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包工头遭萧县政府拖欠数千万工程款 吞药自杀

A-A+2014年6月25日11:57新华网评论

  新华网合肥6月25日电(记者 郝方甲、程士华、舒继华)3月27日,承建安徽萧县市政工程的包工头杨永,被政府一直拖欠数千万元建设款,要债无果又不堪债务重负,绝望之下吞药自杀。这一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影响。

  政府本该是市场秩序的维护者、社会和商业诚信的监督者,为何却成了欠债的失信源头?新华社记者对此事件进行了调查。

  包工头不堪“夹板气”吞药自杀

  记者在萧县见到杨永时,刚出院不久的他头发蓬乱,面孔浮肿,脸色黯黑,话不多,只是低头叹气。

  3月27日凌晨,杨永把家里能找到的药片全吞了下去,随后倒地人事不省。问他吃了什么药,杨永摇头说不记得了,然后伸出双手掬成碗状说:“这么一捧吧。”

  自杀未遂的杨永曾是材料商、工程器械商和包工头们争相供货的“杨总”。在2009年至2012年间,他所属的公司在萧县市政工程招标中密集中标,合同总金额累计过亿。

  这些工程主要是萧县新开发地块周边的路桥、排洪沟等市政项目。根据合同,政府应按工程进度每月付款,但据杨永说,政府极少按时足额给付进度款,没办法他只能欠着下游的材料款、人工费。

  2012年底,杨永负责的几个项目主体工程陆续完工,材料商、工头们开始上门讨债了,“天天有人堵在家门口,电话响个不停”。杨永所在公司的负责人唐毅多次上县政府讨债,得到的答复总是“暂时没钱,有钱就给你们”。

  政府欠杨永的钱越多,他欠农民工、材料商的钱就越多。去年中秋节,从杨永处要不到钱的农民工、材料商曾聚集县政府讨薪。被拖欠20万元的挖掘机工头冯忠民告诉记者,一位分管的县领导接待他们时说,政府欠的是项目工程款,不欠个人的钱。

  农民工、材料商们一合计,觉得政府说得“也有道理”,这账,还是找杨永要。

  逢年过节、麦收播种季、学校开学前,都是讨债高峰期,也是杨永最发愁的时间。今年春节前,杨永听说政府节后可能会有钱还一些债。正怕“年关难过”的他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一辈子没借过钱的杨永,以个人名义借了470万元高利贷,给工头、农民工补发了部分工钱,他跟放高利贷的人说,过完年就还款。虽然这笔钱远不够偿债,但至少“让追债的工头、农民工多少也拿点钱回去过年”。

  年过完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政府仍没有偿还工程款的意思,几笔高利贷也还不上。拖得越久,窟窿越大……后面的事他不敢想,最终决定服药自尽。

  政府“真有理”还是“耍赖皮”?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