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阜阳王家坝300多漂泊渔民生活鲜为人知(组图)

A-A+2013年1月27日14:21人民网-人民日报评论

渔民刘强付一家子水上的“家”。 本报记者 钱 伟摄

怕孩子掉到河里,钱红饶4岁的女儿只能绑在门上。 本报记者 钱 伟摄

钱红饶打鱼归来,收获少得可怜。 本报记者 钱 伟摄

  孤独:王家坝沿淮一带渔民少有人了解

  船上几乎没有外人来,与岸上住户也从没有说过话

  1月22日上午,记者沿合淮阜高速再转颠簸破烂的公路,经过4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来到了位于安徽阜阳市阜南县的王家坝镇。

  提到王家坝,很多人并不陌生,为了淮河行洪,蒙洼地区许多人放弃了家园,王家坝精神至今仍感动着无数人。

  然而,说到王家坝沿淮一带的渔民,却很少有人知道。

  记者来到镇上的供电所,从负责人到办事的群众,没有人听说过这里有渔民,甚至许多群众还反问,“这河边上哪会有渔民生活呢?”

  随后,记者又沿着淮河岸问了多户人家,同样没人知道这里有渔民活动。最后,经过一番摸索,记者终于发现了一个渡口,只见渡口边稀稀落落停着三四条船。

  “老乡,这船是渔船吗?”记者问渡口边的一位老大爷。

  “不知道啊,就经常看他们停在那里,也不知道是干啥的。”老大爷回答。

  记者慢慢走近船只,船上很快传来阵阵狗叫声,一位老妇人走到船头。

  “大娘,您这是渔船吗?”

  “是啊,你是干啥的?”

  “我是记者,想上船跟您聊聊天。”

  老人没有再多问,就划着小船来到岸边,把记者接上了船。老人叫郭素珍,她说儿女出去打鱼,自己整天待在船上,就盼着能有个说话的人。听到有人来,根本没多想。

  记者发现,这是两艘普通的水泥船,四周停着6条小船,小船上放着粘网等打鱼工具。

  郭素珍引记者走进房间,破旧的木板房里,除了一张床、几把凳子、一台老式电视机,几乎再没有别的家具。而另一条船的厨房里,则只有一个灶台,小凳子上放着老人吃剩的咸菜。

  “除了小儿子和儿媳妇,船上几乎没有外人来,岸上的住户也从来没有说过话。”郭素珍告诉记者,她的生活就在这两条船上,偶尔到镇上买点吃的,再也没有别的社交活动。

  “到镇上或者县里部门办过啥事吗?见过镇上和县里的领导吗?”

  “没有。没有去过,他们也没有来过。”

  艰辛:渔民生活怎一个苦字了得

  孩子6岁了,还没上过一天学。想吃肉,十几天吃不上一顿

  记者拉把凳子坐下,老人的孙子立即扑到老人怀里,咿咿呀呀说些什么。

  “小孙子多大了?”

  “6岁了。”老人看到了记者惊讶的神情,解释道,“这孩子6岁了,还说不清楚话,主要就是没人教,见的人也少,到现在还没上过一天学。”

  “为啥没上学?”

  “孩子的户口没落上,岸上的学校不接收。”老人无奈地摇摇头,一脸怜惜地看着孙子。

  记者看到,孩子的身上背着一个个圆形泡沫穿起的网兜,老人说,“船上的孩子太容易掉到河里,这叫‘泡沫葫芦’,像救生衣一样,能保命,小孙子已经掉了两回了,差点就没命。”

  老人的孙女还在床上睡觉,腰上一根红色的带子直接绑在门框上。“这些年船上的人家都重视了,有人照看小孩,过去淹死的不在少数。”老人说着,倒杯水放在记者面前的凳子上,“咱吃的都是这浑浊的淮河水,用明矾放过,水就清一些,将就着喝。”

  “您在船上待了多少年啦?”

  “一辈子了,我今年64岁,从记事起就在船上生活。岸上没有房子,没有地,想去也没法生活呀!”老人摇摇头,指着隔壁船说,“俺老伴身体不好,每天都要吃药,没钱治。”

  “打鱼能赚钱吗?”

  “我年轻那时候一天能打到上百斤鱼,要是现在还有那么多,就能赚钱了。现在每天只能打到10斤鱼,只够糊口,根本落不上余钱。”郭素珍正说着,听到外面有小船靠上的声音。

  “儿子和媳妇打鱼回来了,估计又没啥收获。”记者走出门外,老人的儿子钱红饶和媳妇袁艳伟正在收拾渔具。

  “这两年淮河没涨水,很难打到鱼了,吃饭都快成问题了。”钱红饶说。

  “孩子想吃肉,十几天也吃不上一顿,每天能吃上豆腐白菜就可以了。”袁艳伟接话。

  “咱家算不错了,还娶了个岸上的媳妇儿。好多船上的孩子都娶不到媳妇儿,人家不愿意来,都要有房子才行。现在基本还是船上的女娃嫁船上的男孩儿。”郭素珍说。

  正说着话,老人的孙子在妈妈袁艳伟的身前跪下,喊了一句:“皇上万岁!”

