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高考生拍摄城管粗暴执法遭围殴受伤 被迫弃考(2)

A-A+2013年6月5日07:52中国青年报评论

  “城管激起民愤了”

  据小吴和同学回忆,当时城管上来吼他:“不要给我拍了!给我删了!”

  这个唱美声都好一阵放不开的男生,此时却没退缩:“你们这是不文明执法,你把编号给我,我要投诉你们!”

  争执中,双方都说得很大声。后面一位队长模样的城管人员过来了,把胸牌撕下来,并对小吴说:“你敢接吗?”小吴回答:“我为什么不敢接?”

  “我一接过来,他一拳就上来了。”小吴说。现在,他仍保留着这枚编号“0561083”的胸牌。

  “0561083”的拥有者,是濉溪县城市市容管理监察大队三中队队长孔庆民。

  5月28日,孔庆民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发生了肢体冲突。“当天我们正在执法,几个小伙子就上来了,看着不像是学生。感觉是像故意闹事,而且周围的群众也聚集得比较多。”

  孔庆民的描述则和小吴相反,他说是小吴先动的手。“当时在将胸牌号给他之后,因为看到人聚集得比较多,我用对讲机呼叫其他人支援。他把我的对讲机打在地上。看到他先动手了,其他队员就一起上了,这确实不应该。”

  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访周边店铺,多名目击者证伪了城管的说法。

  “孩子没有先动手,他就是想拍下来。你想也知道,城管有一群,他只有一个,怎么可能先动手?”现场附近店铺的一名店员说。

  在围殴现场对面路口,有一个交警岗亭。执勤交警正是当天的目击者。他坦承,当天的3名交警都没有上前阻拦。

  这名年轻交警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当时城管激起民愤了,聚了有百来号人,因为我们人少,说了也没人听。后来人群快要把双向车道都堵死了,堵了好长的车队,我们一直在两个十字路口来回疏导交通。”

  对于是城管还是学生先动的手,交警表示“人太多太挤,从外围看不清”。

  随后,多名城管围殴小吴。后方的两名同学小金、小李,连忙上前。他们的专业是舞蹈和绘画。

  “城管把另一个同学小金也打倒在地,就在马路牙子上。”小李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他们都是20~40多岁的人,人又多,20来人围着我们打,我们不可能抗衡。”

  小吴当时还想反抗,并没有蜷缩起来自我保护。因此,他的头脸部受到几下重击,“眼部的伤是倒地的时候,城管用皮鞋踢的”。

  周围人群也炸开了锅:“凭什么打人?”小李回忆,有一名约莫50岁的男子上前劝阻城管。一名年轻的店员当时在围观,也冲了上去,“也差点被城管打了”。“挤都挤不进去,城管都抢着打学生,根本拉不开。”他告诉记者。

  踢打持续了几分钟。随后,孔庆民等人上车离开,没有再理会倒地的学生。

  “我把地上的对讲机捡起,就让他们别打了。”孔庆民对媒体说,“以为他们是被执法的小摊贩叫来的小混混,所以之后就离开了。”

  当时,小吴额角流血,头痛目眩,身上多块淤青,“没有人把我们送往医院”。“当时他都被打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爬起来第一句话就是:我这是在哪里?”目击者说。

  随后,同学拨打了报警电话。20多分钟过去,警车未到现场。最后,他们在对街发现了一辆警车,上前求助,被送到医院。“对面就是交警,也没来帮助我们。”小吴说。

  而交警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当时人群还没散去,围了好多层,你一言我一语,我们就算去劝,也不见得能劝走。”

  当天下午3时许,家里人接到小吴电话,赶到濉溪县人民医院。他们见到的,就是躺在急诊室里、头上裹着纱布的小吴。经检查,小吴左眼外伤,缝了4针,全身多处外伤。小金则是太阳穴处有肿块,身体多处擦伤、淤青。

  此后,他们被送到淮北市人民医院。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医院单据,几天以来,两个孩子花费的医药费将近万元。据小吴家人称,现由政府部门承诺全额负担。

  据小吴家人说,5月27日,他们来到濉溪县新城派出所看监控录像。在几十个监控画面中,唯独那个路口的监控摄像画面是黑色的。“派出所监控室工作人员跟我们说,是监控坏了。”小吴的奶奶说。

  “当时我追问,为什么只有这个坏了?派出所工作人员回答说,那你难道以为我们动了手脚吗?后来领导对我们说,有人证就行了。”小吴的奶奶说。

  事情发生后,濉溪县市容局、公安局、宣传部联合成立了调查工作组,也到医院看望和安抚了伤者。“送了我们鸡蛋、红枣之类的。后来给了我们一人2000元。领导说,这不算在医疗赔偿内。”小吴说。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