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位于固镇县的安徽蚌埠铜陵产业园迎来了当时被认为最为重要的招商引资项目。一家名为安徽亿亿鼎先光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亿亿鼎先”)在产业园开建厂房,预计投资总额达10亿元。半年后,公司负责人孔晨宇又开始项目二期的承建招商。但就在去年5月份,孔晨宇突然“消失”,很多企业为拿项目交纳的总计上千万元的保证金无处讨要。一年来,已有20多家企业向当地警方报案,直指亿亿鼎先负责人孔晨宇“假投资,真诈骗”。

  [现场]

  一期项目停工无人看守

  据了解,2013年9月9日,固镇县人民政府与亿亿鼎先签订了投资合同书,项目总投资额达到10亿元。同年12月9日,亿亿鼎先二期高压射流项目也签订了投资合同书,计划总投资12亿元。起初一期工程上马后,建设速度惊人,这让此后二期工程分包十分火热。

  但是,记者近日来到蚌埠铜陵产业园亿亿鼎先一期项目的厂址,发现整个项目办公室只有两三个留守人员。在工地上,记者看到东侧几栋厂房的半成品,但工地现场已经无人看守。百余亩土地上,只有厂区一条主干道还有人施工,这一切与一年前工地上热火朝天的轰鸣声形成鲜明对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遭遇]

  众多承建商被“放鸽子”

  一家消防器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3月份,他与项目负责人孔晨宇签订了一期与二期的消防工程承包合同,光保证金就交了150万。据该负责人提供的资料显示,他还另打给孔晨宇个人账户30万元,而这笔“好处费”属于行业“潜规则”。据了解,很多企业的遭遇如出一辙:合肥义兴建安公司项目部交纳了300万元保证金,30万元“好处费”;江西城开交纳280万元保证金;浙江五洋交纳保证金100万元,40万元“好处费”……

  就在众多企业等待二期工程的时候,一期工程就出了问题。很多一期承建商因拿不到孔晨宇的项目回款开始停工,导致二期工程开工也遥遥无期。就在众多承建商需要一个明确说法时,孔晨宇却“消失了”。去年初,20多家承建商向固镇警方报案,固镇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却回复称不予立案。

  [背后]

  项目负责人已两上失信“黑名单”

  合肥义兴项目负责人刘奇峰介绍,公司承建了二期多套厂房并交纳300万元保证金。由于亿亿鼎先负责人孔晨宇联系不上,警方也没有立案,于是将亿亿鼎先告上了法院。此案经过蚌埠市中级人员法院审理,判决合肥义兴胜诉,但合肥义兴申请强制执行,却发现亿亿鼎先名下账户根本没有资产可供法院执行,众多企业打进的保证金几乎都是在当天被分流。今年3月4日,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因为这起官司以“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将孔晨宇列入失信人名单。

  而经过查询,2014年孔晨宇还因为浙江一起官司被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