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闻>合肥>正文

安徽人领不到救灾物资续:干部称下面没搞好

来源:新京报2012年7月27日【评论0条】字号:T|T

昨日,北车营村,赵露泼一家领到救灾物资,一家四口露出笑容昨日,北车营村,赵露泼一家领到救灾物资,一家四口露出笑容
赵露泼的妻子用从土里挖出来的电磁炉煮方便面赵露泼的妻子用从土里挖出来的电磁炉煮方便面
做好后,喂两个孩子吃。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做好后,喂两个孩子吃。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连救5名邻居的“委屈英雄”—安徽人赵露泼终于领到被褥等救灾物资。此前他去北车营村村委会领取时,因不是本村人碰了一鼻子灰,一家4口被迫在卡车上过夜。

  昨日,北车营村村支书翟瑞生表示,临时召开村“两委”会议,强调发放物资时要一视同仁,确保全村每户受灾村民的基本生活保障。

  干部称“下面没搞好”

  昨日,赵露泼换下救人时穿的衣服,这件T恤已穿了好几天。

  北车营村村支书翟瑞生、青龙湖镇政府的包村干部,都专程去他家探望。

  “书记说当时并不知道这事,是下面工作人员和村民没搞好。其实是一个误会,他本人是把外地人一视同仁的。”昨日,赵露泼的妻子说。

  青龙湖镇政府包村干部称,她去赵露泼家解释,政府并未将外地人和本地人区别对待,这是工作当中存在的误会,希望能够得到他的理解,“他(赵露泼)说没在外面说过政府坏话,再这么探望就搞得他不好意思了。”

  确保每人基本保障

  包村干部称,“当时村委会只是要求给每户村民都发放物资,但并没有向工作人员强调是否有本地人、外地人之分,所以工作人员在执行过程中可能出现疏忽。

  翟瑞生说,得知此事后紧急召开村“两委”会,强调发放救灾物资时,不能有外地人和本地人的区别,要尽量确保全村每户受灾群众的基本生活保障。

  负责发放物资的北车营村村支委委员刘凤英称,发放首日物资供应比较紧张,只能先解决本地村民的需求,所以才没有发给一些外地人,但他们并未有地域歧视。

  前日下午,赵露泼的妻子从临时安置点领取到一箱方便面和矿泉水,“也没要我们提供暂住证。”她说。

  昨日下午,她和其余3户外地人,又从临时安置点领了被褥,“都高兴得抱着回到家”。

  ■ 调查

  丰台一村发救灾物资被指“歧视”

  丰台王佐镇西王佐村救灾物资只发本村村民,村委会干部称物资为村里自筹

  昨日1时30分许,丰台区王佐镇西王佐村320院,再次落下雨点。

  7月21日晚,一场特大暴雨中,住在这个院的本村村民和外来租户都严重受灾,但灾后的待遇却不一样。

  同一大院受灾

  35岁的丁松,王佐镇一家工厂的钣金工。这名石家庄来京务工人员,带着妻女租住西王佐村320院的两间房,女儿放暑假回了老家。房东鲍先生也住在这个院。

  五天前的特大暴雨,丁松家和鲍先生家都灌进齐腰深的大水,“冰箱和家具全被冲倒。”

  全院居民只能往地势高的村委会转移,“当时大人叫,孩子哭。”丁松说,等他们撤到村委会时,那里已聚集四五十人,很多老人和孩童都是背着、搀着来的、还有自己驻拐来的。

  王佐中心村党支部书记赵志强证实,当晚村委会收容数十受灾村民,上到八旬老人,小的只有两三岁。

  借住五公里外

  雨势变小后,鲍先生等村民到亲戚家投宿,没有去处的丁松和妻子只能留在村委会,“每个人都坐在凳子上,就那么坐着,等到天亮。”丁松说。

  次日,320院的大水已撤,留下几厘米厚的污泥,“站都站不稳”。丁松家里的床、家具、电器都在过膝深的水里,“没有一件物品是在原来的位置上”。

  “看到新闻上说,北京遭灾挺严重的,你们怎么样。”此时,丁松接到母亲从石家庄打来的电话,为了不让老人担心,丁松说家里只是进了一点水,并无大碍。但他认为,父母不一定会信他的话,“他们去年在这里住过,知道房子在大坑里。”

