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视频|读图|城市|同城|时尚|旅游|汽车|健康|教育|微吧|导航|惠购|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合肥>正文

合肥男子患健康焦虑症 被蚊子咬后去打狂犬疫苗

A-A+2014年10月19日11:48安徽网评论

  有时候杨草木(化名)回过头想一想,五六年前自己的某些行为,比如在学校门口的理发店刮胡子,一摸手上都是血,就好比醉酒后在高速公路上裸奔。这也太不要命了吧!

  杨草木,31岁。大学毕业来肥十一年,轻度健康焦虑症患者,偶尔有一些强迫症。

  相关阅读:

  心有病

  他被蚊子咬了,跑去打狂犬病疫苗。医生笑,护士也笑。

  杨草木已经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对自己的健康变得格外焦虑起来,能够回想起来的最早记忆是2009 年夏天。

  那年夏天,正是稻子收割的时候。某个周末,杨草木刚回老家,就听说哥哥被邻居家的狗咬了。当时天色已晚,乡下路不好走,杨草木包了一辆面包车,把哥哥送到城里,还托朋友把卫生防疫站的医生从家里请了过来,打了一针狂犬疫苗。

  也许正是这个“意外”改变了杨草木的一生——回到合肥后,一个疑问爬上他的心头,沉甸甸的:“我哥被狗咬了,夏天蚊子多,我晚上又和他住在一屋,会不会被蚊子传染狂犬病?”

  越想越可怕。回到合肥的第二天,杨草木来到合肥市六安路上的市疾控中心,要求打狂犬病疫苗。

  听到有人被蚊子咬了,跑来打狂犬病疫苗。医生笑,护士也笑。

  护士说,这个真的没有必要打。杨草木反问说,“那你能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得?”护士说,“这个事

  哪个能保证?不过前些天,有个女的,家里的狗对她打了个喷嚏,也跑来打疫苗。”

  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杨草木发了狠:不仅挨了五针,还吃了两个月的清汤寡水,菜里绝对不能放辣椒,甚至生姜、大蒜、葱花都不能有。

  “蚊子事件”据说还与“喷嚏事件”上了合肥的报纸。对杨草木而言,这只是开始。他对自己及家人健康方面的焦虑实在太多:宝宝在小区玩耍后一定要仔细洗手,因为在泥地里玩,说不定会沾上狗尿;如果哪天发现胳膊上有小划伤,自来水冲一遍又一遍还不算,得涂两次酒精;家人口腔溃疡时不能在外吃饭,说不定同桌的人是丙肝患者……

  强迫症

  他经常莫名其妙地从单位跑回家,不是担心门没锁好,就是担心烧水忘记关煤气灶。

  很多健康焦虑症患者,潜意识里都有些强迫症。杨草木也不例外。

  相较之健康焦虑,杨草木的强迫症似乎来得更早一些。大一第二学期,高等数学考试,有个公式特别长,不好记,杨草木记不住,就做了一个小纸条,揣在兜里。哪知那天的考试格外顺利,很快,杨草木考完回到寝室。

  回到寝室发生了一件“要命”的事:小纸条找不到了。

  那天的考试压根儿没考到这个公式,也就是说,这个小纸条应该一直放在口袋里没动——但这些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没动”只是理论上的,不等于百分之百的事实,还有一种可能,小纸条掉在地上被老师拣走,甚至夹在草稿纸里交上去了。

  这是一种“要命”的可能,虽然可能性不到万分之一。

  很多时候,心细如发是一种“病”。那天,下着雨,杨草木打着伞,从寝室走到教学楼,再从教学楼走到寝室,一遍遍地模拟上午考完试回寝室时的场景。终于第三趟,在图书馆的东侧,他找到了折成一小块的纸条——它应当一直呆在杨草木的口袋里,直到考试结束回寝室路上,从口袋里掏东西时,不小心掉下来的。

  那一刻的轻松和畅快,太幸福,太突然,就好比三伏天脱去厚棉袄一样。杨草木形容说。

  大学毕业后的一段时间,杨草木的强迫症变得格外严重:他经常莫名其妙地从单位跑回家,不是担心门没锁好,就是担心烧水忘记关煤气灶。

  其实很多时候,杨草木也觉得自己太敏感,想得太多,但他没办法,很难控制自己,而作为健康焦虑症患者,要比强迫症更甚——毕竟房门没锁好,破财了还可以再挣;健康没了,上哪儿找?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