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安徽省图书馆举办2018年湘鄂赣皖四省公共图书馆联盟“平上去入——四省方言研究探讨”巡回讲座。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安徽省项目专家徐建表示,我省皖南客籍方言极度濒危,可能在几十年内消失。目前,正在通过多媒体手段记录保护安徽省方言,并呼吁设区建馆等多种方式,加大方言保护和宣传。

  我省五类方言

  宣州吴语方言最“萌萌哒”

  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安徽省项目专家徐建告诉记者,“安徽方言”不是单一系统的方言,而是多种方言系统的综合体。“安徽方言”共分为五大类,分别是中原官话、江淮官话、徽语、赣语、吴语。

  “山川河流是产生语言差异的重要原因,安徽的方言分区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徐建介绍,以淮河、长江为界,淮河以北主要是中原官话;江淮之间主要是江淮官话;长江以南的皖西南区域以赣语为主;皖南主要是徽语和吴语。

  “长江以北的方言比较单纯,长江以南是多种方言混杂区。”徐健解释道,皖西南曾经也是江淮官话的地盘,但是元末频繁的农民战争导致人口锐减;明初时,大量江西饶州籍移民迁入,形成了如今皖西南的赣语。

  同时,先后有成批迁徙定居我省南方的客籍人,他们所说的客籍话也成为安徽方言的一种。有湖北人说的西南官话、有湖南人说的湘语、有少数福建人说的闽语和客家话等等。“因此在宁国云梯乡,总共不到1000人,却说着四种方言。”徐建说道。

  在安徽方言里,最难懂的是徽语,但是你知道最可爱的方言是什么吗?徐建介绍,宣州吴语特色是叠音词十分丰富。宣州吴语中蜻蜓叫“蜻蜓蜓”、臭虫叫“香香虫”、杨柳叫“杨柳柳”、牵牛花叫“牵牛牛花”……“因此,读起来有点嗲,感觉十分萌萌哒”,徐建说道。

  “塑普”代替方言

  客籍方言或几十年内消失

  但是如今,随着人口流动,以及在教育中不断推广普通话,导致方言传播越来越少。“现在长江以北的官话逐步南移,导致会说皖南方言的人越来越少。”徐建说道。

  徐建透露,前几年在芜湖县调查当地温州话方言,但是寻找数日都没有找到会说温州话的居民。这样的情况,如今在皖南客籍方言中越来越严重。徐建称,皖南地区的闽东话、松溪话等多种客籍方言几乎没有人会说,只剩下零星的老年人会说,已经濒危。“如果这些老人去世,就没有人会说这些方言,因此皖南客籍方言可能会在几十年内消失。”徐建说道。

  在皖南的泾县,徐建还发现更多的孩子已经不讲方言,但是说的普通话里又夹杂着方言的口音。“说方言的人受到普通话的影响很大,在正式场合即使不用普通话,也会改变方言语音,调整到最接近普通话的状态,好让自己的语言更容易被别人听懂,因此形成当地特色的‘泾县塑料普通话’。”徐建说。

  在他看来,方言与普通话中和的“塑料普通话”,并不会促进方言的发展,如果“塑料普通话”代替了方言,反而让人们忘记方言真正的味道,加速方言的消亡。

  用音像图文留住濒危方言

  将筹备安徽省语言资源集

  前段时间,据报道,上海把小学语文课本中一篇文章的“外婆”改为“姥姥”,“外婆”与“姥姥”的删除之争,引发了人们关于方言保护的关注。

  为了保护安徽方言,徐建表示,从2016年开始我省启动了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安徽省项目。根据南北方言差异,长江以北是一个市设立一个点,长江以南是一个县设立一两个点。“已经完成25个方言点,目前正在进行安徽省的第三批语言资源保护工作。共设歙县、祁门、石台、淮南等15个调查采录点,明年将完成所有方言点的调查。”

  在所有方言点调查、收集后,徐建称,将会筹备编辑、出版安徽省语言资源集,预计2021年面世。

  此外,在安徽方言最复杂的徽语,此前黄山市档案局投入近20万元建立徽州方言语音数据库,组织编写了徽州方言采录标准文本。包含1000个单字、1200个词语和50个规定句子,遴选了各地70个方言点112个发音人进行采录。除采录的标准文本外,徽州方言语音数据库还包括当地民谣、谚语、民歌。

  一种方言须找七个发音人

  需三代土生土长

  要想记录最纯正的方言,就必须要找最好的方言发音人。在今年安徽省的第三批语言资源保护工作中,淮南市就启动了“田家庵区江淮官话发音人”招募、遴选工作。

  徐建表示,收集方言最难的就是寻找到符合要求的发音人。据介绍,每个调查点需要方言发音人7人,包括55岁—65岁的老年男性2人、老年女性1人;25岁—35岁青年男性、青年女性各1人;口头文化发音人1人;地方普通话发音人1人。找到发音人后,让他们用方言说出提供的字、词、句子、文章等,然后摄录保存下来。

  除了上述年龄阶段的限制,发音人还需在当地出生和长大(12岁以前没有离开过本地),未曾在外地常住(半年以上),能说地道的当地方言。家庭语言环境单纯,本人祖辈三代及配偶均为本地人,且无在外地一年以上生活经历。

  根据此前淮南教育局的公告,老年方言发音人最好是当地退休的村干部,同时具有小学或中学文化程度,一般不宜选择大专及其以上文化程度的,而对青年发音人学历不作限制。而口头文化发音人的条件是本地(城区或近郊区)土生土长,发音地道,能说当地的民间故事、熟语谚语、民歌童谣,或能演唱当地流行的戏曲、曲艺。如果条件符合,方言发音人可以兼任口头文化发音人。

  只有频繁地使用

  才能够更好地传承方言

  徐建表示,在安徽人的日常生活中,人们还是比较习惯于依据口音来判断某人的籍贯,方言似乎成为一个人地域文化身份的标识。“因为方言是一个地方人们的日常用语,是人们生活联系最密切的地域文化。”徐建说道。

  此外,安徽的汉语方言是安徽地域文化的载体,黄梅戏、文南词、胡琴书、高腔、弹腔等地方戏均是用皖西南的方言来表演的,这些体现安徽地域文化的精神品质。“无论你走到哪里,一听到安徽人的乡音,永远都会感觉亲切,那是珍贵的乡愁记忆。”

  在保护安徽方言方面,除了建立语音数据库之外,徐建呼吁,首先需要承认方言在一定场合具有使用价值,让安徽方言在人们使用过程中得以保护。只有频繁地使用,才能够更好地传承方言。同时,徐建建议可以通过举办方言节目和地方戏曲、曲艺表演,能使安徽方言在艺术领域中继续发挥繁荣地域文化的作用。晨报星级记者 周坤 文/摄

  来源:江淮晨报

  (责任编辑:王子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