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一审判决遭质疑

A-A+2012年12月25日11:22新华网评论

  一审判决遭质疑

  2012年11月21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阜民一初字第00068号民事判决,该判决依据证人施春光、陈立华、姚刚三人的书面证言,认定该《联合开发协议》于2007年9月已解除。

  在法院审理中,证人施春光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阜台公司董事长高杰与阳光公司的刘怀宏、姚刚、陈立华等人口头协议的情况说明显示,双方于2007年9月已口头约定终止此前签订的《联合开发协议》,阜台公司放弃追究阳光公司3000万违约金,阳光公司汇入阜台公司账户的资金以及代为支付的土地出让金等作为借款,由阜台公司按高于银行同期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等,此证据被法院采信。

  “而法院在审理中,仅凭着2012年1月20日,施春光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一份阜台公司高杰与阳光公司的刘怀宏、姚刚、陈立华等人口头协议的情况说明,就做出荒唐判决,实在让人不解!”刘怀宏无奈地说,一审判决中却没有他本人签字或盖章同意解除《联合开发协议》的任何事实证据,也没有相关的证件、资料等进行移交的事实证据。事实上,一审判决认定《联合开发协议》于2007年9月份已经解除的理由与依据均不成立。

  另外蹊跷的是,证人施春光、陈立华、姚刚证明《联合开发协议》于2007年9月已口头解除等书面证据,无其它证据能够印证,且证人陈立华、姚刚已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阳光公司【(2012)阜民一初字第00026号】,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同时证人施春光与姚刚是直接亲属,这三位证人与阳光公司有着直接利害关系。

  “如果2007年9月双方合作终止,那么在2007年11月2日,阳光公司怎可能还向临泉县契税办公室缴纳该项目契税1272000元?再者,如果在2007年9月《联合开发协议》已解除,那么在2007年9月份后,阳光公司向阜台公司方支付资金,阜台公司为何还接受并认可?向阜台公司方支付资金数额,为何从2008年1月份的2000余万元,到2011年9月份达到4000余万元,逐年还在增加?”刘怀宏对此提出种种质疑。

  随后,刘怀宏向记者提供的阜台公司2011年11月3日向阳光公司发的【2011】31号文件显示,阜台公司要求阳光公司按《联合开发协议》约定支付违约金3000万元等,这表明阜台公司也认可双方正在履行该《联合开发协议》,且履行至2011年11月份。

  在阳光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中,法院是否采纳了呢?记者试图采访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负责审理该案的审判长杨开多,却遭到了拒绝。

  按国家法律规定,书面证据大于言辞证据。“何况施春光与阳光公司有利害关系的当事人,出具的证言证词‘口头已解除合同’,没有相关证据印证,三个人也没有出庭接受质询,阜阳中院却采纳该证人证词,判决终止合同有效,显然违反有关规定,判决是否枉法裁判或隐藏‘猫腻’呢?”北京一资深律师如是说。

  刘怀宏说,阳光公司和阜台公司签订的《联合开发协议》在他手上如“废纸”一张,“法院审理中,对阜台公司有利的条款全部用上,明显存在枉法判决。”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国有土地使用权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合作开发房地产合同约定提供土地使用权的当事人不承担经营风险,只收取固定利益的,应当认定为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当事人自行约定的合同名称不影响对合同性质的认定。

  截止记者发稿时,临泉县阳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提起上诉。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