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红星路涂鸦墙再度回归 城市管理中的“特区”合肥红星路涂鸦墙再度回归 城市管理中的“特区”

  6月初的烈日下,高宇带足了喷漆,来到桐城路以东约50米的墙面。创作了两天后,过往的市民发现,年初“刷白”的墙面又像去年那般被斑斓的色彩、个性的画面填充。“这里差不多是合肥市区唯一‘合法’的涂鸦墙了。”高宇形容,在这里创作很光明正大。庐阳区逍遥津街道对紧挨着办事处的这片200多平方米的墙面很“宽容”,昨天,对于涂鸦墙被“刷白”之后的再创作,该街道纪工委书记陆宗林说:这里是老城区城市管理的“特区”。

  涂鸦墙意外消失

  今年1月4日晚,在逍遥津街道办事处上班的施玉芹发现,出门左手边的涂鸦墙换了“画风”,原先红底的涂鸦被刷白。“我以为是什么人乱涂乱画、破坏了原来好好的涂鸦。”施玉芹询问自己熟悉的涂鸦爱好者,却被反问:不是街道的城管刷掉的?

  据悉,2012年8月,因要将此涂鸦墙开辟成宣传阵地,全城对此进行了持续两个多月的讨论和关注,街道方面在广泛征集民意后决定保留这一独特的文化标志。

  然而四年后,涂鸦墙终究还是要消失吗?事情随后真相大白。“这是被我们外包服务的广告公司刷白的,也有工作交接的失误。”去年底,合肥启动了文明创建暨环境整治“百日行动”,街区街面墙体的管理要求整洁、有序、美观。“在墙体更新时,这一块涂鸦墙没有单独说明,就被误刷了。”

  涂鸦墙再度回归

  6月2日,高宇终于兑现了他跟施玉芹的“承诺”,在30多度的烈日下开始创作。梯子是问隔壁的逍遥津街道办事处门卫老李借的。“他们来创作,我们尽可能支持。”施玉芹从2015年来街道上班后便一直关注、联系涂鸦墙的创作,虽未经历2012年的那场风波,但她深知涂鸦在老城文化中不可抹去的地位,“我自己也特别喜欢,每天都习惯关注新变化。”

  4月9日,第一幅涂鸦重新出现时,她在微信中表达她的兴奋且期待:“新的开始,期待大群体来袭。”年初的风波澄清后,她通过高宇邀请全城的涂鸦爱好者再来红星路创作。“高宇的涂鸦6月3日便完工,于是,这面不到100米的墙体有了五幅涂鸦画作,还有一小块被一个叫“血亲兄弟”的工作室标注了“势力范围”、等待创作,该工作室来自国内涂鸦文化最繁荣的城市武汉。

  此时,距涂鸦墙被刷白已过去近半年,合肥全市提升城市管理也从“百日行动”升级为“提升年”,对于涂鸦,街道表态明确:肯定保留。“其实红星路从舒城路到桐城路这一段,除了这面墙,还有很多涂鸦。”施玉芹表示,有的画在铁门上,有的画在电线杆上,“这算是全合肥的文化标志吧。”

  对话

  管理者说——

  安徽商报:城市管理提升年对街区面貌其实做了更为严格的约定,涂鸦看起来似乎并不太整洁有序,我们为何还保留下来?

  陆宗林:这是有城市记忆的街区符号,是合肥市井文化的代表,也有一群行业爱好者在创作、维护。城市管理上要讲究严格、也要有适度宽容、有所创新和突破,街区墙体上有宣传画、有核心价值观,也可以有潮流文化、艺术展示。况且红星路的涂鸦墙还有历史的印记,在老城区的城市管理上,它有点“特区”的意思。

  创作者说——

  安徽商报:和你刚开始创作时,现在和城市管理者关系是不是更好了?

  高宇:他们对涂鸦的态度更开明了,城市管理中也能允许这样的墙面存在,但有些地方也还是不允许的,我去年在九华山路下穿桥两边的墙面画了两个晚上最后还是被刷掉了。但原先只能晚上画,现在至少白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创作了。如果有这样的创作空间,城市肯定也会变得更有包容性,创作者自身也会提升涂鸦质量的,画得更好看、让更多人理解而不再被认为是“鬼画符”。

  (责任编辑 何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