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建议能适当放开土地确权颁证数据,完善农户信用信息,同时积极开展农户信用评价工作。”全国人大代表、亳州市政协原副主席余林认为,农民的个人信用问题日渐突出,但由于制度约束比城市更缺乏,信用危机的问题在农村是该引起注意的时候了。

  目前,诚信体系在城市商业、市民消费方面的建设已经进入轨道,但很少人会注意到,农村的信用危机也在发生。他建议,尽快出台信用建设规划,根据农村经济特点因地制宜、科学合理设计涵盖农户基本信息、生产经营、主要收入来源、住房结构等信息的农户信用信息指标,“可以从信用条件较好的乡镇、贷款农户或种养植大户入手,先易后难、稳步推进,建立农户电子信用档案,同时进行共享。”

  余林表示,在这项工作上,要发挥地方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中的领导作用,尽快将农户信息接入征信系统。农村金融机构可在现有建立农户信用档案基础上,对未建立信用档案农户的信息采集、建档,建立健全信贷业务及信用风险管理体系,逐步形成“农户+征信+信贷”的业务模式。

  (责任编辑:沈秀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