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一名男子张文(化名)在面对下穿隧道积水无法通行时另辟蹊径,绕行将车子驶上了下穿桥旁边的草坪。然而,他这一任性的开车方式,给自己惹上了官司。草坪的施工养护绿化公司认为他毁坏草坪,要求司机赔偿数万元的损失。近日,合肥市中院对此案作出了终审判决。

  下穿桥积水 绕行草坪被起诉

  2015年6月16日14时许,省城突然下起大雨。当时张文正好驾驶着一辆小轿车从肥西县向市区方向行驶,当来到合肥市某处下穿隧道时,因为积水,下穿桥无法通行。就在张文一筹莫展之时,他发现前方有别的车辆从旁边的草坪上经过,因此张文也就跟着过去了。但是,脆弱的草坪经不起车轮的碾轧,轿车驶过,草坪遭到了损坏。

  张文的行为毁坏了草坪,引起了草坪施工养护单位的注意。事发后,绿化公司拿起了法律武器进行维权,他们委托了公司对草坪物损进行评估,经评估草坪因包括张文驾驶车辆在内的三辆车(另两辆车另案处理)碾轧造成损失为72250元,其中张文驾驶车辆造成的损失为3.4万元。

  绿化公司一纸诉状起诉至包河区法院,要求张文赔偿绿化公司草坪损失3.6万(包括2000元评估费);张文驾驶车辆所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全额承担责任。

  情况非紧急 碾轧草坪要赔偿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案涉草坪属于公园草坪,众所周知,人工养护的草坪需要精心爱护,不可以践踏、碾轧,尤其是车辆碾轧后肯定会对草坪造成巨大破坏。

  事发时虽天下大雨,下穿隧道及两边辅道因下雨无法通行,但并非情况十分紧急,危急到不驾车从草坪上通过就会威胁到张文的人身或财产安全程度,张文完全可以驾车自行退回、或绕道行驶,涉案草坪非唯一必经路线。

  因此,法院认为张文驾车碾轧草坪既不是不可抗逆,也不是紧急避险,应该由张文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张文赔偿绿化公司各项经济损失3.6万元。

  别人轧他也轧 不服判决也不行

  张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涉案草坪属于全开放式的,不仅有行人踩踏,也有车辆碾轧,草坪周边没有警示标志,他是看别人通过草坪,自己也临时通过,当发现车辆对草坪有损坏时,就立即停下,没有继续行驶,他主观上不希望损坏后果的发生。张文表示,他最多是疏忽大意,对损坏草坪的结果具有一定的过失,但绝非故意,因此,他不是故意为之,投保的保险公司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合肥市中院认为,公园草坪不能随意踩踏、驾驶车辆进行碾轧是人所共知的基本认知。张文明知驾驶车辆驶入草坪必然会导致草坪碾轧受损,但他并未选择绕道行驶,而是驶入草坪来绕过水淹路段,致使车辆陷于草坪中,导致草坪遭受碾轧受损,主观上存在明显故意。

  近日,合肥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 何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