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灾中去世老人的侄子站在叔叔家的废墟上,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风灾中去世老人的侄子站在叔叔家的废墟上,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陈忠勤家的小楼在大风中几乎被夷为平地。 陈忠勤家的小楼在大风中几乎被夷为平地。

 昨日上午9时12分,合肥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合肥发布”发布一则消息:4月27日下午4时许,肥西县柿树岗乡、山南镇、花岗镇发生强对流天气,出现局部龙卷风、冰雹,造成部分地区发生灾情。肥西县民政局救灾办人员介绍,龙卷风已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据悉,肥西县受灾人口达32000人,农作物受灾面积达八九千亩。

  喊出老伴,自己却被埋在家门口

  肥西县陈忠勤老汉家中小楼被风吹塌,他只差一步没能逃出生天

  昨日下午4时,肥西县山南镇陡岗社区河边村民组,一扇红色大门歪倒在一片废墟中。大门上醒目的131号门牌摇摇欲坠,门口还放着一双沾满血迹和泥土的胶鞋。

  就在一天前,67岁的陈忠勤老人还穿着这双胶鞋去看田。突然狂风骤起,还下起了大冰雹。他一路跑回家,发现房屋有倒塌的危险,连忙叫老伴快跑。谁知,老伴安全了,他却没能出来。

  大风冰雹突然从天降

  当村民们找到陈忠勤时,他被压在砖瓦碎石下,满身是血,一只脚已经迈出了大门。

  27日当晚,得知陈忠勤不幸遇难的消息,亲戚朋友们已从四面八方赶来。陈家人在院子里搭了一个大棚,设置了灵堂,大棚外摆放着许多花圈。

  “三叔被扒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陈忠勤的侄子陈后元沉浸在悲伤当中,声音哽咽。陈后元告诉记者,父亲兄弟四人,陈忠勤排行老三,今年67岁。27日下午,陈忠勤穿着胶鞋下田干活。4点多,突然刮起了大风,天空还下起了大冰雹。他惦记着家里老伴,赶紧跑回家。

  “我婶婶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陈后元说,陈忠勤刚进门,发现在大风和大冰雹的双重袭击下,房屋发出异样的声响。他感觉不对劲,连忙叫屋里的老伴快跑,“我婶婶跑出门,他也跟着跑出来。就一秒钟的时间,突然房子塌了。”

  村民徒手救人两小时

  陈后元说,当时房屋客厅的墙和柱子已经倒塌,但是朝西的厨房墙壁出现了裂缝,并没有完全倒下来。陈忠勤家隔壁的大哥第一个赶到,连忙救人。不仅家人们,听到消息的村民们也陆陆续续赶过来,约有数十人。

  “其实我们完全是瞎找,因为不知道三叔在哪儿,大家喊也没人应。”陈后元说,房屋倒塌后满地都是碎砖。村民们就一个个用手扒,把砖头捡开来找。“开始是徒手找,后来又拿来铁锹,都没看到,预感很不好。”

  陈后元说,就这样找了近2小时。傍晚6时左右,突然他们看到邻居家一只狗钻进废墟里,在歪倒的大门旁边用鼻子嗅着什么。村民们围在大门位置把砖头扒开,果然发现了陈忠勤。

  倒塌小楼已建十二年

  肥西消防大队、120急救车陆续赶到,将老人送往医院治疗。然而,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老人不幸遇难。

  “三叔是个勤快人,对人也很热心,跟大家相处都很好,怎么说没就没了。如果再快一秒钟,他就跑出来了。”陈后元很是悲伤,而他的三婶受到的打击更大,目前只能卧床休息了。

  据悉,陈忠勤家的房子是一栋两层小楼,上下各两间,建成至今约12年。陈后元说,当时因为风太大,看不清具体情况,但是他能感觉到风是旋转过来的,“把我家附近的篱笆,乡亲们屋顶上的瓦都吹走了。可能是我三叔家没有遮挡物,屋子就被吹倒了。”

  肥西县消防大队一名相关人员也表示,陈忠勤家的房屋没有树木遮挡,完全暴露在狂风中,可能是造成倒塌的一个原因。

  多个乡镇遭大风袭击

  据悉,此次强对流天气主要发生在肥西县柿树岗乡、山南镇、花岗镇。其中柿树岗乡受损严重,而周楼村首当其冲。

  柿树岗乡:

  回到家发现屋顶“开天窗”

  和往常一样下田种稻子,回来后却发现屋顶都被掀翻了,这对家住周楼村的宋自稳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而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我都快70岁的人了,没见过这么大的风。”宋自稳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当时他正在家门口不远的田里种稻子,突然就刮起了大风,还下起了冰雹,“感觉那冰雹有鸡蛋那么大!”

  宋自稳慌忙往家跑,结果一到家发现卧室屋顶瓦片都飞了,冰雹夹杂着大雨倾泻而下,屋里很快变成了一个小水塘,水快漫到小腿肚了。事后,宋自稳找来抽水泵才把屋里的积水清理出去。

  记者在宋自稳家看到,屋内一片狼藉,泥水淌了一地,屋后的一面围墙已经倒塌。不远处,一根电线杆被“拦腰折断”躺在地上。

  “幸亏前两天我把老伴送到了女儿家。”宋自稳庆幸,患有脑血栓的老伴算是“躲过一劫”。

  宋自稳打算暂时住在邻居家,过一段时间想办法把房子修好。而在周楼村,很多人家都在忙着修房子,房子的损失以瓦片被吹走居多。周楼村党支部书记王学祥介绍,村里房屋受损严重的有20多户,其中有两户塌得完全不能住了,幸亏没有人员受伤。

