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的高考全记录:母亲请假三天专心陪考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2012-06-11 14:52:17

  6月6日下午,魏玉华(化名)向单位请假:“儿子高考,我得陪三天。”

  魏玉华的儿子郝彦得(化名)就读于灵石县第一中学。学校在城郊静升镇,距离城区还有十多公里的路程,而魏玉华和丈夫都在县城上班,为照顾郝彦得,他们在学校附近租了这套80平方米的单元楼。平日里,俩人工作忙,这里只有年近八旬的婆婆和郝彦得两个人住。

  魏玉华请假后,匆匆赶回租住的家里。郝彦得的爸爸郝吉凌(化名)原本也请了假准备 “陪考”,单位临时有事陪不成了。“陪考”的重任落在了魏玉华头上,她感觉有些紧张。

  在这个特殊的时候,记者走进这个家庭,记录了这个家庭的高考。

  回避高考话题

  6月6日,下午4时45分。

  出了家门,魏玉华才告诉随行的记者:彦得的奶奶是个精打细算的人,平日里买菜总是因为一毛两毛和菜贩争论半天,有时候不给便宜那一毛钱,奶奶就不舍得买了。明天彦得要高考,所以她自己去,多买一些,回去好给儿子做一顿丰盛的晚饭。

  郝彦得是个从小到大就很少让家里操心的孩子,高考前的几次模拟考试,他的平均成绩在500分左右,按照老师的说法,只要正常发挥,达线应该不是问题。

  魏玉华在市场遛了一圈,已经是下午5时35分。她的手里拎了满满两筐,蔬菜、碟鱼,当然还有郝彦得最爱吃的山竹。“得赶紧回去了,再晚了彦得就该回去了,他说今天学校放学早,估计7点就能回来,我得在他回来之前把晚饭做好。”魏玉华边说边加快了脚步。

  一进门,魏玉华便钻进厨房煎炒烹炸。

  今天,彦得的奶奶被“撵”出了厨房,闲不住的她开始准备碗筷。老人家腿脚不灵便,平时只有早上出去买趟菜,除此之外,基本不再下楼。“这儿的人我也不认识,出去也没个说话的”,老人家坐在凳子上,一边摆弄手里的筷子一边说。这个小区是学校当时给老师盖的,但老师们上下班都有班车,好多人就把房子租给了上学的学生。像他们这种情况,小区有很多。正因为如此,这里的租金从最开始每年的4000元一直上涨到如今的8000元。

  七点左右,郝彦得和爸爸郝吉凌前后脚进门。

  今天的书包不是很满当,因为昨天开始,彦得就分批把书往回拿了。“这是我三年的全部家当,后天就要彻底告别啦。”彦得边说边把书包里的书倒出来,摞在书桌上已然两尺多高的书堆上。

  洗手,吃饭

  习惯看新闻的郝吉凌顺手在吃饭前打开了电视,结果被魏玉华听见了,她从厨房冲出来,“无情”地把电视关了。“今天演的都是说考试的!”她皱着眉头,向彦得房间的方向努努嘴,示意郝吉凌,铺天盖地的新闻会给儿子增加心里负担。郝吉凌无奈地笑笑,一边点头一边放下了手里的遥控器。

