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闻>江淮各地>正文

男子为谋财锤杀狗场老板 移尸厕所焚烧(图)

来源:中安在线-新安晚报2012年7月28日【评论0条】字号:T|T

庭审现场庭审现场

  7月18日,省高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三庭在铜陵市中级法院第一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孙琳、毕万君抢劫上诉一案。省高院党副院长石德和、政治部主任徐致平等和审委会委员9人组成评查组,专门到铜陵庭审现场进行严格评查。

  与平常开庭不同的是,省高院首次通过安徽法院网和铜陵新闻网对庭审过程进行视频直播。3台摄像机从不同的角度记录庭审实况,同时把视频信号传到网络上。市民不用到法庭,就能在网上实时“旁听”庭审过程,了解法院审判活动的程序规则、法庭的现场气氛和法官的职业形象。这是省高院为了落实公开审判原则,不断增强司法透明,主动接受监督,促进司法公正的又一举措。

  案情回放

  狗场老板被锤杀

  当天,由省高院3名青年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审理了这起曾在当地造成较大社会影响的案件。省检察院派出3名检察官出庭履行职务,3名律师为被告人辩护。

  当一胖一瘦两个被告人被押上法庭后,审判长宋兴林请法警将两人的手铐打开。

  法庭调查开始,女法官方慧用清脆的声音宣读了一审判决书的主要内容:今年39岁的孙琳,无为县人,于2009年10月30日租用无为县红庙镇徐岗社区原月牙小学校舍养狗,2010年10月请20岁的毕万君到养狗场帮忙。同年12月上旬开始与被害人任家堂(男,殁年40岁)合伙经营养狗场。合伙后,孙琳得知任家堂离婚时其前妻给了他七八万元钱,便产生了谋取任家堂钱财的企图,并且实施了以低价买进种狗、高价报给任家堂的手段骗取任家堂钱财的行为。经营期间,孙琳、毕万君与任家堂经常为养狗场的琐事发生争吵,孙、毕二人心生不快,同时因需要用钱,孙琳向毕万君提出:“任家堂天天吵死人的,有什么办法能把任家堂的钱搞来。要不就将他‘搞掉’。”毕万君问怎么搞,孙琳提出先用酒将任家堂灌醉,然后杀死他。

  2011年1月21日,孙琳同任家堂交接账目并归还其1.2万元后,对毕万君说,晚上将任家堂灌醉,趁其熟睡时用军刺(一种刀具)割断其颈部将其杀死。当晚,孙琳邀任家堂与毕万君到大排档喝酒并乘机将任家堂灌醉后,三人回到养狗场,任家堂在房间床上熟睡。孙琳便指使毕万君用其事先放在办公室电脑桌抽屉内的军刺割断其颈部将其杀死,孙琳要毕万君杀死任家堂后给他打电话,自己离开现场。毕万君未敢使用军刺对任家堂下手,后用大铁锤朝任家堂左侧头部连续击打数次,致其当场死亡。

  事后,毕万君打电话给孙琳并告知已将任家堂锤杀,毕万君将任家堂的钱包交给孙琳,孙琳给了毕万君现金10000元,自己留下2000元,并当场搜取任家堂的一张建设银行卡(后二人企图从该银行卡上取款未果)。在孙琳的安排下,二人将任家堂的尸体移至养狗场男厕所内,对现场进行了清洗和清理,二人商量后决定用汽油焚烧尸体。

  1月23日晚上,孙琳与毕万君先后两次在男厕所内用汽油焚烧任家堂尸体。次日晚,二人用被套和尼龙绳将尸体和一块青石捆绑在一起,由孙琳驾车与毕万君一起将尸体转移至铜陵市,沉入普济圩农场省道S227公路东侧桥涵下的渠水中。

  2011年7月6日,任家堂尸体在上述地点被人发现。

  公安机关于2011年8月6日抓获孙琳,次日上午抓获毕万君。

  铜陵市中院一审认为:被告人孙琳、毕万君为谋取钱财,故意杀死任家堂,当场劫取他人财物后,又焚尸灭迹,其行为构成抢劫罪。一审判决被告人孙琳犯抢劫罪,判处死刑;被告人毕万君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限制减刑。

  法庭调查

  “舅舅”指使他杀人

  孙琳不服一审判决,向省高院提出上诉。

  孙琳向法庭陈述了上诉理由:我有谋财的想法,但没有杀人的故意;我没有实施杀人行为,人是毕万君杀害的,我只是帮助他处理了尸体。被害人有过错,品行不端;我虽然有毁尸灭迹的行为,但这没有使危害结果扩大。

  审判长问毕万君:一审宣判后,你没有提出上诉,你对一审判决有无意见?

  毕万君:我对一审判决没有意见。

  毕万君的辩护人向他发问。

  辩护人:你和孙琳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叫他舅舅?

  毕万君:雇佣关系,不是亲戚关系。

  我们老家住的比较近。

  辩护人:孙琳发工资给你没?

  毕万君:没有。只是管吃管住。

  辩护人:你和任家堂有矛盾吗?

  毕万君:没有。

  辩护人:你想过要杀任家堂吗?

  毕万君:没有。

  辩护人:为什么孙琳让你杀被害人你就杀?

  毕万君:孙琳是我老板、长辈,他曾经是警察,我崇拜警察(孙琳在法庭上承认自己做过一段时间协警)。

  辩护人:你说是孙琳指使你杀死任家堂的,你知道后果吗?

  毕万君:我开始就反对杀死任家堂。

  ……

  检察官对毕万君进行讯问。

  检察官:你为什么要杀死任家堂?