  “电视又看多了吧!”袁艳伟轻轻打了下儿子,“现在孩子所有的娱乐就是电视,6岁了上不了学,全家人都着急,搁岸上都该上小学了。”

  “孩子叫啥名字啊?”

  “钱途。”袁艳伟说着,眼神却黯淡下来。或许她在想,孩子一直上不了学,一家人盼望的“前途”又在哪里呢?

  期盼:上岸给块地能盖房子就行

  县领导说,“你们是渔民,家就在船上,咋要上岸住呢”

  对于郭素珍一样的渔民来说,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儿子从小就问我,为啥咱不能到岸上生活?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能到岸上安家,做梦都想。”郭素珍站在船上,眼神痴痴地朝岸上看去。

  根据郭素珍的指引,记者又走了几里路,在靠近赵郢的地方,见到了更多的船。

  船上的一位老大爷听说是记者来了,连忙摆上跳板,引记者上船。“就想着能通过啥渠道反映反映咱渔民的愿望,就盼到你们记者来了。”老大爷叫刘强付,家里几辈子都是渔民。

  “来到阜南县淮河边已有50多年了,后来兄弟子女嫁娶都在这边,就再也没有去过别的地方。”刘强付一边拨弄着火盆给记者已经浸湿的脚取暖,一边指着旁边的重孙说,“我家已经四代住在船上,已经不能再挤了,就瞅着能上岸去。”

  刘强付是这河边不少渔民的“主心骨”,他已经多次到县里反映情况,希望政府能解决当地渔民上岸居住的问题。

  “县里有领导告诉我说,你们是渔民,家就在船上,咋要上岸住呢?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老人似乎着急了,眼圈红了起来。

  刘强付告诉记者,王家坝附近的渔民好多都已经在船上待了几十年,过去能打到鱼,还能采采砂,大家也不稀罕上岸。可现在鱼少了,砂子也不让采了,生活的问题就大了。

  “我们家十几口人,要吃饭,还要修船、买油,靠打鱼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刘强付说,“现在渔业部门每年会给几千元的柴油补贴,但在巨大的生活开支面前,根本不管事。”

  记者了解到,生活在空隙地带的渔民很难享受到国家的低保、养老等优惠政策,用刘强付的话说,根本没人管,这也导致了大多渔民存在超生的情况,不少人家都有4个以上的孩子,不仅孩子落不了户口、上不了学,家里也越来越贫困。

  “我们也没有特别高的要求,就想在岸上有块地,能种种田,盖间房子就行。” 渔民说,虽然已经反映了多次,但一直都没有得到满意答复。

  瓶颈:土地已分田到户,难调整出地给渔民

  镇党委书记表示,对于渔民宅基地、廉租房等要求,乡镇一级完全无能为力

  渔民上岸,难在哪里?

  阜南县王家坝镇党委书记乔印生坦言,淮河上的渔民到处跑,所以过去对于这个群体关注得相对较少。

  “初步统计,这个群体目前大概有300多人,他们中好多并不是当地人。”乔印生说,“上级部门接到渔民反映的情况之后,阜南县已经安排由县政法委、农委等部门协调解决渔民户口等问题。”

  乔印生介绍,目前300多渔民已经有217人以非农业集体户的形式登记入户,统一登记在王家坝渔业队。而另外一些人由于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等原因,目前还在调查核实当中。

  “渔民登记入户之后,就开始要求宅基地、土地、廉租房,这些问题乡镇一级完全无能为力。”乔印生告诉记者,“渔民不符合廉租房条件,而现有土地也已经分田到户,按规定不能变化,也调整不出土地再供给渔民。”

  随后,记者联系了阜南县宣传部,给出的答案基本与王家坝镇一致。

  那么,渔民上岸真就这么难吗?

  记者从安徽省农委了解到,目前安徽省有两万多渔民,主要分布在沿江、沿淮一带。而在2012年8月,安徽省无为县农委等单位就组织对本地区困难渔民进行了调查摸底,最终核实500户困难渔民作为廉租房申请对象。

  临别阜南时,记者拨通了安徽省农委渔业局局长刘国友的电话,他告诉记者一个好消息,目前,农业部、住建部等5部委已经集中对渔民上岸、转产转业等问题进行过调研,目前渔民上岸安居工程的具体政策正在规划当中,出台时间不会太久。

  “目前,安徽省铜陵市、芜湖市已经早走一步,由地方政府专门规划用地建立住房,渔民以优惠价格购买,政府还会给予补贴。”刘国友说。

  不久之后,钱途和他的亲人们或许可以实现这个盼了好多年的愿望,有个岸上的家,有个温暖的校园。然而,地方政府在面对此类关乎民生的难题时,除了等待政策,是否还能多些作为?

  《 人民日报 》( 2013年01月27日 09 版)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