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玻璃片磨6个多小时锯断双脚

A-A+2014年5月14日07:07新京报评论

  刘敦和:今年2月我得了怪病,先是双脚起水泡,接着浮肿、发黑发臭,疼得受不了。到4月,病情很严重,脚踝关节疏松,肉已经坏死了,肉里面长了十几条蛆,我自己用手指把蛆抠出来。踝关节实际上只有几根肌腱连着,脚部就像挂上去的。我就动了心思,自己把脚踝关节以下锯掉,挂着碍事。

  新京报:自己断脚之前你跟家人商量过吗?

  刘敦和:我二哥就住在隔壁,我脚坏掉不能动后,二嫂每天给我送饭吃。他们家条件也不好,我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决定断脚之前没跟他们商量,怕他们骂我。

  新京报:一开始就想到了用茶杯碎片吗?

  刘敦和:我本来想找刮胡子的刀片锯断肌腱,但没找到,在找的过程中失手把床边的玻璃茶杯打碎了,我就捡起了玻璃碎片锯肌腱。我用玻璃片慢慢地刮肌腱,钻心疼,疼得受不了就喝几口酒,麻痹自己。一边喝酒一边锯,前后用了6个多小时。怕隔壁的哥嫂发现,我忍着疼没有尖叫。

  新京报:锯掉双脚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敦和:对我来说是种解脱,我把锯下来的脚用黑色塑料袋装着,放在墙角。一开始没有跟家人说,但是过了一周多,伤口发炎化脓,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我怕死掉,所以跟哥嫂说了。哥哥发现后把它埋进田里,以免被动物吃了。

  新京报:为什么不去医院,要选择自己锯掉?

  刘敦和:我是个单身汉,一个人生活,种两亩田,有时候打点零工,一年收入五六千元,刚够自己花销,没有余钱。前期脚发炎时去乡医院打过几次针,没有好转。后来脚坏死,医生说要截肢,要1万多元手术费,我哪来那么多钱,让我交一千元都交不起,于是就决定自己锯了。

  新京报:你没有参加新农合医保吗?

  刘敦和:前几年都参加了,每年交70元,都没有得病,我觉得是浪费,今年就不再交了。我想我是做搬运工的,身体很好,不想浪费那70元。

  ■ 追访

  锯脚男子办上“五保”和残疾补助

  昨日,定远县严桥乡党委委员靳松来看望刘敦和。据他介绍,5月8日,乡政府得知了刘敦和自锯双脚的事情,与其家人商量后,5月10日将刘敦和送进定远县爱德医院。乡干部以及邻居们为刘敦和捐款23000多元,作为其治疗费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