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正是一年一度的钢琴考级考试时间,记者走访发现合肥钢琴培训市场不仅考试组织机构众多,各种考级曲目不同,难度不同,而且各机构在费用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这让许多家长“摸不清头绪”。为此,安徽省音乐文学学会主席徐峻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学钢琴不能“乱弹琴”,家长切忌拔苗助长,同时呼吁相关主管部门加强监管。

  求利益:考级机构抢生源考级标准不断降低

  近日,中国音乐家协会在合肥开始每年一度的钢琴考级考试,在考点周围有很多培训机构趁机宣传钢琴培训课程。记者发现培训收费相差数倍,最低80多元/小时,最高的超500多元/小时。

  随后,记者走访合肥钢琴培训市场,发现多家琴行,不仅卖钢琴而且还教琴。在阜阳路一家琴行,负责人吴青告诉记者,他们虽然培训费贵,但是保证孩子能够通过考级考试。

  “现在没有明文规定由哪一家具体组织、协调考试,所以管理音乐考级的部门比较混乱。各机构在收取费用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就是看考试通过率,我们这里全国和省的考点都有,你想报考哪个都可以。”吴青说道。

  为什么办考级的机构不止一家?据安徽省音乐文学学会主席徐峻松透露,目前全省参加钢琴考级考试的孩子在10万人以上,以报名费平均100元为计算,每年光考试报名费就在1000万以上,“这么大一块‘蛋糕’,自然有很多人想要来分一块。”

  徐峻松表示,安徽省钢琴考级考试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考级,目前已进行了30多年,考级机构也由最初的中国音乐家协会安徽分会一家发展到如今数家。目前在安徽,考级机构主要有两类:一是跨省的全国性考级机构,二是只能在省内开展考级的省级考级机构。各种考级曲目不同,难度不同,含金量也就不同。

  据悉,随着考级单位的逐渐增加,自然会出现相互竞争,为了利益,一些机构担心如果对考生设置太高标准,就会失去生源,于是考级标准要求逐年放宽,跳级现象也越来越多。

  求成才:家长五年花费十多万希望快点拿证书

  在给孩子进行钢琴培训的时候,绝大多数家长对钢琴不熟悉,走进培训机构,可能首先就会问老师“钢琴几级?”

  徐峻松告诉记者,实际上只有业余钢琴才分级,专业钢琴并不分级,“即使钢琴十级的水平,也是业余钢琴的水平,与专业钢琴水平还有一定差距。家长是外行,所以看不出良莠不齐的钢琴培训师资力量。”

  徐峻松坦言,一个孩子要按要求扎扎实实地领悟弹奏技能,每一级至少需要苦练1—2年的时间,越往高级需要的时间可能还越长。在国内目前的考级制度下,孩子一味为考级而练琴,机械复制式的学习,容易造成考级的曲目弹得滚瓜烂熟,但不考级的有可能连基本技巧都不懂。“造成这种局面,家长望子成龙、急功近利的心态也有责任。”徐峻松说道。

  家长何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她的女儿从五岁开始学钢琴,花费两万元买一架钢琴,而且每周给孩子上钢琴培训班,一节课45分钟280元,一周两次,一年就需要两万多元。“如今已经五年了,孩子学钢琴已经花费十多万元了。”何女士告诉记者。

  在培训机构从事钢琴教育多年的胡毅告诉记者,时间长了,家长的心态就会变化,“花了钱就想要有回报,怎么证明有回报,考级级数就是唯一的证明,因此不少家长希望孩子在小学阶段就拿到钢琴十级。”胡毅说道。

  求改变:专家建议学琴不能“乱弹琴”呼吁加强市场监管

  今年夏天刚刚给孩子报名学钢琴的市民李先生称,他研究钢琴市场后,发现太多机构标准不一,决定不让孩子参加钢琴考级考试。“现在的考级不能代表什么了,不想拿这个给孩子加压力,只是单纯的去学习钢琴,培养艺术素养。”李先生说道。

  徐峻松表示,如今,部分家长们开始对乐器教育和考级的态度,已不如以往那般盲目,而是越来越理性了。对于孩子学琴,他建议,家长不要拔苗助长,一味追求考级没有实际意义,应该注重过程,让孩子感受学习钢琴演奏的乐趣。“钢琴只是生活学习的辅助,让孩子在学习钢琴中享受快乐才是最重要的。让孩子身心健康,快乐学琴。”徐峻松说道。

  对于如何解决钢琴考级考试的乱象,徐峻松呼吁相关主管部门能够对整个培训市场的机构设立、资格审核进行监督,如何向社会公布、公示等一系列具体内容进行规范。相关监管部门应制定行业规则,推行教师资格认定,将钢琴培训机构的资质、师资等信息公开,甚至可以列出行业黑名单,解决教学机构和学生家长之间信息不对称。

  此外,还可以借鉴国外的经验,比如加拿大的钢琴考级制度就是由多伦多皇家音乐学院制定的,全国使用统一教材。每一级的曲目有很多选择,每隔五六年更换一套曲目。从钢琴5级开始必须考乐理,从初级乐理到和声、音乐史、作品分析,乐理考试通不过就拿不到相应等级的钢琴考级证书。

  晨报星级记者 周坤

  晨报制图 朱佩佩

  来源:江淮晨报

  (责任编辑 沈秀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