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蒙城7岁男童被父亲吊起来毒打 因怀疑其偷钱

A-A+2014年8月25日10:40安徽网评论

伤痕累累的流星伤痕累累的流星

  今年8月15日,曹志(化名)发现放在大衣柜上的590元钱不见了。他觉得是儿子拿的,便将儿子吊在墙边,用鞋底抽打,用缝衣针扎,还用烟头烫孩子。两天后,伤口已经起泡流脓的孩子,被走访民警发现。随后,孩子被送到医院,曹志将被蒙城警方行政拘留5天。

  记者日前赶赴蒙城,与曹志面对面,并走访了他的乡邻。记者发现,这个离异父亲教育的手段就是打骂,他想的最多的是,挣钱,等孩子长大给他娶媳妇,而对于眼下7岁孩子所受的身体和心理伤害,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狠心的父亲

  孩子不承认拿钱,曹志越想越生气,用鞋底抽打孩子、用针扎他,还将滚烫的烟头按在孩子屁股上。

  8月21日上午,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来到蒙城县白杨林场施湖村曹店,曹志和儿子住在一栋单门独院的二层小楼里,屋内墙壁没有粉刷过,地上到处都是空酒瓶和烟头,桌子上凌乱地摆放着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

  听说记者是来采访他打孩子的事,从西瓜地里匆匆返回的曹志显得很淡然。他告诉记者,他和前妻生了两个孩子,今年2月离婚后,20岁的大儿子跟前妻生活,7岁的小儿子流星(化名)跟着他。由于家里有50多亩地,每天早上4点多钟,他就要去地里干活,根本没时间照顾孩子,平日里就留一些零花钱给他,让他自己买东西吃。

  这次打孩子就跟钱有关。曹志说,最近一段时间,他发现儿子经常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带小朋友到家里“翻钱”。8月15日,曹志准备去买白菜籽,突然发现存放在大衣柜上面的590元钱不见了。他便开始质问儿子钱到哪里去了?看到儿子不回答,他便用一条白布将他的脚绑起,倒吊在墙边。可孩子就是不承认拿钱,曹志越来越生气,最终用拖鞋底抽打孩子、用缝衣针扎他,还将滚烫的烟头直接按在孩子的屁股上……

  化脓的伤口

  孩子屁股上都是烟头烫的泡泡,还有不少针刺的黑点,由于没治疗,不少伤口在发炎流脓。

  两天后,白杨派出所民警在辖区对征兵对象进行走访,意外听到一名村民反映,曹志离婚后,最近经常殴打儿子,好像最近一次打得怪狠的。

  民警王培培随后前往曹志家。敲了半天门后,一瘸一拐的流星才出来开门,“当时就感觉不对,我就让这个7岁的小男孩脱掉衣服,我和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腿部两道深深的勒痕,屁股上都是香烟烫出的圆泡泡,还有不少针刺的黑点。由于没有治疗,不少伤口都在发炎,脓疱到处都是。我自己也是一个3岁孩子的父亲,看到这心里都受不了,还有围观的女的都气哭了。”8月21日上午,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培培依然很气愤。

  考虑到流星的伤势,王培培等人将他送到林场卫生院。由于伤口多处流脓,小流星又被送到县城医院。

  8月21日中午,白杨派出所值班室,记者见到了曹志的前妻刘玲(化名)、流星和哥哥。

  刚从医院吊完水的流星,偎依在妈妈身边。他的脚踝处有两圈深深的勒痕,屁股上还可以看出不少清晰的红点,这些是烟头烫伤的。身上的30多个小针眼让人寒蝉不已。

  孩子的渴望

  流星躺在妈妈怀里,一直说想跟着妈妈,可是父母离婚后,妈妈一个人养不了两个孩子。

  个头偏瘦小的流星话很少,只是靠着妈妈,小手不停拽着刘玲的衣服。躺在妈妈的怀里,他偶尔开口,只说“妈妈好,我想跟妈妈……”

  43岁的刘玲在杭州一家饭店打工。她告诉记者,8月18日,一起打工的老乡处得知老家一小孩被父亲打得很,越听描述,她越感觉恐惧。心神不定的她连夜就回来了。

  “在医院里见到流星,我的眼泪就没停过。”刘玲告诉记者,曹志和她是1994年经人介绍结的婚,婚后,曹志动不动就打骂她。“脾气上来时,拿什么东西都打,铁锤、棍子摸到啥用啥,砖头是砸我最多的。”

  虽然流星想跟着自己,但刘玲显得很无助,大儿子在县城上学,由她在杭州打工挣钱养活,现在临时请假回来,过两天还要回杭州。她说,很心疼流星,但孩子判给了丈夫,她也不能改变什么了,“稍微再等两天吧,看他伤情稳定了再走,不想离开他,也怕他爸再对他下狠手。流星从生下来胆子就小,一般不敢大声说话。唉!但两个孩子靠我一个人,也没办法呀。”

  乡邻的无奈

  曹志脾气暴躁,喜欢撒酒疯。他家的事,大家索性都不过问。

  一名村民告诉记者,曹志的父母和两个哥哥都去世,他以前经常打老婆,还因此被拘留了两次。曹志离婚后,邻居们不时能听到小流星惨叫的声音,但考虑到曹志脾气暴躁,经常耍酒疯,所以听到孩子被打,大家只能当做没听见。

  记者问,村民为什么不帮忙报警呢?这名村民说:“自己生养的孩子,都这么舍得打,我们心疼有啥用呢?”

  记者走访了一些村民,大都如此回答,因为这是曹志家的私事,再加上顾忌他脾气暴躁,大家索性不过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昨天,施湖村村委会书记施学旺告诉记者,这两年,为了曹志家的事情,他可没少操心。之前喝点酒就打老婆,离婚后开始打儿子,村里的邻居开始还想说说他,有的看着孩子饿,送点饭过去,可被曹志知道后,不仅不领情,还跑到人家门口破口大骂,时间一长就没人愿意过问了。  

  不过,施学旺说,曹志租了村民的很多地,整天在地里忙活,想多挣钱,给儿子娶媳妇。

  留下的问号

  对于家暴,只靠惩罚难以解决问题。

  白杨派出所杨建所长告诉记者,曹志之前因为殴打妻子,已经被公安机关处理过。这次针对曹志殴打儿子的行为,县公安局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决定。

  对于流星的遭遇,蒙城县妇联副主席谢红说,县妇联目前接到的投诉一般都是夫妻感情不和引发的家暴,对于孩子遭遇家暴还没接到过,她会立即联系白杨林场妇联和相关学校,对小流星下一步的生活学习,请相关部门予以关注和照顾,“真正解决问题,还是需要变更抚养权,但刘玲有没有抚养能力又是一个问题。”

  流星以后该咋办?曹志轻描淡写地对记者说,反正这两天他流星妈妈也回来了,治好后也就快开学了,他会把他送到县城的私立封闭学校里上学,因为他没时间带。

  安徽财经大学财政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方军教授表示,对家暴,不是简单的惩罚就可以的。对于弱势群体的保护,需要更多社会组织的介入。

  贺凤慧 本报记者 李勇 文/图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