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东至一家5口“自囚”8年 妻子遗愿让孩子走出家门

来源:市场星报2012年8月1日【评论0条】字号:T|T

  东至县官港镇村民杨定国,因性格偏执无法解开心结,自2004年开始,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自囚”家中。八年来,村民们除了偶尔看到杨定国夜晚出来赊借外,未见其他四人出门,且拒绝别人资助。昨日,记者走进这个特别的家庭,揭开他们“自囚”八年的生活。面对记者,三个到了成家年龄的年轻人说:“我想读书……”       

  无法解开心结,一家人“自囚”家中八年

  宁静的村庄中,一栋房前屋后杂草丛生,且窗户紧闭的三间瓦房格外引人注目,门口未清扫干净的鞭炮纸屑,夹杂着香灰在空中飘舞,随着杨定国妻子十多天前因病去世,让人对这个家多了几分无奈和伤感。因一家人拒见外人,记者在门口左右徘徊,不敢贸然进去。最终在其亲属陪同下来到他家。得知记者前来采访,杨定国一脸茫然。

  据其哥哥杨建国介绍,弟弟是一名油漆匠,和弟媳原本勤劳本分,但两人性格比较固执。1994年弟弟在本镇窑厂预订了4100元的红砖,到提货时窑厂倒闭,导致新房没有办法盖,他们一家只好搬到村里仓库里居住。2004年其大儿子杨执政又高考失利,遭受系列打击后,弟弟心结无法解开,从此带着一家人自闭家中。

  记者试着和杨定国交流,但他始终愁眉紧锁,偶尔点个头算是回应,当记者提出想进房间看看其儿女,他立即变得谨慎。对此,其80岁母亲郑秀荣说,他一家自闭已有八年了,几乎与世隔绝,也没和自己说过话,更谈不上和外人交流,他的房间自己进去都少。交谈中老人潸然泪下地说,三个孩子无辜,这样下去会毁了他们。

  妻子留下遗言让孩子走出这个家门

  也许是其妻子的去世触动了杨定国,经沟通54岁的他终于开口。杨定国说,这是他八年来第一次与外人交流,同时也可让孩子接受采访,就记者的600元资助他也愿意收下,但他不想提起事发原因。交谈中杨定国称,妻子离去他非常难受,这些年来在生活中亏欠她太多,直到妻子去世也没让她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更没有满足她临终遗愿。

  “我已八年没有回家了,死后要葬回娘家山上,这些年来我们亏欠孩子太多,现在让他们走出这个家还来得及。”回想妻子临终遗言他眼眶湿润。杨定国说:“感觉对不起他们,妻子去世后,我也想过让孩子走出这个家门,虽然他们年龄不小了,但缺少社会经验,我还是不放心他们外出,妻子要求葬到娘家山上,按农村习俗我也无法做到。”

  母亲的突然离去,让这个原本没有生机的家,平添几分凄凉。经杨定国同意,记者走进那间轻易不给靠近的卧室,近十平方房内横竖摆放着两张双人床,床头空隙里面堆放着他儿女以往读过已发黄的课本。惹人注目的还是房内门边圆桌上,摆放着杨定国赊来的一台电扇,这是他们家最值钱的物品,也是唯一的家用电器。

  自记者进去,三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始终低头不语,手捧着书本坐在床沿手足无措。据杨定国介绍,大儿子杨执政今年26岁,女儿杨小丽24岁、小儿子杨晓峰22岁,当年三个孩子就读本地中学,于2004年相继辍学。记者当即试着和三个年轻人交流,但他们紧咬着嘴唇始终一言不发,随着杨定国的引导,他们渐渐地抬起头,但目光不敢正视前方。

  孩子们何时能挣脱束缚的心灵枷锁

  还想读书吗?就记者的追问,杨小丽脱口而出“想”,顿时眼泪不停的直掉。拿出一本已经翻烂的高中课本说,这是哥哥的书,里面内容现在基本能够背下来,都是哥哥教的。

  八年中,你们可有开心的时候?面对记者,杨晓峰说,偶尔和妈妈、姐姐一起聊天时最开心,但现在少了妈妈,提到母亲他眼泪夺眶而出。而同坐一旁的杨执政自始至终低头不语。

  在与姐弟俩断断续续的交谈中记者得知,八年来他们一家没有添过一件新衣服,饮食也没有规律,有时吃饼干,或面条加上榨菜就算正餐,吃饭时基本都在房间里,就连洗衣服包括晾晒都在屋内,在谈到外界变化,他们摇摇头无从知晓。

  你们可想走出这个家门,真正的融入到社会这个大家庭中?就记者的提问,姐弟俩抬头看了父亲一眼,瞬间低头掉泪,而在一旁的杨定国仍然重复着那句话,“缺少社会经验,不放心他们出门。”抚摸着侄女杨小丽八年来一直未剪,有一米多长的头发,深感忧虑的杨建国说,希望孩子们早一天能挣脱被束缚的心灵枷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赊借达到百家村民们默默帮助他

  就一家人八年来的生活状况,杨定国坦称,基本都是靠赊借度日,至今欠别人多少自己也没有统计。杨定国说,现在已不好意思再去赊借了。

  所到之处记者发现,杨定国赊的物品基本都是面条、鸡蛋、饼干、榨菜等日用品。商店老板仰满东说,有钱就还无钱就算了,权当帮助他,更不会向他讨要。

  陈镇村开小店的徐大姐仍清晰记得,2009年腊月,在临近春节的头一天晚上,杨定国来她家店里赊了150元的蔬菜和猪肉。徐大姐说,他的孩子是无辜的,再说过年了赊一点也是应该的,帮他一家改善一下伙食。

  回想起,弟弟一直沉浸在纠结当中,导致田地荒芜,也不愿接受别人的资助,就连母亲想接济都被拒绝。杨建国不由长叹地说,一次因没有赊借到,一家人二天都没有吃饭,这些年如不是政府关心他,这个家早就毁了。就哥哥的说法杨定国予以默认,他说,“能赊借到一点就吃一点,不需要别人资助,困难只是暂时的。”

  为解决实际困难政府成立帮助小组

  谈起杨定国家庭,官港镇党委副书记江锡智感到非常痛心。据他介绍,这些年来该镇一直高度关注并给予救助,2007年为他盖了现在的住房。江锡智说,原来给他家送米油不要,后来通过做工作,慢慢也接受一点。但为他们一家五口办的低保,到现在他也没接受,只好采取其它方式给他。杨定国妻子去世,政府第一时间派人赶到他家,并送去了安葬费及近期生活费。

  为彻底解决杨定国家困难,目前官港镇成立了债务清理小组,对杨定国赊借情况进行清理,并向社会发起募捐。同时还成立了维稳救助小组,将不定期的上门做杨定国思想工作,并对他三个儿女进行心理辅导,让他们早日走出家门。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