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的“男护联盟”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的“男护联盟”

  电视剧《心术》里有个“美小护”,机智、善良、笑容温暖,是标准的护士形象。其实在医院的手术室、ICU、急诊室里,也活跃着一批“男小护”,他们是护士团队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5月12日是护士节,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昨天走近合肥市首个男护士组织——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的“男护联盟”,倾听男护士们的喜怒哀乐。

  【现状】

  联盟· 19位“男小护”组成联盟,交流、吐槽都可以

  合肥市一院的“男护联盟”是合肥市首个男护士组织,在这所拥有1700多名护士的医院,男护士有19名,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比例。

  “男护联盟”的发起人是来自滨湖医院老年病科的副护士长杨彬,他是该院历史上第一任男护士长。

  “男护士一直是被人忽视的一个职业,我们之间也聊过,多数人长期以来一直很压抑。联盟成立后,大家可以相互帮助和配合,在工作上相互交流,在生活上一起聊天,一起谈及梦想,希望有更多的男护士加入。”杨彬说,希望通过“男护联盟”的成立让全社会能更加关注并理解这些奋斗在临床一线的“男丁格尔”们。

  同时,联盟还设立了一个男护公益热线0551-65759371,可接待家庭、社会的老年护理相关知识咨询。

  优势· 急救室、手术室、ICU,活最累的地方都有“男小护”

  相比女护士,男护士在体力、仪器操作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合肥市一院护理部副主任潘爱红说,护士是一个劳动强度很大的职业,尤其是在危急重症病人的护理方面,男性一般更有耐力,他们的应急能力也相对突出;遇到紧急情况,男护士具有较强的理性判断能力,往往临危不乱。

  此外,男护士善于把握全局,统筹兼顾,更适合从事管理岗位。由于性别的关系,一些涉及男性隐私的泌尿外科男患者,其实也更乐意接受男护士。

  2006年大学毕业后,杨彬进入上海一家医院急诊科工作,那段时间里,他最喜欢也最擅长读心电图,因为这与寻常体检读心电图不同,需要马上精确测算出心率快慢、QRS波形态,“这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出患者有无需要紧急关注和需要处理的地方。”杨彬说,急诊科就像一个“战场”,生死也许就在一线之间。与杨彬同年毕业的陈新,刚毕业就来到了合肥市一院,主动请缨加入监护室,一干就是十年。“打针、输液比较基础,我想把学到的东西全部用起来。”监护室和普通病房不同,除了病人更加危重,还有很多高精尖的仪器设备,这些对陈新来说更具吸引力,“照顾好病人、用好这些设备,感觉更开心。”

  紧俏· “男小护”比例仅为1%,没毕业就被“哄抢”

  在合肥市一院,自2005年第一个男护士加入,如今已经有19名男护士。合肥市二院两个院区有男护士14名,合肥市三院有3名,合肥四院有男护士25名。

  合肥市卫生局统计数据显示,在近30000名注册护士中,仅有不到400名男护士。合肥市一院护理部主任于卫华介绍说,随着这几年的发展,像手术室、急诊科、精神科、重症监护室、骨科、泌尿外科里,男护士所占的比例虽然逐渐增加,但仍属“稀缺资源”。

  据原卫生部注册护士信息数据库最新统计,截至2010年5月,我国的注册护士总量已达218万人,其中男护士为2.1万人,约占注册护士总数的1%。相比之下,很多发达国家的男护士比例超过了10%。毕业于铜陵职业技术学院的申旨文当年也是护理专业的“大熊猫”,全年级平均50人中才能找到1名男生。“实习的时候,很多男同胞都早早被上海的三甲医院‘预定’,毕业之后有一半都留在上海工作了。”申旨文说。

  虽然薪水和女护士还没看出明显的差异,但男护士的晋升前景比较可观。在合肥市一院的19名男护士中,已经有3名护士长,4名专科护士。

  【故事】

  小惭愧· 当初选择当护士是为了找个好工作

  问及当初为什么选择当护士,28岁的申旨文笑得像个18岁的男孩。“主要是家里有人从事这个行业,说男孩子学护理以后好找工作,就学了。”不过虽然有点“被迫”选择专业的嫌疑,如今申旨文却干得很开心,还找了一个同为护士的女朋友。

  今年34岁的陈新是合肥市一院本部ICU护士长,2006从安医大护理专业毕业后就一直在医院从事护理工作。从业十年,当初加入护士队伍的原因却并不“高大上”:一方面,是受医护行业家族成员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好找工作。

  小窃喜· 可以保护女同事不受欺负

  刚工作那会儿,杨彬还真有些不适应:一个大男人整天干些婆婆妈妈的事,总觉得有些憋屈,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他死心塌地爱上了护士这份职业。

  一次他在急诊科工作时,一名醉汉在急诊室吐了一地,一位女护士让陪同醉汉来的人帮他擦一擦,却不知为何惹恼了对方,抬手就给女护士一巴掌。站在一旁的杨彬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手,低喝一声:“你想干嘛?”如此爷们儿的举动让对方一下子“怂”了,也让杨彬松了一口气,“不然那小姑娘肯定要白挨一耳光。”

  小遗憾· 不少同学坚持不了早已转行

  作为男护士,转行的不在少数,与大家想象转到民营医院享受高薪不同,他们大多转行卖医疗器械。

  “我们班当时有4个男生,现在就我一个还留在护士岗位,其他人全部都转行了,有三个做药,还有一个自己创业。我们系当年有12个男生,据我了解,现在大多数人都离开了护士岗位。”杨彬说。

  “护士获得的尊重远比不上医生,有的人还把我们喊成‘服务员’。”除了职业成就感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收入不高。“传统观念认为,男性应该撑起家庭的重担,但我们每个月的工资却不高,这也是好多同学离开的重要原因。”

  不过长时间的纠结后,杨彬最终选择留下,“觉得有些东西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如何获得职业发展?放在眼前的路有两条:走专业方向,往专科护士发展;走管理路线,成为护士长甚至护理部主任。2011年6月,经过不懈努力,杨彬成为滨湖医院老年病科副护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