到弟弟的消息。

  姐姐的眼睛里,满是泪水。

  警方特别提醒,尤其是外来务工者和学生,千万不要到没有安全防护措施的堤坝附近,以及丁字坝或水上码头、护岸上观潮,更不要越过防护栏到江滩、丁字坝等上面去观潮、纳凉,尤其不要在江中游泳、洗澡。

  (感谢读者周大伯报料)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