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报道,在知名大医院挂号预约本就不易,而众多号贩子哄抢号源则更加剧了患者的就医难度和就医成本。连日来,有不少合肥市民向本报反映称,当下,不少号贩子已转战手机挂号类APP,有号贩子声称正常途径难以挂上的号,一个挂号APP就能搞定,而患者则要因此多支付数百元的“导诊费”。9月15日,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尝试在某挂号APP上抢号,发现号贩子变身“就医助理”,支付了100元“导诊费”后,也并未如愿挂上号。

  [反映]使用APP挂号 号没挂上钱也没了

  目前,陪爱人产检是市民小程的头等大事。担心在医院自助挂号机排队挂号太耽误工夫,小程近日在手机上下载了两个便捷挂号类的APP。然而尝试后,妻子孕检的专家号没挂上,支付的上百元“导诊费”也差点没要回来。

  小程表示,一周前,他从下载的“预约挂号网”APP上选定了省城某三甲医院,挂了妇产科号后,他按照平台提示支付了90元的“导诊费”。“这笔费用并不包含挂号费”。因该APP平台页面一时无法确认预约的医生的详尽信息和预约时间,外加小程对平台收取的不合常理的费用有疑问,于是联系平台客服,费了一番周折后拿回了“导诊费”。

  之后,小程又在另一款挂号APP上支付了上百元的“导诊费”,一名“就医助理”自称预约到了7天后的专家号。然而七天后小程陪妻子去就诊时,院方却查不到预约信息,他才意识到是被骗了。

  [调查]挂号APP众多 欲使用得交“导诊费”

  9月15日,记者按照小程所说,通过手机应用市场检索“挂号”关键词,搜索到微医(挂号网)和“预约挂号网”等几款APP。

  下载其中两款APP并先后打开后,记者通过定位发现两款APP上均有安徽多家知名医院。其中,排在首位的医院已有12546人预约过。此后,记者通过下载的“预约挂号网”APP选择了合肥一大型公立医院,并预约科室、专家和就诊时间。其间,记者按照APP要求进行了注册。不过与医院官方渠道挂号不同的是,在“预约挂号网”APP预约须额外交一笔“导诊费”,且根据医院、医生的不同,此费用从90~900元不等。一家平台的服务协议中称,“导诊费”就是“就医助理”帮忙挂号的服务费。

  此后,记者用APP预约9月16日合肥某三甲医院的口腔科医生,很快就进行到了交纳服务费的环节。当时该APP弹出“服务费条款同意书”页面,上面称“平台提供全国三甲医院知名专家和普通科室预约挂号服务。下单后30分钟内退单,全额退款;30分钟后退单,平台将扣除50%的初级导诊费用(此费用为人工平台成本)”。随后,记者点击“我同意”,页面发来系统消息称:“所选医院和医生的预约已生成,就医助理正在积极为您确认号源。”

  随后,记者想具体看看此前所预约医生的简介,于是又通过电脑检索该医生的相关信息,却意外发现电脑上的简介显示该医生是该院肾内科的医生。同一名医生出现在两个不同科室?带着疑惑,记者迅速联系平台客服,退单拿回了100元的“导诊费”。

  有号贩子坦言 就医助理就是他们

  除了体验上述的挂号APP,记者还下载试用了多款同类APP,这些APP的挂号过程基本上大同小异,都需要先支付服务费,然后由就医助理代为预约。

  那所谓的“就医助理”到底是些什么人呢?15日,在庐阳区一家大型医院门诊室门口,一名号贩子就坦言,目前在挂号APP平台上的预约挂号,有委托代办的性质。“既然委托代办,就要收取中介费,那数百元的导诊费就是中介费,平台占大头,我们提供了服务,也得分一杯羹。”该号贩子认为,线上给患者挂号这事,说白了还是由号贩子来做。在网上就是换个说法,变成就医助理。

  该号贩子称,目前线下挂号的行情不好,警方经常严打。在一些挂号类的APP平台上,他自己挂号抢占号源,“在APP平台上找到买主,退号后再刷新,用真实患者的身份信息重新预约抢号。有时专家号预约满了,我们也没辙。那些声称有关系,一定能挂到号的人都是骗人的。”

  不过,在“预约挂号网”APP首页的关于加强平台管理的说明中称,“如发现就医助理有‘黄牛’嫌疑,用户应第一时间拨打客服电话投诉。”

  -说法

  医院:自助预约便利

  市民无需代挂号

  9月15日、16日,记者连续走访了中科大附属第一医院、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等多家大型公立医院,发现这些医院的人工挂号区都没有出现排长队的现象,一些市民有序地在自助挂号机上预约挂号,还有的市民通过扫描医院官方二维码,手机预约挂号。

  在中科大附属第一医院门诊大楼,记者还在服务台和大门处的显著位置,看到该院展示的官网、微信、支付宝、现场预约等8种挂号预约方式。而合肥市第二人民医院总服务台工作人员称,为方便群众,该院也提供了自助挂号机、电话预约、微信、官网等四种预约挂号方式。

  对于“贩子”转战挂号类APP,合肥一家三甲医院的科室负责人表示,目前,在线预约、电话预约、现场挂号或是自助机挂号等预约方式都非常方便,医院还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挂号,在多种便捷渠道下,患者没有必要再通过一些挂号类APP代挂号。

  “首先,这些APP中,可能有‘黄牛’倒卖号源,其次,一些号贩子还可能存在骗钱不办事的行为,患者被骗后,通过找平台维权难度更大。”该负责人还称,国家的大型公立医院的挂号费是统一标准收取的,公众在正规医院通过正规途径挂号,不可能会出现额外的“导诊费”等服务费。

  律师:扰乱医疗秩序

  平台也要负法律责任

  2016年,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门成立全国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工作协调办公室,并联合制定了《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方案》。

  “以往,传统的‘黄牛’倒号的行为常被以扰乱公共秩序进行处罚。”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承龙认为,对于挂号APP,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如果有所谓的就医助理借助平台进行恶意囤号等扰乱医疗秩序的行为,平台有义务进行监督。如情节严重,平台还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孙承龙表示,号贩子的新特点加大了整治的难度。对转战APP的号贩子,监管部门还要通过大力宣传,让公众辨别挂号APP的真伪。技术上也不能原地踏步,应与时俱进,升级技术手段进行打击。挂号类的APP平台可借鉴黑名单机制,“拉黑”惩戒长期从事号源贩卖的当事人,从技术层面精准定位、严格控制和打击转战到APP的号贩子。

  (实习生刘慧聪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吴洋文/摄)

  来源:安徽商报

  (责任编辑 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