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政协十三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将于今日上午九时正式开幕,本次大会会期共有四天,1月22日下午举行闭幕式;20日全体委员将听取政府工作报告。昨天下午,来自合肥各地的政协委员们陆续到住地报到。记者获悉,本届政协会议合肥市共调整26名委员,与十三届二次会议相比,委员的总人数增加了9名、达到623名。“不宴请、无酒水。”大会工作人员介绍,除了延续去年的“无烟”外,今年格外强调清新、简朴的纪律。

  物业费停车费放开,涨价咋办?

  市政协委员:业主委员会不能形同虚设

  不久前,国家发改委宣布关于放开部分服务价格意见的通知,其中就包括非保障性住房物业服务和住宅小区停车服务。很多市民都担心,没有了政府指导价,小区物业服务费和停车费会出现“大涨”。事实上,因停车费和物业费造成的业主和物业公司矛盾已见诸报端。“松绑”之后,停车费和物业费将何去何从?合肥市政协委员、巢湖职教中心高级讲师刘宗祥认为:业主委员会应该在其中为业主“代言”,前提是加强自身的建设管理。

  停车费放开可能会涨

  1月12日,安徽商报曾经报道,肥东宝翠园小区因停车费问题产生的矛盾:由于标准未谈拢,业主不交停车费,物业公司将业主的车牌下掉,最终双方报警处理此事。

  这并不是个例。此前,物业公司和业主因为收费问题产生矛盾时,物价局的相关文件一般都是“标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目前,合肥市各小区的停车费用从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但基本都能在物价局的相关规定内。另一方面,几乎所有受访的物业公司都大倒苦水,认为物业公司对停车位的管理和维护成本很高,目前的收费不够支出。没有了物价局这杆“秤”,很多业主都担心物业公司趁机涨价。刘宗祥说,如果放开物业费和停车费,小区又没有成熟的业委会,各项费用上涨有很大可能,且存在着矛盾隐患。

  部分业委会形同虚设

  刘宗祥开始了调研。 2008年,刘宗祥就成为了所在小区的业主委员会成员之一,但切身体会是:业主委员会形同虚设。业委会的成员很少能尽到“为业主说话”的职责。他说,目前的业主委员会主要有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业委会和物业公司关系不清,甚至成为利益共同体;第二,业委会临时组建,缺乏经费,不能有效开展管理活动;第三,形式主义严重,很多情况下,业委会成员对什么决策都是“同意”;第四,业委会不能代表业主意愿,甚至跟业主意见有出入。“这样的业主委员会,根本就没有管理水平,在物业费、停车费等问题上,怎么去和物业公司商谈?”刘宗祥说,更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小区都没有业主委员会。

  业委会才是真正管家

  此前,国家发改委相关工作人员曾介绍,物业费和停车费“松绑”,其定价的前提都是“接受业主的委托”,也就是说应该在业委会和物业公司商议之后,进行明码标价。政府的职能由“事前定价”变成“事后监督”。业委会就显得尤为重要。

  刘宗祥建议,加强业委会的的建设和管理,首先要出台相应办法,规范业委会的选举,严格落实相关政策,逐渐建立半职业化或职业化的业委会;第二,是理清街道、乡镇等基层组织和业委会的关系,加强对业委会的指导,对业委会的工作情况、投诉和纠纷进行及时的监督处理;建立第三方业委会资金审计制度,开展审计,让业委会有一定的工作资金,同时也在监督下进行工作。市场经济时代,小区管理交给市场是大趋势。物业公司是小区的服务者,业委会才是真正的大管家。目前,放开物业费和停车费的相关规定已出,但很多小区都面临着无业委会或者业委会工作不力的情况,短期内可能会面临着矛盾的集中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