  家里不能住了,丁松和妻子开始找住处。有个同事结婚回家,空出了5公里外佃起村的宿舍,夫妻俩就借住在那里。白天收拾自己家,晚上去借住,夫妻俩每天只吃一顿饭,“心里堵着,也吃不下去”。

  “现在只管村民”

  7月23日,房东鲍先生得知村委会发被子,他凭户口本上登记的三名家庭成员,领到了三床棉被。7月25日上午,鲍先生遇到丁松夫妇,让他们也去村委会问问。

  “一位大姐接待了我们,问了门牌号,她查了一下后说320院救灾物资已领。”丁松说,虽然不能领,那位大姐还是记下了姓名和联系方式,这让他们看到一丝希望。

  当日下午,鲍先生得到通知去领救灾物资。丁松夫妇也跟随同去,路上他们看到村民们用车往自己家里拉菜、水、热水壶等生活用品。

  到了村委会,那位大姐还在,看到丁松又来领东西,说和领导商量一下。“旁边的村干部断然拒绝,说没有我们的东西,只能管村民。”丁松说,村干部让他们找房东解决。

  “让我们找房东,但房东也受了灾啊,怎么去分人家的东西。”丁松的妻子心里难受,“最起码有个棉被可以盖,我们心里也会暖和些。”

  并不富裕的鲍先生也为丁松不平,“大家都受了灾,应该有他们的。”他认为,灾民不应被区分,能给什么就先给什么。

  物资为村里自筹

  昨日下午3时许,王佐中心村村支书赵志强正准备去开紧急会,双眼通红的他已几宿未睡。

  说到外地人无法领救灾物资,“可以毫不避讳地说,物资我想给他们(租住户)也给不过来,但绝不是歧视外地人”赵志强说,目前给村民发放的物资,都是村里自己筹措,按户进行发放给本村村民,“无论是三口人还是八口人,都是那一份物资。”

  赵志强说,救灾物资如果敞开发放容易造成混乱。“如果村民领来的人说是租住户,我们也没法掌握是不是在这住”。目前,村里已经对外来人员进行摸底,如果上面有救灾物资下发,会对所有住户进行发放。

  如今,更让丁松夫妇发愁的是,借住宿舍主人这两天就要回来,他们又要面临无处安身的困境。唯一庆幸的是,11岁的女儿暑假回了河北老家。丁松说,不管有没有救助,他们都要赶在女儿开学回来前,把家重新建起来。

  一些志愿者喜欢撇开村委会,但又不能向每户村民足额发放物资,导致部分没领取到相应物资的村民产生嫉妒心理,将埋怨转嫁至村委会。建议志愿者将物资直接捐赠给镇政府民政科,统一分配。

  ——北车营村村支书翟瑞生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许路阳 张永生 张太凌 实习生 李晓波

  延伸阅读

  安徽男子北京暴雨救多人 因非当地人不能领物资

  在北车营村,年近四十的赵先生是个外乡人。他和妻子来自安徽,上世纪90年代到北车营村务工,至今已有将近20年。

  7月21日晚,暴雨如注,租住在排水渠北侧出租房内的赵先生带领妻儿脱险后,想起了还在院子里的邻居,于是他蹚着半人多深的浑水,一步一步返回院子,先后背出隔壁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和一位16岁的女孩。一个小时后,赵先生再度回到巷口,翻过院墙,帮助一名被困家中的邻居脱险。前晚,几名与赵先生同院的受灾村民都被安排住进北车营完全小学的救灾帐篷里。由于不是本村人,赵先生一家没能享受同样待遇,也无救灾物资可领,夜里只能借住在邻居的卡车里。赵先生把两个孩子安置在驾驶室内,自己则和妻子睡在车斗里,“很热,蚊子又多,我们都一夜没合眼。”[详细]

  安徽男子因户口无法领救灾物资 一家人住卡车上

  在北车营村打工的安徽人赵露泼,在家排行老三,人称“三赵”,他在此次暴雨大水中救了5名村民。据媒体报道,由于不是本村人,同样受灾的赵露泼一家不能被安置到救灾帐篷内,也无救灾物资可领取。夜里,一家4口只能借住在邻居的卡车里,8岁的女儿和6岁的儿子挤在卡车驾驶室内,他和妻子睡在车斗里。他的事迹和遭遇被志愿者传上网络,引起关注。[详细]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