  奶奶不停地给彦得夹菜,全家人像是约好一样,谁都没有提起“高考”两个字。饭桌上,只有彦得的姐姐说些关于她工作中的有意思的事。

  魏玉华吃了一半,起身跑进卫生间打开了热水器,然后跑出来告诉彦得赶快吃,吃完冲个澡早点休息。

  一个难眠之夜

  郝彦得收拾好东西,十点左右便睡下了。这时候,郝吉凌才敢打开电视,不过他调成了静音,生怕吵醒里屋的彦得。

  魏玉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六月初的灵石,天气还不是很热,晚上还能盖棉被睡觉。特别是在静升这样的郊外小镇,没有车水马龙,夜,显得格外清冷安静。因为是租来的房子,家里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床也是房东留下的,即使魏玉华很小心地翻身,还是略微听得到吱吱的声响。“后天就彻底解放了,全家大解放。”魏玉华小声说。彦得的爸爸下个月有年休,她准备到时候也请个假,带着彦得和彦得的姐姐一起去趟三亚,这是之前答应过两个孩子的。但这之前,她得先把这间租来的房子退了,因为房东很着急,“等到成绩一出来,补习班就又该开课了,这房价今年还得涨。”她平躺在床上不敢再多动弹,停顿了几秒之后若有似无地说:“如果今年他考得不太理想,这房子就不能退。”“其实彦得他爸爸也睡不着。”魏玉华扭头,用下巴指指客厅沙发上的郝吉凌悄声说。因为刚才回来,他悄悄告诉魏玉华一件事,这让两个人很担心。“彦得在QQ里写了句话(签名),他爸给看见了,写的是‘妈,对不起’。”

  记者用手机打开彦得的空间,看见了这条个性签名。这是他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条签名,时间显示写在6月2日中午。签名的下面有不少同学的留言,但多是一些鼓励加油之类的话。而每一条留言彦得都有回复,只是回复的是同样的一句话“补习班见,无论结果怎样,都是另外一个我,谢谢这堆人……”显然,夫妻俩的失眠正是担心彦得的考试状态。

  在彦得的空间遛了一圈,记者看了看时间,已经是7日凌晨0时45分。

  魏玉华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反正也睡不着,还不如现在先去把鸡蛋煮好,明天早上吃。”边说边蹑手蹑脚走进了厨房。

  小区的煤气味道很重,担心抽油烟机吵到彦得,她推开了半个窗户。冷风从外面吹进来,不禁让人打了个寒战。把5个鸡蛋放进半开的水锅里,魏玉华松了口气,盖上锅盖她坐在餐厅的凳子上没有说话,显然她还在担心彦得的考试。把一切收拾妥当已是凌晨1时55分。

  彦得的姐姐示意记者早些休息,躺在床上,依稀能听见魏玉华和郝吉凌在客厅轻声说着什么。

  偷偷等在考场外

  6月7日,早7时40分。

  洗漱完毕的彦得坐在饭桌前,今天的早餐和平日里差不多——豆浆、馒头、小菜。魏玉华听说,考前不宜给孩子吃一些特别的东西,所以只是像平时一样,把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早饭热了热,看着彦得吃了饭,自己却没怎么吃。收拾停当,夫妻俩准备送儿子去学校,尽管彦得的考场就在自己的学校,尽管学校和小区只有一墙之隔。“谁也别送!搞得跟上战场一样。”彦得态度坚决。

  夫妻俩的争取终没有抵过彦得的坚持,彦得一个人出了门。

  站在阳台送走了儿子,魏玉华突然不放心起来。犹豫再三,她还是换了鞋追出了门。

  前后脚的工夫,彦得先一步进了校门。学校门口已经来了很多家长(微博),或走来走去,或一直站在那里张望。马路牙子上停满了车,学校周边的巡警也都到位了。

  早8时45分,预备铃响起。两三百人的陪考队伍渐渐安静下来,交谈也变得轻声细语起来。此刻魏玉华忽然不安了,不是因为马上要开考,而是她后悔孩子临走也没叮嘱个一半句,告诉他别紧张,正常发挥就行。

  没有一种时间,比这个过程更漫长。

  场内考学生,场外“烤”家长。这些平日里工作繁忙的家长们此刻脸上写满了各种表情:坚定、期待、忐忑……

  上午11时10分,还有20分钟就要结束语文考试。魏玉华担心彦得出来看见自己跟来了不高兴,决定先回去。

  显然,彦得对上午的语文考试还比较满意,一进门就问中午吃什么。午饭已经准备妥当,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听彦得说早上的考题如何如何。郝吉凌见彦得说得眉飞色舞,终于放下了头一晚的小心翼翼。“看样子,儿子考得还可以嘛。”

