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欧阳

  桐城市的欧阳,一个月前刚当了妈妈,可欧阳说,自己坐月子的过程反倒比生产还要痛苦,不仅完全无法下床走动,而且浑身恶臭无比,而不久前,欧阳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体里竟然留了一块纱布。

  欧阳:“我去取的时候那个医生讲,当时肯定是你自己太怕痛了吧,取的时候你在尖叫,所以医生就不敢给你取了,我说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你跟我讲我体内有纱布,我再痛我也要你帮我取出来是不是。”

  欧阳家住桐城市新渡镇,今年30岁。5月13号下午6点多,她在安庆市立医院顺产生下了一名女婴。

  欧阳:“第二天把尿管什么的拔掉以后,就非常痛,根本下不了床,那医生老是讲我,他说我自己活动的太少,像我这种顺产的,应该立马可以下床的,但是我只要一下床就大量出血。”

  安徽桐城产妇生完孩子下体发臭近一月 竟抠出一块黑纱布(图)欧阳想着可能是自己身体太弱,躺一下就好了。

  谁知到了第三天,她的肚子竟然胀得老大。

  欧阳的婆婆:“她肚子胀的像小孩还没出来一样大,那么大之后呢,那个医生就说你要下来上厕所。”

  欧阳:“然后我自己下床之后没两分钟我就晕倒了,因为这个下面很胀很痛的,然后医生老是说我自己的原因,说我活动太少,没给我做任何检查。”

  第四天,欧阳勉强出了院,可是到家之后疼痛的症状一天比一天严重。

  欧阳:“到家之后更严重了,在医院痛的时候护士还给你消消炎什么,有时候要起来的时候就用手撑着,你看我的手,撑出茧了,都一个月了,非常痛,只要站着就坠着痛,坐着就根本坐不了。”

  让家人感到不解的是,欧阳的身体一直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欧阳:“然后下面就是臭,恶露啊,别人讲恶露就几天就好,我那恶露一直都有,非常臭,整个房间都臭。”

  直到这个时候,家人仍然觉得是欧阳自己体虚,准备带她去调理一下。

  欧阳的婆婆:“我就是冲着那个三甲医院去的,我有什么怀疑呢,我家里门口小医院我又不送,本来桐城妇幼不是好的很嘛,我就是讲那里医院好啊。”

  然而6月7号这天,欧阳自己发现了问题。

  欧阳:“我实在是太难受了,自己搞一大盆水去洗,然后自己去抠,我觉得硬邦邦的,应该不是伤口,我就扯,摸的那个感觉是个布,不是身体的东西。”

  家人赶紧将欧阳又送到了安庆市立医院,医生从欧阳的下体取出了一块已经发黑的医用纱布。

  欧阳:“一个老长的纱布,扯开了都有这么长了,取出来时候立马身上都不臭了。”

  看到纱布,欧阳才记起,当时自己生产时撕裂比较严重,医生给她塞了几块纱布止血

  欧阳:“塞了纱布当时我其实想问一下,有几块纱布的,我当时又没有问你知道吧,也就忽略这个问题了。后来取纱布的时候,有一个取纱布的医生取了两块,她问旁边那个拿了个本子的,是不是两块,她说是的,然后她们取了两块就走了。”

  一块纱布留在身体里25天,无端端痛苦了这么久不说,更让欧阳气愤的是,给她取纱布的医生还怪她自己太怕痛。

  取出纱布之后,欧阳的家人立刻向医院投诉,但是院方的态度让家人很无奈。

  小江(欧阳的丈夫):“其实取出纱布的时候,他们那个医生是主任,取出纱布当天他们肯定就知道是他们的东西了,然后第二天他们那个客户中心的韩主任,他们也就自己就承认了,就是他们的纱布。”

  欧阳:"我们最气愤的就是他们的态度,他们就是态度非常冷淡,就讲你反正纱布取出来了呗,没事就可以了,就这样的。”

  小江说,他向医院的客户服务中心反映了情况。

  小江:“我找过他几次,找过几次之后,(院方)就让我一个亲戚跟我讲,他自己也没有主动跟我讲,他说把我那个钱退了,就是之前在医院住院的那个钱退了,我感觉他们是个很草率的事情,本来是个很正常的事情,他处理的我感觉很草率。”

  小江说,对于这件事家人希望院方能积极处理。

  随后记者带着小江来到安庆市立医院。

  安庆市立医院客户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这个有没有纱布,没办法回答你,但是如果他真是想来医院解决这个事情,我们是有这个渠道和途径的。”

  至于小江反映的院方迟迟不给回复,工作人员解释,是放假耽搁了几天。

  工作人员:“端午节是9号,他是8号的下午5点半左右到我们这边来投诉,作为投诉部门来讲,他来了我们要登记,登记要调查。我们按照医院的规定是5个工作日,正好中秋节放三天假,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的上午我们就跟他联系了,他就说我们不给他处理。”

  院方表示,他们后来和小江沟通过,但是还没有调解好。

  (安庆市立医院客户服务中心)韩主任:“上次去医调会时他们也讲了,要继续调解, 如果调解不成的话,还有其他途径,做医疗事故鉴定,或者司法途径对不对。”

  记者建议院方当场和小江沟通一下,但是对方拒绝了。

  小江表示,接下来,如果院方还是这样的态度,他将进一步向卫生部门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