  柿树岗乡一位何姓乡领导则表示,据初步统计,全乡约有400多户1500间房屋不同程度受损,近万亩农作物受影响,其中周楼村、马堰村、廖渡村受灾影响比较严重。

  花岗镇:

  至少有50亩大棚倒塌

  为了详细了解花岗镇的受灾情况,记者联系了该镇政府农业办夏主任。“这次灾害已经造成5000多户村民生活受影响。大棚倒塌的种植户比较多,目前统计有50多亩,但是还没有统计完,其中花园社区受灾比较严重。”夏主任说。

  随后,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驱车前往花园社区探访。沿途记者看到,大风、冰雹肆虐过后,在315省道不少粗壮的杨树被拦腰吹断,大量的树枝树叶堆叠在道路两边。

  “灾情发生后,我们连夜进行了清理,一直忙到凌晨4点多,以保证道路通畅。现在正在对吹断的树进行切割、运输。”花岗镇花园社区居委会主任鹿建才告诉记者,花园社区很多村民都以蔬菜种植为生,尤其黄庄、路南、谷郢、王庄、甘庄等村庄就有100多户村民,而此次灾情,至少造成了60多户大棚倒塌,损失非常严重。

  记者来到了村民李阿姨的地里,满身泥土的她正在对蔬菜大棚进行清理。据她介绍,自己家一共3亩地,盖了6个大棚,种的都是黄瓜、西红柿、瓠子等当季蔬菜。眼看着还有二十多天就要上市了,没想到遭遇强风,大棚全部被吹毁,蔬菜也遭了殃。

  记者看到,李阿姨家的大棚为竹竿搭建,上面本来是覆盖着塑料薄膜。但是现在只剩下倒塌的大棚和吹得稀烂的薄膜,大棚下的蔬菜叶子也被冰雹砸坏,像是受了虫害一样,满是窟窿。“光6个大棚当时就花了六七千块钱搭建好,这下全没了。”李阿姨叹息道。

  而在李阿姨旁边,记者看到一位大爷眉头紧皱地站在地头看着自家被毁的大棚。“唉!天灾呀!全家唯一的收入就是大棚了,共投进去一万多。瞅瞅,现在啥都没了。”这位大爷告诉记者,大棚被毁,棚内种植的蔬菜幼苗都被冰雹砸死了,目前也没有什么秧苗能够进行补种,现在还是一筹莫展。

  风疾如斯,省城有记载的并不多

  style="TEXT-ALIGN: left">1950年至2006年记录在册的只有5起;专家:应躲进坚固的建筑物

  此次龙卷风让当地居民切身感受了强对流天气的危害,那么在4月出现这样的天气是否正常?近期是否还会发生?合肥历史上又遭遇过几次龙卷风?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气象专家。

  风力一度达10级

  安徽省气象局首席预报员朱红芳向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介绍说,4月27日下午肥西县部分地区出现的短时强降雨、雷雨大风就属于强对流天气。“据监测显示,当天下午舒城北部、肥西南部地区出现了8级以上大风天气,柿树岗乡的监测点的风力数据一度达到10级。”

  为什么会出现强对流天气?朱红芳解释说,“近两天由于肥西境内上空有一些弱冷空气,加上气温回升比较明显,造成局部天气系统的不稳定,形成强对流天气,出现了大风、暴雨、冰雹等气象灾害。不过,这种天气从今天起就将减弱。”

  据介绍,强对流天气一般出现在春夏季节。“春夏之交尤为明显,出现时会伴有雷电、狂风、暴雨等恶劣天气,入夏后一般表现为狂风、强降雨。”朱红芳告诉记者,强对流天气一般水平范围在十几平方公里至二三百平方公里,有的甚至缩小在几十平方米至十几平方公里内。出现时间更是从几分钟至十几个小时不等,“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突发性。”

  合肥地区很少见

  朱红芳告诉记者,在强对流天气中,龙卷风是比较特殊的一种,一是它发生至消散的时间短,二是作用面积很小。而4月27日下午肥西境内居民说的龙卷风,监测点的回波并不是很明显,“1950年至2006年,合肥地区记录在册的龙卷风只有5起。整个安徽来说,淮北及江淮东部地区龙卷风相对较多一些。”

  朱红芳介绍说,强对流天气发生时,往往风害、涝害、雹害等几种灾害同时出现,对居民生产生活影响较大。因此,在这种天气发生时,建议市民要远离容易折断、坠落的树木、广告牌等,更不要呆在空旷的环境中,应躲避到有避雷设施的坚固建筑物里。

  本组稿件由马显 本报记者 姚凯 钟虹/文 马杨/图

  □链接

  ●2005年7月30日上午11时50分左右,宿州市灵璧县韦集镇村民突然发现,天空一下子就变黑了,乌云迅速向天空集聚,然后像一根倒立着的漏斗由东向西移动。不久,天空又放亮,紧接着电闪雷鸣,狂风呼啸,暴雨倾盆,黑云迅即向东南方向螺旋式推进,先后席卷了大杨村等4个村落,持续约30分钟。

  此次龙卷风造成15人死亡、51人受伤,受灾人口95000人。

  ●2013年7月7日下午4时许,一场暴雨过后,龙卷风突袭滁州天长市秦栏镇,造成600间房屋受损,几十人受伤,受灾人口数千人。突刮龙卷风,约600间房屋受损,多人受伤,当地展开紧急救援。

  截至当天下午6时,龙卷风共造成46人到医院就诊,住院36人,其中病重8人(2人病危),未发现人员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