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员将自动售票机里的硬币倒出来并整理值班员将自动售票机里的硬币倒出来并整理

  一年一度的春节又快到了,奔波在外的人们纷纷踏上返乡之路。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为了旅客的回家,他们放弃休息,默默坚守在岗位上,别人全家团圆时,却是他们最忙的时刻,只为肩上担负的那一份责任。近日,本报记者深入铁路、公路、民航运输一线,发掘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24小时“照顾”机器

  春运以来,自助售(取)票机平均每天吐票量高达几万张,这可忙坏了“贴身保姆”,他们要轮班24小时不眠不休地细心照看。2月9日上午,合肥南站北广场售票大厅里,旅客已经比往常多了不少。自动售票机的背面,年轻的售票员小姑娘正忙碌地点钞、剥硬币卷,另一名售票员则目不转睛地盯着终端电脑屏幕。记者看到,屏幕上的绿色字体显示正常运转,一旦变成红色,就代表哪台机器出现故障,就要去排查。此外,值班员还要给10台机器加钱,53台机器加票卷,整个上午忙得连水也顾不上喝。

  值班员钱云告诉记者,合肥南站目前有5名自助售票机“保姆”,每天两人上班,工作性质是三班倒,早上6:15就要来上班,晚上11:30才能下班,到家往往都是夜里12点以后了。

  “春运夜间临客9号开通后,我们就要24小时值班了。”值班员宋雅楠说,她们对此已经习惯了,“为了夜里不犯困,我还特地准备了好几包咖啡呢!”

  最难过是乘客不理解

  “这几年网络购票的人逐年增多,已经占了售票总量的近七成,加上今年网络预售期延长至60天,来车站窗口买票的人就更少了。”钱云告诉记者,每天一台售票机高峰时要打出5000多张车票,而一个窗口的售票量仅五六百张,还包括办理退改签的。

  “累点其实不算啥,难过的是有些乘客不理解。”说起受过的委屈,宋雅楠情绪变得低落了,她告诉记者,有次一位中年旅客由于误操作,扣款后没有取出票,打了好几个电话给小宋让她赶来处理。小宋匆忙赶到,这名旅客让小宋赶紧将机器扣掉的钱退给他。“我们要查看监控,是否发生扣款,核实后才能退钱。”小宋解释了半天,对方急着要赶火车,仍是不依不饶,走到进站口的时候,还要求小宋跟他道歉。“我觉得自己没有错,但还是跟他道了歉。”

  小宋说,很多旅客不会使用自助售票机,有的将身份证塞进进钞口,有的忘记取票导致车票被机器吞回,还有的自己没有订票,却埋怨机器取不出票……不管遇到哪种问题,她们都要第一时间出现在乘客面前,帮助解决,“尽量做到让乘客满意!” 本报记者 刘旸/文 刘玉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