  彦得嚼着嘴里的饭,腼腆地笑。

  魏玉华从厨房出来,见彦得吃得正香,表情也放松了许多。她催促彦得赶快吃,吃了去午睡一会儿,这样下午精神头更足。

  彦得下午仍旧谢绝爸妈的护驾,一个人去考试。

  下午4时10分。

  忙活了一天,靠在沙发上的魏玉华看上去略显疲惫,但想到彦得上午考得还不赖她心情不错。“考前老师交代家长考试期间不要去问考试的情况,怕影响他的心情,所以一直憋着,刚才看他的样子应该考得还可以。”她的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

  这次她没有再像上午一样追出去,决定老老实实地坐在家里等。

  魏玉华决定睡上一觉,昨晚的辗转难眠让她此刻头开始发涨。窝进沙发,她心想,就眯半个小时,起来和婆婆一起做晚饭。可翻来覆去,她发现自己竟完全没有睡意。她侧身打开电视,握着遥控器随意地更换着频道,始终没有一个能看进去。索性起身进了卧室,她准备收拾彦得堆在桌子和柜子里的书本,“要搬家,估计他的书得占一半。”

  彦得的卧室是这套房子里最大的一间。一进门,棕色木质的书柜和写字台与那张泛旧的双人床极不相配。魏玉华说,床是搬来时房东留下的,柜子和桌子则是自己买的,如果搬走,他们准备把这些留给后来租房的学生,“当然前提是他今年能顺利考走”。

  厨房里,彦得的奶奶已经开始忙活起来,这是她三年来的主要工作。“今天比平时早,彦得五点半就回来,得让他进门就能吃上饭。”

  房间里出奇的静,除了墙上嘀嗒的钟表声和厨房里咕咚咕咚水开的声响。

  考家长的时候来了

  6月8日,彦得一天的考试很顺利,他觉得自己临场发挥还可以。

  下午4时47分,最后一场英语考试即将结束。

  郝吉凌没有去上班,和魏玉华一起守在学校门口。因为英语考试结束后,学校会举办一个毕业典礼,他想和儿子一起见证“大解放”的一刻。夫妻俩商量好,儿子出来不问考得怎么样,先去大吃一顿。

  等待中的家长们不时地抬手看表:还有五分钟……两分钟……,人群中不时有人倒计时。“三年啦,再过两分钟就彻底解放了”,一位蹲在路旁的花池子边上的家长起身和周围的人说。

  下午4时58分,所有的家长都涌向了校门口,眼巴巴地望着教学楼,直到第一个孩子从里面飞奔出来。

  家长们沸腾了:出来了!出来了!彼此互相提醒着。

  魏玉华冲到了最前头,因为她从蜂拥而出的考生中看见了彦得。

  郝吉凌搂着彦得的肩膀问:“儿子,想吃什么,今晚老爸请客!”彦得则显得一身轻松,他的注意力都在和周围的同学打着招呼。

  按照学校的安排,一个小时后举办毕业典礼。这意味着,从明天开始,彦得就要告别母校,也告别那个租住了三年的“家”。

  魏玉华悄悄告诉记者,典礼之后学校就会发布各科考试答案,当晚10点之前进行首次估分:“孩子考完了,考家长的时候才刚来。”(记者 胡丽娜)

分享到:

相关报道

进入<<安徽新闻>>栏目

专题更多>>

那些年 明星们参加过的高考

许多明星大腕都曾是千万普通学子中的一员,明星们高考都经历过哪些刻骨铭心的往事?赶快看看吧…[详情]

焦点新闻更多>>

“板车哥”辛苦工作爆红

在汉正街第一大道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板车哥”的一身打扮“潮”气十足。他叫严家满,今年47岁……[详情]

“红宝书”毕业照引热议

6月6日华中师范大学49名应届本科毕业生身穿军装,手拿“红宝书”,做出“忠字舞”动作引起热议。[详情]

师弟师妹“喊楼”送祝福

广州市第113中学昨天发起“喊楼”活动,学生们在挂满励志标语的教学楼里摇旗呐喊,为高三考生加油。[详情]

16岁少女遭男友虐殴一月

因做过“公主”引男友起疑心;他用甩棍、杀猪刀等打,还拉去用热水冲刷伤口;变态男子昨深夜落网。[详情]

道听图说

时尚热点

食色空间

世界真奇妙

热点视频更多>>