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18年来,颍东区袁寨镇郝桥村有位老人守在村口,周围的房子从瓦房变成了楼房,可她一直不愿搬走,常保持着一个姿势:向外张望。

  她看向远方,希望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向她走来。那个身影,就是她独自拉扯大的儿子任金良,已负气离家出走18年。

  如今她已85岁,希望再见儿子一面,听他喊一声“娘”……

  跑到派出所

  只为看一眼儿子的照片

  6日上午,颍东区袁寨派出所来了位八旬老人,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看一眼儿子的照片。原来,她的儿子已经离家出走多年,可家中却没有一张他的照片。

  派出所户籍员范婷婷说,老人叫范银安。当天,拿着老人的身份证,她查询到老人的户籍信息。当她说到“任金良”这三个字时,老人大声问道:“还有他的户口吗?”说着,她竟哭了。

  凑到电脑前,范银安指着电脑屏幕说:“是我儿子,他已经出走18年了,那是他的照片。”

  原来,范银安35岁时,丈夫去世。她含辛茹苦地将唯一的儿子抚养长大,一直没有重组家庭。后来,儿子娶妻生子,幸福似乎在向范银安招手。可18年前,儿子离家出走,就再也没回来过。

  如今老人85岁了,儿子今年已64岁,家里没有他的相片。在派出所里再次见到儿子的照片,她激动地泣不成声。范婷婷将任金良的照片打印出来。“儿啊,让娘好好看看你……”老人接过纸说。

  守在村口,老人等儿子18年

  此前,因家庭经济困难,任金良到外地打工。1999年,因家庭琐事和家人产生了隔阂,他负气外出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个心结,一直埋藏在老人心中。”村民说,最初的几年,任金良还会往家里打电话,后来再也没有了音讯。

  提起此事,任金良的妻子肖国华就会流泪。她和任金良育有三女一子,当时最小的孩子已10多岁。自从他走后,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她和婆婆身上。

  她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的机会,但不知如何寻找,只能嘱托在外地打工的亲友们打探。期间,有人说在宁波见到过任金良,可后来再找时又断了线索。

  时间越长,范银安对儿子的思念越深。曾经,范银安居住的老房子就在村口,她每天蹲坐在路边,期盼着能够看到儿子的身影。后来,老房子倒了,她也不愿意搬到别处,儿媳便在原址建房,老人还住在那里。

  老人没事时,几乎每天都守在村口,只要见到有人背着行囊,她就会上前打招呼:“你见到我家金良了吗?”这句话,老人问了十多年,不知对多少返乡村民重复过,可得到的只是摇头和叹息。

  身体大不如从前

  希望再见儿子一面

  如今,肖国华的儿子在部队参军,孙子已经上了幼儿园,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很平淡。只是,每当孙子问起关于爷爷的话题,就会勾起她的伤心事。

  2011年,肖国华的二女儿因患病不幸离世。临终前,她渴望再见到父亲,可是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实现。儿女长大后,他们通过各种途径寻找过,但始终是音讯全无。

  让大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范银安。她今年85岁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在余下的时间里能再见儿子一面,哪怕只是远远看一眼,知道他还好好地。

  (责任编辑 何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