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徽商财经>正文

徽派经济学专家谈新一轮经济体制改革

A-A+2013年12月5日15:06新浪安徽评论

  徽派经济学人茶座

  

  大改革•大发展——新一轮经济体制改革

  编者按:为了加强安徽经济学界的学术交流,强化研讨主题的聚焦性,由合肥地区知名经济学者倡议,组织创办纯粹民间的交流平台---徽派经济学人茶座。参加茶座的专家将围绕国内外经济热点和安徽社会经济发展难题,展开深入讨论,做到“接地气”的思想碰撞,观点交锋,发表独立观点(仅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组织)。茶座目标在于建设成为安徽民间智库,服务于学术研究、政策咨询、社会科学普及。

  2013年11月30日,主题为“大改革•大发展——新一轮经济体制改革”第一期徽派经济学人茶座在由安徽庆余财富投资管理公司提供场地的,合肥金座咖啡厅如期举行。参加本期茶座的经济学家有中国科大管理学院教授刘志迎、安徽日报理论部教授级编审宋宏、安徽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荣兆梓、安徽农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栾敬东、安徽财大财政学院教授经庭如,共五位徽派经济学人。讨论中,各位专家认真分析、解读现行的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经济政策。时而观点碰撞交锋,时而为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争论。3个多小时的讨论中,各位专家碰撞出精彩发言,以下为各位专家的发言实录。(各位教授姓名,下面就按姓氏简称)

  刘:我们发起组织徽派经济学人茶座,目的在于强化安徽经济学界的学术交流。今天尝试搞第一期徽派经济学人茶座。近些年,北京、上海、福建等地都有类似的学界茶座,举办的很热闹,很受学界欢迎和支持。

  徽派经济学人茶座是一个纯粹的民间学术交流平台,没有任何官方背景。不安排主席台,没有官员到场致辞,也没有直接听众,大家在一起自由讨论一些有关经济的热门话题。这样可以自由、深入地探讨理论热点和实践热点,其中重点是讨论安徽地域经济发展,每期将围绕主题,提出各自的独立的思考和看法,讨论成果经校对审核后,在新浪安徽上呈现。希望,安徽经济学人茶座,能够在学界形成一种声音和一定的影响力。

  每一期论坛,讨论成员大致五位左右,大家讨论的观点相互之间可以交锋,提出不同看法。通过交锋使大家更加能够认识清楚一些经济问题的关键和实质,不要求大家思想统一、观点一致。提出并举办“徽派经济学人茶座”,在安徽还算是首创,衷心期望能够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平台。

  2013年11月30日,是徽派经济学茶座的第一次专家论坛交锋。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刚过去,《决定》刚刚公布,因此契机,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大改革•大发展——新一轮经济体制改革”。大家清楚,过去的三十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改革也进入的深水区,那么对于深水区的改革,怎么改?《决定》出来以后,大家都阅读了中央关于全面改革决定的大框架,但在这个大的框架下面,改革究竟要怎么深入,需要理论界进一步深入探讨。下面就改革方法论和经济体制改革两个方面展开讨论

  一、改革的方法论

  刘:中国改革三十多年,基本上是根据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改革方法论——“摸着石头过河”方法。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要把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结合起来。这是中国第一次提出。

  过去的改革是一种摸索,在实践了三十多年的基础上,要上升到理论的高度来讨论改革、来指导下一步改革,而并不是继续走单一的“摸着石头过河”式的改革路径,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特别提出,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请各位专家,从各自的研究领域和视角,对这些改革方法论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解读和剖析。

  宋: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改革思路的很大变化,暗含很多内容,“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表面上看是一种表述,加强党和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同时强调基层改革的探索,倡导和鼓励改革。把“摸着石头过河”摆在基层的探索和创新层面,中央政府则强调“顶层设计”,暗含过去在谈改革的动力和改革的主体的时候,人们常常争论的一个问题,就是改革到底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过去始终强调改革谁是主体、由谁主导的问题。在这个思维定势中,大家谈到“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时候,往往想到以哪个为主。如果是“自上而下”就是上为主,如果是“自下而上”则是下为主。实际上,人们在预期三中全会的改革文件时,也都在关心强调“上”与“下”哪个为主。

