邰宏福是泗县瓦坊乡人,他和妻子在瓦坊乡街上开了一家餐馆,这家餐馆成为瓦坊乡陡张村委会的“定点饭店”,可是几年来,村委会在这里吃饭消费的3万多元,全打的白条。

  昨天下午,陡张村原村书记侯振飞在电话中向记者承认在邰宏福的餐馆 里 吃 过饭,也有欠账条子,“但当时没有钱给。现在我不干了,村领导也换人了,你找他们吧。”陡张村现任陆姓村主任称自己 不 知 此事,不会还钱。

  村委会吃请打白条

  邰宏福是泗县瓦坊乡人。7年前,他和妻子在泗县瓦坊乡中心街经营一家小餐馆,他负责后厨,妻子负责前台,两口子辛苦经营,每天生意还算红火。

  “当时生意还不错,每天几张桌子都能坐满,收入也可以。”邰宏福说,他的餐馆距离乡政府不远,那时经常有村干部到他那里吃饭。

  “一回生二回熟,我知道他们是村委会的干部,所以对他们也比较客气。”邰宏福回忆说,双方熟悉起来后,村干部要求挂账,把饭店当成定点饭店,他和妻子也同意了。

  此后,村干部们经常到这里吃饭,几乎隔三差五就来一桌,有低至几十块钱的,也有上千块钱一顿饭的。邰宏福最后一盘算,所有白条加一起,共计3万多块钱。

  追债遇难被迫改行

  本来只是一家小型的餐馆,却要肩负村干部集体的吃喝账,村干部还一直打白条,邰宏福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就开始找村委会要钱。

  “一说算账要钱,他们就说没有钱,就这样一直拖着。”邰宏福说,每次吃饭,好几个人都签字,其中就有侯振飞,“我是后来才知道他是村书记的。”

  记者看到,在这近百张白条上面,每张都有工作人员的签字,每张数额不一,其中有一张为1054元。

  邰宏福开始找侯振飞要钱,但是效果不大,“不但不给钱,他们还照样过来吃饭,我又不能不给他们吃。”邰宏福显得很无奈,“要钱的时候,他们以各种名义往后推。”如此讨债多次后,村里有时会给一点,但这种情况非常少。

  至今,邰宏福还有大约27000元的欠款没有拿到。“他们光吃不给钱,后来我经不起折腾了。”无奈之下,邰宏福和妻子在前年将小饭店改成了小超市。

  现任村干:谁吃的找谁去要

  “我这都有欠条,他们也承认在这吃了,可就是不给钱,你说咋办?”更让邰宏福头痛的是,现在陡张村的村干部也换人了,要钱找不着头绪。“像踢皮球一样,你让我找他,他让我找你,我到底该找谁呢?”

  昨天下午,根据邰宏福提供的电话,记者联系上了泗县瓦坊乡陡张村原村书记侯振飞。

  “我确实在那吃饭了,也签过字,不过那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没有钱怎么给他?”侯振飞说,现在他卸任了,这个账应该找现任村干部要。

  随后,记者拨通了现任村委会主任陆主任的电话,他告诉记者,这是他上任以前的账务,他不知道这些事情,“我才接手这里的工作几个月。我没在那吃过饭,况且村里没有固定资产,也没有钱,没办法付钱给餐馆老板。我建议,谁吃的找谁去要。” 本报记者

  □链接

  1995年,河南的史玉英在开封市通许县县城开了一家饭店。从2000年开始,随着签单赊账的越来越多,2008年饭店倒闭关门了,从那时开始史玉英踏上了长达7年的讨债之路。从白条上加盖的公章和签名来看,赊账签单不还的主要是通许县县委县政府、全县12个乡镇以及县农业开发办公室、县农业局执法大队等局委,以及各乡镇的派出所、计生办、水利站等部门,不完全统计总共欠账至少120万元,其中通许县委欠58600元,通许县政府欠92000元。

  河南信阳固始县胡族铺镇六里棚村村民鲁长青,2007年开了一个熟食店。上级乡镇领导下来视察工作的时候,村委会会给鲁长青打电话让其准备饭菜。自2007年至2008年12月30日,六里棚村委会共欠饭钱3535元。从2009年至2011年4月2日,六里棚村委会欠下饭钱11565元。从2007年至2011年欠款共计15100元。

  今年1月13日,村支书王洪仁介绍,村委会十多年积压下来100多万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