  毕万君:我信错了人,孙琳骗了我。刚开始孙琳和任家堂吵架,我和孙琳住一起,他告诉我,任家堂有钱,人又麻烦,让我弄死他。孙琳说自己是警察,没事的。案发前又喝酒了,他们两个喝得差不多,回狗场后,孙琳让我用准备好的军刺死任家堂。

  我刚开始害怕,打电话给孙琳,他说任家堂酒喝多了,不用害怕,我当时喝过酒,狗又叫,我脑子一蒙就用锤子砸下去了……

  法庭激辩

  谁的罪更大

  经过法庭调查,举证、质证。控、辩双方对毕万君持铁锤杀害任家堂、孙琳和毕万君共同焚尸并抛尸这一基本事实均不持异议,只是在孙琳是否指使毕万君杀害任家堂;两人的犯罪动机是预谋杀人还是劫财杀人,也就是案件的定性问题;被害人是否存在过错等方面存在争议。

  在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围绕上述争议焦点展开辩论。

  孙琳说:虽然任家堂平时喜欢骂人,但我和他没有任何仇恨,毕万君杀死他不是我指使的。

  孙琳的辩护人提出,在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孙琳抢劫财物。孙琳对杀害任家堂的犯罪不具有法律上的真实性。他不能对本案“杀人”罪责负直接的法律责任。他对毕万君不具有控制力。孙琳与任家堂的矛盾没有达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他应对事件发生后,参与焚尸毁尸、抛尸灭迹的行为负责。因此,孙琳绝对罪不至死,应当在有期徒刑范围内量刑。

  毕万君说:我的杀人行为是孙琳指使的。孙琳和任家堂发生矛盾后,孙琳说过让我把任家堂杀了,还准备了军刺。案发前,我们喝完酒,3个人回到狗场后,孙琳又教唆我杀死任家堂。案发前段时间,孙琳和我住在一起时,也提过让我杀死任家堂,那样,狗场就归孙琳了,狗场值十几万。我对自己犯的错后悔,知道后果严重。

  毕万君的辩护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毕万君犯抢劫罪,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限制减刑,量刑过重。

  这位律师说,毕万君属于边缘智力者,处于弱智与正常智力之间的人群,他们并非精神病患者,但与正常人的思维、处事方式又有区别。由于在个性发育方面存在问题,他们对于某些事情的反应,比一般人来得更激烈。边缘智力者往往带有边缘人格,遇到问题和挫折,他们会出现精神障碍。

  毕万君出生于1990年8月9日,案发时年仅20岁。而孙琳比毕万君年长17岁,平日毕万君又称呼孙琳为舅舅,在养狗场内受雇于孙琳,工作上听从孙琳的安排,长期以来形成一种雇工应当依赖雇主、听从雇主的思想。加之他属于边缘智力者,在面对雇主的指使实施抢劫杀人行为时不知反抗,完全听从于雇主孙琳的安排,最终走向犯罪。尽管毕万君有完全责任能力,但此次犯罪是受孙琳的指使和教唆,建议法庭能充分考虑毕万君属边缘智力者,又系孙琳指使而实施犯罪,对毕万君的量刑改为无期徒刑。

  检察官说:纵观整个犯罪过程,孙琳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谋和指使的核心作用,虽然毕万君直接杀死了任家堂,并与孙琳一起毁灭罪证,但均是在孙琳的授意或主导下实施。一审认定孙琳与毕万君均为主犯且孙琳所起作用最大是正确的。

  检察官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孙琳、毕万君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驳回孙琳上诉,维持原判。

  最后陈述

  自愿捐献器官

  在最后陈述阶段,孙琳说:“对任家堂的死亡我负有一定责任,我服从法院判决,我罪有应得。如果判我死刑,我自愿捐献器官,所有财产赔偿给被害人家属。”

  毕万君说:“因为我的过错给被害人家属带来很大伤害,我对法院判我刑罚没有意见,希望法院考虑我年幼无知,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因案情复杂,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现场评查

  一丝不苟

  据了解,省高院二审刑事上诉案件绝大部分分散在全省各地开庭。自“两评查”活动开始后,省高院提出,对不在本院法庭开庭的案件要重点查,并对评查任务做出硬性要求,由省高院领导带头参加评审组予以重点评查,有效发挥引领示范与监督指导作用,进一步提高刑庭法官庭审规范化水平,促进法官更加高质量地审理案件。

  当天,评查组成员全程旁听庭审,依据“安徽高院刑事案件庭审评分标准”,当庭对庭审情况进行评分。两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已到上午下班时间,评查组立即召开现场会议,与合议庭成员面对面,对庭审过程进行了长达一小时的细致点评。从法官的言行举止、庭审中的细节,到二审新证据准入、案件焦点归纳、证据当场认定等关键问题,进行了详尽细致的点评。评委们一致认为,该案庭审准备充分,程序规范顺畅,合议庭和审判长驾驭能力强,现场处置得当,庭审焦点明确,重点突出,庭审效果良好,足以代表省高院刑事审判的水平。评委们也对合议庭进一步改进和完善庭审工作提出了意见和建议,促进法官庭审技能的提高。

  省高院首次网络视频直播庭审的第一位“出镜”审判长宋兴林,在庭审结束后说,今天除了接受评查组的评查外,还在网络直播中亮相,对自己和全体合议庭成员都是一次挑战、一次锻炼,视频直播对法官的言谈举止,开庭规范和驾驭庭审的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促使自己不断提高驾驭庭审的能力。 (周瑞平)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