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中午,阴,合肥工业大学1号南楼,李可的单间宿舍里异常安静。他的床空荡荡的,往日晾满衣服的阳台也再找不到关于他的痕迹。7月8日中午1时,李可,那个脸上始终洋溢着阳光的轮椅男孩永远离开了人世,他的生命定格在了20岁。

合肥工业大学“轮椅男孩”李可的父亲。合肥工业大学“轮椅男孩”李可的父亲。

  一切来得太突然。就在他去世的当天,他还在和爸爸畅谈,大学毕业后,自己想当一名网络作家,再开一家网店,这样爸爸就不会那么累了。

  他的最后一日

  突如其来的咳嗽

  昨日,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来到李可的宿舍,书桌上还散落着他的课本和笔。“我不信他就这样走了,我就觉得他只是去上课了,一会就回来了。”妈妈孟祥霞红着眼睛,不住地摇头。

  时间指针回拨至7月8日。那天早上6点多,李可就起床了。爸爸鲍玉友把他抱在了轮椅上。这个家中,只有爸爸有这把力气。

  孟祥霞给儿子喂了饭,把他推到电脑旁,然后去洗衣服。上午9点多,她突然听到儿子咳嗽,赶紧过去给他拍背,还把儿子后背垫高,让他坐得舒服点。

  但李可的咳嗽并没有很快停止。孟祥霞感觉到,有口痰卡在儿子喉咙里出不来,由于肌肉萎缩无力,吐痰对儿子来说,并非易事。她连忙把儿子平日漱口的小桶放在他胸前,帮他吐痰。“我跟他商量,找几个同学送他去校医院看看,他说没事,坚持等爸爸回来。”

  接到爱人电话,鲍玉友连忙赶了回来,推着儿子去了校医院。“医生说得做雾化,建议到省立医院。”

  然而,到医院后,李可不咳嗽了,当天相关专家号也没了。李可笑了笑,让爸爸不要再为他忙了。“他说自己没事了。如果需要,他会在网上预约专家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