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灵璧医生把胃炎当胃癌 切除患者三分之二胃

A-A+2014年10月9日06:53安徽财经网评论

病历报告。病历报告

  近日,家住宿州市灵璧县尹集镇小胡庄的胡兴响向记者反映,他母亲王友华(现年67岁)因身体不适,被鉴定为胆囊结石,于今年8月14日在灵璧县人民医院做手术治疗时,被肿瘤外科主治医生告知,其还患有胃癌,并表示手术可以根治,结果胃被切除三分之二。后来,经过病理会诊,发现母亲患的并不是胃癌,而是黏膜慢性炎。

  治疗胆结石被告知患有胃癌

  王友华儿子胡兴响说,他母亲因身体不适,于8月13日上午9点到灵璧县人民医院做检查,通过B超检查,鉴定为胆囊结石,随后找到肿瘤外科刘小刚主治医生,刘小刚医生看过B超单,告知要手术治疗,随后被刘小刚医生安排进行输液。

  当日,胡兴响接到医院通知,8月14日下午两点半手术。“14日下午2点55进入手术室,大约下午3点30左右取出胆结石,并给家人看。两分钟后,医生又出来说我母亲还患有胃癌,并告诉我手术可以根治。”胡兴响说,“听到母亲胃癌的消息后,我当时吓懵了,和我大姐就哭了起来。”

  手术后胃被切除三分之二

  “当时,医生告知手术可以根治,并让我签字,写‘同意胃癌手术根治’,我又问医生可能确定是胃癌,医生肯定说‘是’。”胡兴响说,“当时人在手术台,我别无选择签字了。由于过于紧张,根治两个字还没有写出来。”

  手术进行了3个小时零5分钟。随后,王友华的家人被主治医生医生刘小刚告知,王友华的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二。

  听说王友华做了胃癌手术,第二天上午,其家里所有亲属都赶到医院看望。

  “我和弟弟就去问刘小刚医生,你可能确定是胃癌,我妈平时没有什么症状啊,有什么根据说她是胃癌呢?”虽然手术已做完,但胡兴响还是不相信母亲患有胃癌。

  胡兴响说,面对他和弟弟的质疑,主治医生刘小刚非常生气,并把手中的笔一甩,说“我不能确定会给你母亲做吗?”

  怕医院后期对对母亲的治疗不用心,胡兴响和弟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了。“然后我大姐也来了,刘小刚画图讲解,说我母亲的胃癌已经到了堵塞的程度。”

  病理分析结果是胃黏膜慢性炎

  胡兴响说,8月15日,脑外科李勇主任查房时,他追到走廊里问母亲的胃癌是恶性还是良性的,李勇主任逮他一冲说,“癌就是癌,还什么恶性、良性,一点常识都没有”。

  直到8月21日下午3点病理出来,医院一直在按胃癌手术和治疗。

  “8月21日下午3点左右,我去肿瘤科办公室,正好李勇主任在,我问病理出来没有,李勇说病理结果出来了,正要找你们,说我母亲患的不是胃癌,是胃溃疡,然后看了病理,说位置也写错了。”胡兴响说,当得知母亲被诊断错了,不是胃癌时,他再次要崩溃了。

  “随后,李勇又给病理科朱主任打电话,然后让我去病理科改病理。态度和从前明显判若两人。”胡兴响说,和李勇交涉后,他就去找刘小刚医生,作为主治医生,刘小刚始终没有和他正面交流,而是一味逃避。

  “医院这么不负责任,一个小小的胃溃疡,随意就确定是胃癌,又草率地安排胃癌根治手术,并将胃大面积切除。这是对病人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如果在做手术之前,医院先做病理分析,事故就不会发生,母亲的胃也就不会被切除。”胡兴响气愤地说。

  患者家属:院方表示事故是个误会

  胡兴响说,事后,8月23日凌晨,趁值班护士睡觉的时候,他去找母亲当时签的手术同意书,但没有找到。直到发生争吵后,到投诉科,才在病历中找到手术同意书。“本来手术同意书中,告知栏只有‘胃癌’两个字,事后被篡改为‘术中探索发现胃癌可能’,尤其是‘可能’两字篡改特别明显。”

  “我母亲岁数已高,此次手术给她在精神上、身体上、生活上带来极大的伤害,我很痛心。”胡兴响说,事故发生后,院方不是积极处理,而是一味推诿扯皮。只是由投诉科武峰主任代表院方口头向他们家人赔礼道歉,并表示此次事故是个误会。

  主治医生:医院不让参与处理,已停岗在家

  当时是根据什么来确诊王友华患有胃癌的呢?为此,记者采访了王友华的主治医生刘小刚。

  刘小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不让他参加事故这方面的处理。

  “手术是你主刀做的?”记者问。

  “我只是参加手术的一个医生,我现在已经停班在家里,相关陈述材料我已经交给医院,这些事情我也不便说。”刘小刚回答说。

  医院投诉科武主任表示,医院对此事故一直都很认真,都很重视, 都很关注。“这个事情应该说,不走医疗程序,没有-个标准进行协商谁也不敢,因为这是共产党医院,如果有个度就好说。”

  医院院长:没有说没责任,但要走正确途径

  针对此次事故,灵璧县人民医院院长周玲表示,现在病人家属不配合,医院没有说没责任,但要去申请医学鉴定,走正确的法律途径。

  “其实我非常同情患者,从一开始我对这个事情态度就很明确,站在病人角度上,对医院的加强管理这才是我们的目的。”周院长说。

  “现在,患者家属不愿走正确途径来解决,开口要几十万赔偿,我当然不能答应这个事,答应了我要犯错误。”周院长还表示,“如果患者家属不愿做鉴定也可以协商。” (记者 徐善文 李尚辉 文/图)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