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个头超两米脚大惊人男孩个头超两米脚大惊人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淮北濉溪县的肖女士对这句话的理解比谁都要深刻。2008年,肖女士的儿子小天(化名)被查出得了垂体腺肿瘤,随后身高开始疯长,7年间从原先不到1米5“蹿”到2米出头。现在小天至少要穿58码的鞋子,可哪都买不到这样的鞋,只能靠肖女士缝制。想到儿子的病,肖女士总是抑制不住泪水,她却只能将这眼泪化作密密的针脚。

  儿子七年”疯长“半米多

  “小时候希望他以后长大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现在只希望他身体健康。”肖女士家住濉溪县五沟镇,她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儿子上小学、初中成绩都挺好,也很乖巧,人生转折点发生在2008年。

  那年,14岁的小天正在读初中,5月份的一天,身体向来挺好的他突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随后被医院确诊为垂体腺瘤。肖女士告诉记者,打那以后,小天每年都要去北京天坛医院检查两次。2011年,小天在北京接受了垂体腺瘤切除术。因肿瘤位于其右眼下方,周边遍布大血管,最终,手术还是失败了。

  为了治病,小天只能辍学在家,同时由于垂体腺瘤的刺激,他的身体开始不正常地长高。“看孩子这样,心里好难过,我当妈妈的觉得好对不起他。没有让他身体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健康康的,也没有钱给他用好药。”肖女士说。

  2008年小天身高不到1米5,现在已经长到了2米出头,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中。

  为了抑制长高,小天每天服用一种名为“甲磺酸溴隐亭片”的片剂,每日4至6片。“这一瓶药价格好贵,需要100多元”,肖女士说,为了赚钱,丈夫在外拼命打工,自己则专门在家照顾孩子。然而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每月数百元药费也是沉重的负担。

  为鞋子曾求助八一男排

  昨天,肖女士妈妈用卷尺给儿子量了身高——2米04,而她记得去年年底量时才2米02,现在小天的脚长度则是34厘米。“现在用药物来控制增长,之前因为没钱停了两个月的药,鞋码长了2个号。”肖女士说,医生还曾推荐过一种能有效抑制肿瘤和身体增长的进口针剂,一个月打两针,每针一万多元。因价格远超这个低保家庭的承受能力,只好作罢。

  “孩子真要是正常增长身高,做妈妈的还高兴呢,但是这都是病造成的,他长高了,身体却越来越弱。”肖女士告诉记者,“儿子常常走两步就累了,这是常年服药产生的副作用。”畸形生长也导致了手脚异常,尤其是双脚,“(脚)太长太宽,孩子自己也自卑,加上也没有合脚的鞋,常常只能穿着拖鞋,所以他也不愿意到外面走动。”

  做鞋的人说,按照小天的脚长,他的鞋至少得58码,而一般鞋店只能做45码以下的男鞋,为了能买到鞋,肖妈妈还请人帮忙问过八一男排。

  前段时间,八一男排坐镇主场淮北市体育馆迎战四川男排。比赛前,肖女士拜托一位当地新闻通讯员向八一男排主教练李海运“求助”。不过李海运说,虽然其爱将最高的达到了2米10,但他们最大的鞋码也不过48码,对小天是爱莫能助。

  妈妈只好缝制“轮胎鞋”

  肖女士介绍,他们几乎走遍了淮北市区,在北京复查时也找过很多鞋厂,可就是没能为儿子找到一双合脚的鞋子。无奈之下,她重操20多年前的手艺,决定自己动手做鞋,可光是鞋底的材料就很难选,“鞋底面积太大,材料要有韧性,不然手都能掰弯了。”

  “想过木头、硬布,但感觉都不行。他现在体重190多斤了,木头不舒服,硬布不结实。”几次试验下来后,肖女士想到了用轮胎做鞋底。她先让儿子站在纸上,用笔画出个脚的模子,然后到汽车修理店去讨一个旧轮胎。可肖女士发现,轮胎用刀根本割不动,她只好背着重重的轮胎步行几公里到镇上,找切割工人用专业工具帮忙。“人家也是好人,看我这样,一下帮我切割了好几个轮胎鞋底。”

  “不能给孩子用好药,至少能让他有双合脚的鞋穿呀!”肖女士说,2011年时小天在外面走路,就因为鞋子不合脚重重摔了一跤,送到医院发现脊椎骨也摔裂了。如今孩子很懂事,看到妈妈背着轮胎去做鞋子很不忍心,“他有时候会对我说,妈妈,少做几双吧,我不出门就是了。他是怕我累!”

  “我只希望儿子不要被病魔打倒,那样就好,不管他脚再大,我也会帮他做鞋子。”采访结束时,肖妈妈对记者说。

  范胜明 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 周晔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