  从现代社会治理角度来说,这种把“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分隔对立的认知是一种单向化思维或称单向线性思维方式,不符合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理念与要求。《决定》提出把“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实际上是从社会公共治理角度出发,运用了现代社会的公共治理理论。现代社会公共治理理论主张,社会所有组织、公众都是治理主体,不存在哪个是主哪个是辅,在公共治理中不是一元主导,而是所有主体共同发挥作用。不难看出,公共治理理念在《决定》中所占份量很重,并且深刻影响了改革的方法论和具体思路。上层的“顶层设计”和基层及群众的“摸着石头过河”改革探索,两者有机结合,表明全面深化改革既不单纯是自上而下,也不单纯是自下而上,而是两者良性互动。新一轮的改革按照这种方法进行,要使上下双方的积极性都能发挥出来,共同推进改革。

  新一轮的改革,如果按照这种思路和方法进行,双方的积极性都能发挥出来,而且有良性互动,我们可能突进得更大一点。如果还是按照过去那种单向的线性的方式进行改革,那肯定是一部分问题更突显,也就是在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又造成另一个也许是更大的问题,很多带有冲突性和对抗性问题就表现更明显也会更多。现在的改革,不能再这样进行下去了。

  刘:克强总理在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时说,改革关系到党和民族的生死存亡;汪洋在两会期间参加安徽代表团交流时说,改革拿刀子割自己的肉。也就是说,不改革就涉及到党和国家的命运,但改革肯定要触犯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要改革“改革操纵者“的利益。那么改革操纵者的利益就是“拿刀子割自己的肉”,所以改革的阻力非常大。摆在面前的这种现实的问题如何解决? 

  宋: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改革思路的很大变化,暗含很多内容,“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表面上看是一种表述,加强党和中央政府的“顶层设计”,同时强调基层改革的探索,倡导和鼓励改革。把“摸着石头过河”摆在基层的探索和创新层面,中央政府则强调“顶层设计”,暗含过去在谈改革的动力和改革的基础的时候,改革到底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过去始终强调改革谁是主体的问题。

  大家谈到“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时候,往往想到以哪个为主。如果是“自上而下”上为主,如果是“自下而上”下为主。一旦把这两者谁是主体的问题放出来后,大家都在关心强调哪个为主。

  从社会治理角度说,这是一种思维单向化,一定要有出发点,一定要有主导,是一个单向线性的思维方式。这次提出把“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是从社会公共治理角度出发,符合现代社会的公共治理理论,没有明确表明哪个是主哪个是辅。公共治理理论在这一次改革的《决定》中所占份量很重,这也影响了改革的总的指导思想和思路。上层官方的“顶层设计”和基层群众的“摸着石头过河”改革探索,两者结合。这就表明,这次的改革既不完全是自上而下,也不完全是自下而上,而是两者互动。

  下一轮的改革,如果按照这种思路进行,我们可能突进的更大一点,双方的积极性都能发挥出来。如果还是按照过去那种,单向的线性的方式进行改革,那肯定是一部分问题更突显,很多带有冲突性和对抗性问题就表现更明显也会更多。现在的改革,不能再这样进行下去。

  刘:如果说,顶层设计没有拿出来,那么就存在地方政府就不敢摸着石头过河,大家都在等待中央政府发号施令,地方政府表现出来的是消极等待。从目前来看,或从既有的体制来看,地方政府是改革执行者,创新性、主动性明显不足,都是持被动等待、观望态度。“摸着石头过河”式的改革,地方政府需要自主性的创新、探索改革的道路,提出“顶层设计”后,大家改革的态度和积极性可能会受到影响。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